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克星
    亚汉带着几分茫然的看着自己胸前的伤口,黝黑的脸上,显着一抹潮红。

    他以勇士自居,目无余子,最瞧不起的就是娘娘腔与女人,自诩除莫斯雷马萨以外,无人可敌。

    今日却让一个女人一招割伤,简直是奇耻大辱。

    低吼着,亚汉又是一锤砸向了公孙幽。

    没有人能够怀疑他这一锤的力量,那呼啸的声响,似乎带着气流一并涌现公孙幽,彰显着他所蕴含的无上劲力。

    亚汉的进攻手段与昔年的李嗣业极为相似,力量尤为可怕。

    任何卸力技巧,在他们这种绝对的力量面前,都起不到任何作用。

    但是公孙幽是何许人物,冷静理性不做第二人选。脚尖只是一点,整个人翩然若仙的后退了丈余,秦皇剑脱手而出。

    亚汉大感愕然,那有这种怪招式的?他身经百战,实战经验丰富无比,立刻转攻为守,改变了战术打法,回锤格挡,只要挡下公孙幽这一剑,胜负即定了。

    没有了兵器,仅凭那细皮嫩肉的花拳绣腿来挡自己的大锤?

    亚汉狰狞着笑着……

    剑锤即将接触,秦皇剑如长了眼睛一般,居然转了个弯,避开了大锤,又在亚汉的右臂割了一剑。一如既往,很细小的一道口子,只印出了血迹,却没有流出体外。

    秦皇剑“嗖”的一下,回到了公孙幽的手上,就如她的凌空飞剑!

    果然!

    裴旻看的大感呼过瘾,如他所想的一样,公孙幽将自己的舞技融入了剑技,她能够用长绫超控长剑在空中飞舞,就能超控长绫,隔空伤人。

    这神乎其神的一剑,让人惊得几乎忘记了鼓掌喝彩。

    亚汉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右臂,甚至不知自己是怎么受伤的,一时间甚至都忘记了攻击,直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弱女子。

    公孙幽也不急着出手,如仙子一般,卓然而立。

    好一会后才有李隆基带头拍掌叫好。

    “可惜,真是可惜!”李隆基看着这一剑的威力,摇头叹息,对高力士道:“要是瞄的准一些,胜负就定了。”

    高力士好歹是懂武之人,眼珠子转了转,在不敢肯定的情况下,还是选择了附和李隆基的说法。

    喝彩声再次轰然而起。

    亚汉感受到左右向他抛来的鄙夷神色,眼中瞳孔忍不住一缩,胸口不住起伏,气息喘动如牛,已然怒到极处,爆喝一声,如若雷霆作响,手中大锤左右舞动,猛然冲向了公孙幽。

    大锤不住挥舞,居然卷起了一股股劲风吹向公孙幽。

    吹得她的裙带飘舞,鬓发左右乱打。

    一片肃然,人人屏息噤声,看着公孙幽如何应付亚汉如此可怖凌厉的打法,也情不自禁的为她担忧起来。

    亚汉表面上看大锤胡乱挥砸,其实是利用自己长兵器的优势,在自己的正面形成一个防御圈,让公孙幽的长剑正面的进攻无效化,同时压缩公孙幽的逃跑范围,意图将她逼至一个角落。

    公孙幽神色不变,将手中的秦皇剑再次甩了出去,目标不是亚汉而是完全无人的空气处。

    就在亚汉逼近公孙幽的时候,公孙幽猛地甩动手中的长绫,长绫出现一道弧形波纹,在波纹收力的带动下,秦皇剑迂回着出现在了亚汉的后背,在他的背心开了一道口子。

    这一下力道控制的有些不足,鲜血不住的从伤口里渗漏出来。

    亚汉气急咆哮,意图伸手去抓长绫,却慢了一步,秦皇剑已经出现在了公孙幽的手上。

    亚汉无视背上的伤痕,猛然向公孙幽冲去,意图将公孙幽逼至角落。

    然而论及速度灵巧,亚汉不及公孙幽万一。只见她调转身子,一脚踏在支撑承乾大殿的镇殿龙柱上,连踏三脚,凌空一个勒斗,翻上半空,直接从亚汉的头顶越了过去,翻到了他的身后,秦皇剑甩出,又在亚汉的后背划出了一道伤口。

    潇洒优美的身子,让众人看得如痴如醉。

    “这是故意的吧!”李隆基见公孙幽又在亚汉身上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就算他再如何不懂武艺,也看出了些许猫腻。

    高力士道:“老奴也觉得是如此!这莽汉不是对他一身的伤疤洋洋自得,还嘲讽裴国公细皮嫩肉。老奴估计,这位公孙大家是想证明这一点,伤口多未必就是英雄的象征。技不如人,一样会有诸多伤痕。”

    李隆基瞄了裴旻一眼,忍不住暗暗羡慕他的艳福。

    阿拉伯一众人见公孙幽从容不迫的避开了亚汉的围堵,一个个都心急火燎的各自嘀咕,不知如何是好。

    翻译官忍不住问道:“公爵大人,这可如何是好?”

    莫斯雷马萨无力叹道:“输了,公孙姑娘就好比眼镜王蛇,论毒性未必是最强,但是却能吞食比它更毒的同类……”

    公孙幽的打法确实诡异非常,却并非无法可破,反而非常容易破解。

    公孙幽控制飞剑的枢纽是长绫,只要断了长绫,非但飞剑失效,还会陷入无兵器可用的地步。而要断长绫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用利刃将之割断便可。可是亚汉的兵器是锤,无锋的铁锤,永远不可能奈何的了长绫……

    公孙幽的剑术可远可近,步伐灵动,剑招刁钻,就如克星一般,克着神力盖世,却灵动不足的亚汉……

    一剑两剑三剑……

    十剑!二十剑!三十剑,五十剑……

    或是飞剑远击或是以灵动诡奇的越女剑法近攻,公孙幽就如花丛中飞舞的蝴蝶,一下一下的在亚汉身上留下剑痕。

    “砰!”

    亚汉趴倒在了地上,汗珠不住滚落,从开始到结束,一连串的猛攻,他连公孙幽的衣角也没有碰到过……

    精神与体力上的双重打击,让他再也支撑不住。

    四周也没有喝彩声,众人大多带着几分惊惧的看着如仙女一样的公孙大娘,想着她将亚汉这样的猛士,玩弄于掌骨之间,不由一阵头皮发麻。

    “好!”也只有裴旻一人高呼喝彩,亚汉那一身的剑伤,到了此时此刻,裴旻焉能看不出来她这一战是为自己打的?

    公孙幽对着李隆基盈盈一拜,退回了位子,也将秦皇剑还给了他。

    “谢谢!”裴旻嘴角挂着一抹笑意。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