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个 叫做西方项羽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裴旻似笑非笑的看着公孙幽,她这话说的出自肺腑,绝无半点虚话。

    公孙曦的剑术天赋惊人,裴旻却知道公孙幽的天赋更在其妹之上。

    这位如今的公孙大娘,平时不显山,不露水,谁也不知她的剑术到底精进到什么地步。

    至少裴旻肉眼看不出来,尤其是今日见公孙幽的剑舞。她双剑合契,一条彩带竟然能卷的双剑飞舞,这对于力量的控制显然到了如火纯情的地步。这一点即便是他,不掌握个中诀窍,亦绝难做到。

    这份功力,委实让裴旻讶异。

    公孙幽让裴旻的眼神瞧得有些不好意思,含蓄道:“裴公子说笑,幽如何是公子的对手。”

    裴旻了解公孙幽,遂道:“你是本性温婉,不喜与人争,不计较输赢而已。只怕平时你跟曦姑娘切磋也是败多胜少,但我知道真要比个输赢,曦姑娘不可能是你的对手。”

    公孙幽默然不言,算是默认了。

    他也不跟公孙幽争论这个,给她斟满了酒,邀她一起看戏。

    接下来的表演是百戏中的杂技,能进入这种宴会上的百戏,自然是真正的好手。

    寻常杂技上刀山,胸口碎大石以是精彩纷呈的表演了。

    但是这里的杂技,更要进一步,在刀山上翻滚跳舞,撑在地上以脊背碎大石,花样繁多,令人大呼过瘾。

    公孙幽本就是这一行的,更是努力的吸取这经验,看看能不能用于青羽楼。

    裴旻在一旁与她低声说这话:“这些人都不是正统的戏子,都是练过真功夫的好人物。排打硬功都练得如火纯情的,没有什么学的价值。”

    公孙幽也发现了,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们两人的交头接耳,可羡煞了周边的一众人。

    在这国宴之上,人人拘谨,个个都是单人单坐,唯有他裴旻一人有佳人在侧,实是羡煞旁人。

    过了两个有趣的节目,大唐的表演到了一段落。

    接下来是各族表演的时候。

    为了庆贺大唐的新年,各族都准备了属于自己的节目,为大唐庆贺。

    这种庆贺的方式,算得上是习俗。昔年大唐万邦来朝的时候,也有草原民族为天可汗李世民献舞。

    只是那个时候的唐朝无敌于天下,他族使臣对于大唐恭敬之致,不敢放肆,老老实实的载歌载舞。

    今日却未必。

    最先安排出场的正是国力最为强盛的阿拉伯帝国的表演。

    莫斯雷马萨代表着阿拉伯帝国,先对着李隆基施了一礼,道:“伟大的唐皇陛下,在下听说你们华夏有一个叫做项羽的人,能够举起千斤巨鼎?不知是也不是?”

    李隆基颔首道:“西楚霸王项羽,却有此能!力如霸王着,堪称古今无双!”

    莫斯雷马萨道:“我阿拉伯勇者无数,能人遍地,力大无穷者,遍地都是。我随行一人,便有千斤之力,只怕你们的项羽未必比得上。”说着,他拍了两下手掌。

    一人从殿外走了进来,他一出现,登时引起了一阵惊呼,人人都瞪圆了眼睛。

    李隆基亦是一脸的震撼。

    裴旻看着殿外铁塔似地身影,也有一种目眩的感觉。

    对方是一个西方巨汉,还是一个黑人,黑的就如抹了墨汁一样。

    现在还是冬季,气候严寒,但是他身上只是披着一件虎皮大衣,露着又黑又粗的两个膀子,全身上下肌肉凸起,纵然在全身放松的情况下,依旧可以看见那如同猩猩一般的肌肉。

    光光的脑袋,颈部几乎和脑袋一样粗。与一般的肌肉猛男不同,这个家伙身上的每一块肌肉像是千锤百炼的精钢一样,线条清晰得仿佛是人工刀刻修葺过的。他前臂好像爬满了老藤,苍虬有力,双腿粗壮得如钢柱。

    在裴旻的记忆中,与大唐这几年见过最高最壮的人莫过于陌刀将李嗣业,他七尺身高,壮硕的身形,肌肉盘虬的手臂仿佛蕴涵着无穷的力量,就跟后世的健美先生的肌肉一样。如他这样的人,即便在二十一世纪都不多见。

    但是从殿外走进来的这黑人壮汉却刷新了他的三观,他的身型应该比李嗣业要矮上一丢丢,但是他身上的肌肉强健的可怕,就跟后世里打了可怕激素刺激生长的肌肉一样,比李嗣业由要强壮一个档次。

    裴旻看了看自己的大腿,发现对方的手臂比他的大腿还要粗,整个人就如大猩猩一般。

    他是全身没毛,要是在贴上黑毛,真的就是一头猩猩。

    唐朝已经走向世界,早已知道当世有黑人的存在。黑人在大唐还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叫做昆仑奴。这个时候还流传着一句行话,叫做“昆仑奴,新罗婢”。新罗的婢女等同于今天的菲佣,受过专业训练,乖巧能干。而昆仑奴个个体壮如牛,性情温良,踏实耿直,贵族豪门都抢着要。

    但是就算他们见多识广,看着面前这个如同猩猩一样的可怕“怪物”,依旧不免心里打鼓。

    裴旻目光落在对方外露的手臂上,两条手臂横七竖八的交错着各种刀伤剑痕,还有箭孔,一眼望去,这外露的两膀子上足足有三十余道疤痕,可怖之极,心底明白这个巨汉可不是什么演员,而是战场猛士。

    “唐皇陛下,我阿拉伯的勇士如何?”莫斯雷马萨带着几分自傲的说着。

    李隆基听了翻译,心底略不舒服,但是无可否认进来的这位猩猩似地巨汉,委实骇人,只是身为大唐皇帝,焉能弱了自己的气焰,道:“如此猛士,确实少见。不过我大唐地大物博,能人异士同样多如过江之鱼。只是西楚霸王自刎乌江,以近乎千年,与先烈争个长短,未免大不敬了。”

    裴旻这时笑道:“说起西楚霸王,我记得雷马萨公爵,除了号称西方狮王,还有另外一个美名,叫做小汉尼拔?”

    莫斯雷马萨还没有说话,翻译官已经开口道:“国公好见识,汉尼拔是我西方北非古国迦太基名将,神勇无人可比。唯有真勇士,才当得上小汉尼拔的美誉。”

    裴旻眯眼笑道:“汉尼拔在我们东方人也有个说法,叫做西方项羽!”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