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能伤而不伤
    裴旻有些意外的瞧着公孙幽一眼,公孙幽性子温婉,身怀超凡剑技,却不喜欢与人争胜。却不知为何,今日却积极出战。

    若不是确认她是姐姐,都有将之视为公孙曦的感觉了。

    李隆基本对公孙幽的实力大为怀疑,但先前那出人意料的一剑,让他信心倍增。兼之,裴旻一副看戏的模样,显是对公孙幽怀着无比信任,遂然道:“朕准了!”

    他望向莫斯雷马萨道:“雷马萨公爵,朕方刚听说,你们西方位于女性格外尊重,怎么在这关键时候,却计较起来了?我华夏自古有妇好、花木兰这样的女中豪杰。公孙姑娘巾帼不让须眉,切不可小觑于她!”

    莫斯雷马萨脸带苦涩,这行家一出手,水准如何,高下立分。

    眉毛是何等柔软,几乎紧挨着眼皮肌肤。

    公孙幽那一剑快若闪电,却又无声无息,若不是可怕到极点,毫无征兆,令人防不胜防,以亚汉之能,就算出人意料的偷袭,也不至于给削了眉毛。至关重要的一点,亚汉的眉毛处没有半点伤痕。那么快的剑,做到这一点委实不易,足可见公孙幽出手是何等自信,游刃有余的将力量拿捏到了极处。

    这份将速度力量掌控到了极致的剑技,莫斯雷马萨自问做不到。

    别说是他,即便裴旻自己也为公孙幽那一剑震撼到了,对于劲力的掌控,公孙幽通过对于飞剑的磨练,已经到了一种可怖的境界。在这方面,裴旻都有自愧不如的感觉。

    莫斯雷马萨找不到借口拒绝,慎重的对亚汉道:“你的对手正是这位美丽的姑娘,对于她,不可掉以轻心,使出全力与之一战。”

    公孙幽的那一剑,证明了她的实力,也让莫斯雷马萨骑虎难下了。

    依照他的绅士风度,对于公孙幽这让他心动的女子,决计下不了手的,宁愿认输以不愿与之为敌。但是他们阿拉伯已经输了一场,再输一场,颜面无光。可万一输给公孙幽,那更是不妙。称之为耻辱笑柄都不为过……无论如何许胜不许败。

    即便失手,辣手摧花,也只能为之。

    交代完毕,莫斯雷马萨退了下去。

    周边人亦纷纷议论起来,唐人以及南诏、葛逻禄、回鹘、倭国、新罗,这些已经认唐朝为老大的国家纷纷为公孙幽加油打气。

    至于昭武九国,则议论纷纷。

    此次宴会,一连串的表演,让他们大开眼界之余,心中也赞叹大唐王朝的繁荣富强,对于未来各坏心思。尤其是大唐、阿拉伯之间,暗地里的几番博弈,更是让他们有一种刀板上的鱼肉一般,任人宰割。

    大唐不会放弃西域,阿拉伯也对于西域虎视眈眈,他们夹杂在两大帝国中间,实在天大的不幸。

    不过大唐的今日表现委实给了他们一计强心剂。

    这时两个太监扛着一柄大锤走进了大殿,大锤用浑铁打造,极为丑陋,并非经常见到的短锤,而是如狼牙棒一般的长柄大锤,只是少了倒刺。只看太监吃力的表情,便可知那大锤至少不下百斤重。

    亚汉大步走了过去,一手就将大锤举了起来,冲着公孙幽狰狞一笑。

    两人的形象差距委实过大,让人不由自主的为娇弱的公孙幽担心。

    此时厅内人人默然无声,静观事情的发展。

    公孙幽古井不波的看着亚汉,淡淡的说道:“你说伤疤是男人的勋章?”

    亚汉听了翻译,得意洋洋的昂首挺胸,将身上的伤疤展现出来,道:“一个没有伤疤的男人,还算是男人?这些都是我英勇的象征……”

    他毫不客气的开着地图炮。

    说的诸多人都皱起了眉头,却也无人反驳。

    亚汉此刻露着身子,他的伤皆在左右臂膀与前胸,背后却极为稀少,只有少数的几道,足见亚汉悍勇,永远用自己的正面对敌。

    公孙幽眼中竟然有着小小的煞气,却平静的道:“伤疤除了有英勇之意,还有无能的含义。希望足下是前者,而非后者!”

    她性子极好,不易动怒,对于诸事看的极淡,即便有人欺负上头,她多是不予计较,豁达之极。但之前听亚汉嘲讽裴旻说他是“皮嫩肉的小羔羊,一个手即能放倒”的时候,心底生出了莫名的火气。

    在她眼中裴旻是当世最了不得的人物,于国于百姓的功绩自不用说,人尽皆知。最难得的是身居高位,身怀绝技,却不仗势欺人,能够为素未谋面的李十二娘母女,不顾身份的在大街上演戏。还一次又一次的对他们姐妹出手相助,给她们方便。不知不觉中,裴旻在她的心目中已经有了很深的地位。

    亚汉嘲讽裴旻,在公孙幽看来却比嘲讽她更要严重,难以忍受。本不好战好斗的她,情不自禁的就站了出来,要给不知天高地厚的亚汉一个教训。

    “呼!”

    亚汉抢先出手了,百来斤重的大锤,直接砸向公孙幽,卷起一股劲风。

    美女种是受优待的,亚汉这一出手,立刻引起了一阵谩骂的声音,就他出手的威势,这一锤要是砸中,公孙幽的五脏六腑都要给搅成肉酱,半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

    面对这轰然一击,公孙幽将自身的柔韧性发挥到了极致,身子向后倾斜好似斜躺在地上一样,没有任何借力,仅凭腰间的力量,带动身躯倾斜着友移,轻轻一挥剑,平淡无奇的剑锋就这样在亚汉的左臂上割了一道口子。很细小的一道口子,只印出了血迹,却没有流出体外。

    一剑伤敌!

    全场立时采声雷动,除阿拉伯莫斯雷马萨一行人人保持沉默外,人人均为公孙幽打气。

    “可惜,太可惜了!”李隆基遗憾的拍着大腿,对着高力士轻声道:“只要再用劲一些,亚汉的胳膊都要废了,一只手的他,成什么气候。”

    高力士也跟着附和道:“陛下所言极是,不过也不用过于在意,这机会有的是,公孙大家一出手,就伤着亚汉,足见实力非凡……”

    大多人都为公孙幽没有把握住这个机会而遗憾,唯有裴旻、莫斯雷马萨看出来了,公孙幽压根就是故意的,能伤而不伤!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