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天下一绝 近在眼前
    高力士听公孙幽的解释,心底大悟,迫不及待的跟李隆基汇报了这个消息。

    李隆基大喜的看着殿前。

    局面却如公孙幽分析的一般,但走向有着小小的差异。

    狮王莫斯雷马萨终究是西方的雄狮,在关键的时候,敏锐的察觉了自己的异样,反应了过来。

    认输?

    不是莫斯雷马萨的性格,不在藏拙,猛一挺腰,借力手往前推,征服长剑电射而去,以长剑真刃,疾刺裴旻肩下胁穴,又准又狠。

    裴旻从容不迫,一声不响,秦皇剑剑离地斜挑,宛如灵蛇精准无误的正中征服长剑剑尖,正是对方力量最弱之处。

    莫斯雷马萨那受得起,立时荡开,空门大露。

    裴旻大喜过望,那肯迟疑,“嗖”的一声,抬剑直劈,似要趁其病要其命。

    莫斯雷马萨冷然应对着这雷霆一击,迅速横移,征服长剑反手一反击,重重击在秦皇剑上。

    “叮”的一声,秦皇剑并未如想象中的荡开,反而让裴旻压制住了。

    众人看得如痴如醉,轰然叫好。

    裴旻乘胜追击,一声长笑,刷刷一连三剑,每剑都是大开大阖,迫敌人硬拼。

    每受一剑,莫斯雷马萨都如受重击,大有落败之像,似险若卵。

    但就在胜负即定的时候,就在裴旻劈下第三剑的时候,莫斯雷马萨突然翻转剑锋,用剑身接下了裴旻这一剑,他小后撤一步,长剑呈现倾斜状态。秦皇剑砍在剑身的那一瞬间,卸力上提。

    征服长剑剑身光滑,摩擦力低,受力面积极小,秦皇剑不可避免的向另一侧滑移了过去。

    莫斯雷马萨双目一瞪,厉芒电射,整个人像脱胎换骨了一般,上前一步,用双手剑柄猛地向裴旻的脑门砸去。

    他的动作矫若游龙,一气呵成,杀气腾腾,看得众人目定囗呆,都情不自禁的为裴旻担忧起来。

    砰!

    一道身影横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为裴旻担忧的惊呼声蓦地中断。

    这变化太令人意外了。

    诸多人都忍不住站起来,带着几分震撼的看着收回脚的裴旻。

    原来就在莫斯雷马萨剑柄即将击中裴旻脑袋的时候,裴旻的脚先一步踹在了莫斯雷马萨的胸口,将他蹬飞了出去。

    裴旻收剑回鞘,走到莫斯雷马萨的身旁,伸出了自己的手。

    平生所遇对手,真正给他压力的唯有昔年的罗烈,还有今日的阿拉伯狮王莫斯雷马萨。

    昔年的关中第一剑罗烈斩虎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比当时的他还要强上几分,而莫斯雷马萨的西方剑术亦给了他耳目一新的感觉,西方的剑术简单直接,却切合各种物理学的道理,将剑的每一处都运用到实战中,却有独到之处。

    莫斯雷马萨看了一眼裴旻,也是咧嘴一笑,伸出了自己的手。他虽输了,却输得心服口服,坦然道:“你厉害,是我输了。”

    没有任何借口,没有任何理由,只是简单的说了六个字。

    胜利者的风范固然值得称道,但作为败者,在失败面前理性面对,静心而待,这份气度更显难得。

    尤其是莫斯雷马萨这样在西方鼎鼎大名的人物,能够做到这点,委实不易。

    全场这时才爆起震耳欲聋的采声。

    即为裴旻,也为莫斯雷马萨。

    “你一开始就知道我在诱敌?”莫斯雷马萨在察觉自己体力不知之后,故意露出不敌之势,为得就是完成最后一击,力求反败为胜。

    裴旻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不知道,不过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对手同样是头狮子?你的实力,只要给你一点可乘之机,都有让你翻盘的机会。明知如此,又岂会给你半点机会?”

    “有道理!”莫斯雷马萨认真的点了点头道:“这话我记下了!有机会我们再比过,跟你决斗,我学到了很多。我莫斯雷马萨不会输给同一个人两次……”

    裴旻眯眼笑道:“乐意之致,不过,下一次你只怕输得更快!”

    莫斯雷马萨一脸不信,却也不做口舌之争,对李隆基行了一个西方的敬礼。

    裴旻也对李隆基作揖。

    李隆基见裴旻不负众望,脸上笑开了花道:“两位斗智斗勇,你们的决斗精彩纷呈,令人大开眼界,为今日宴会增添了不少色彩。金银之物,朕知你们未必稀罕。这样吧,雷马萨公爵,你的剑给裴国公砍坏了,朕送你一把宝剑,希望你喜欢!”

    莫斯雷马萨想着裴旻的那把开疆剑,喜不胜喜的笑纳了。

    裴旻见状暗笑,秦皇剑就此一把,难道他还以为李隆基会送给他与秦皇剑质量相等的神兵?

    “裴卿的剑术再度让朕大开眼界,你的剑法堪称天下一绝。这古有书圣王羲之、酒圣杜康、医圣张仲景,而今朕觉得裴卿当得上这剑圣的称号!”

    裴旻眨巴了一下眼睛,在他的记忆里唐朝文宗皇帝之时,曾向全国发出了一道罕见的诏书,御封李白的诗、张旭的书、裴旻的剑为大唐“三绝”。

    现在他先一步给李隆基封为一绝了?

    剑圣裴旻!

    剑圣的称号是这么来的?

    裴旻满心讶然。

    李隆基续道:“朕也送你一幅画,以是嘉奖。至于什么画,卖个关子,过几日,卿自会知晓。”

    “难道是吴道子的那幅鸿门剑会?”裴旻心怀几分期待。

    莫斯雷马萨、裴旻各自满意的回到了位子上。

    在公孙幽的身侧坐下,裴旻轻声对公孙幽道:“这西方的剑术大有可取之处,不说谁高谁低,要是能够融入剑法,可是大妙!”

    公孙幽也是行家,颔首道:“确实如此,我们重于招式,而他们重于技巧,对于剑的研究理解,确实在我们之上,值得学习一二。”

    裴旻又看了莫斯雷马萨一眼,说道:“是个好对手!”

    公孙幽莞尔笑道:“只是今日之后,他就不是你对手了。”

    裴旻微微一笑道:“确实如此!”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今日一战,莫斯雷马萨会的,他已经学的**不离十,而他会的,莫斯雷马萨又能够参透多少?

    公孙幽深知裴旻剑道天赋的可怕,道:“如此下去,这天下,又有谁会是公子的对手?”

    “有啊!”裴旻认真的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