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就等你相请了
    开元九年一月十四日!

    上元节的前一天!

    小七、小八手拉这手,面对着面,脑袋顶着彼此的脑袋,一下一下的碰着。

    两姐弟无聊着搞怪的玩着无聊的游戏。

    “上元节怎么还不到!小七想看花灯!小七要玩猜谜!”小七哭丧着脸,轻声抱怨着。

    “还得睡一觉醒来才是上元节,要不,我们在睡一会儿,醒了就是上元节了!”小八突然想了一个主意。

    “弟弟真傻,要夜里睡觉,才过一天,白天睡觉,过不了一天!”小七一脸嫌弃。

    小八不满道:“姐姐才傻,睡觉时间过的最快了。一眨眼就是下午,一眨眼就是晚上,再一眨眼就是上元节了。最多,多睡几觉,能快点儿到上元节就好。”

    “有道理!”小七将手一举道:“娘亲,小七还想睡!”

    “小八也要睡!”主意是他想的,小八也是当仁不让。

    裴旻、娇陈看着两个活宝似地家伙,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娇陈道:“别闹,刚刚才还吵着起床,现在又要去睡?”

    裴旻摸着两个小家伙的小脑袋道:“爹爹还想带你们去找一个小哥哥玩,现在看来,只能我一人去了。”

    小七眼睛一亮,最先叛变,跳起来道:“小七要去,小七要去……”

    小八也一脸焦急的叫着道:“小八也不要睡了,要去跟小哥哥玩。”

    裴旻拍了拍两个小家伙的后背道:“那还不去给祖母请安?孝道是立身之本,不去请安,爹可不带你们出去。”

    不管小七小八是否听得懂,现在裴旻已经不时的给他们灌输做人的道理了。

    忠君爱国这个不急着学,但是孝道,这方面裴旻管理的极严,他不在乎自己的孩子有多本事,但至少要是个人。而做人之本,正是一个孝字。

    虽然小七小八还小,裴旻已经强令他们晨昏定省去给裴母见安问好。

    “你要去拜访亲友,自己去就是了,叫上小七小八做什么,不嫌碍事?”娇陈给裴旻整理着衣着,这出门访友,自然要穿的隆重。

    裴旻笑道:“依照道理来讲,是这么个理。不过这小孩子不能只靠我们大人、先生,还需有小榜样,一个好的玩伴。带他们两个出去,也是长长眼见,结识结识益友。”

    娇陈诧异道:“除了忠嗣,竟还有小孩,得你如此夸赞?”

    “那是!”裴旻毫不犹豫的道:“他叫颜真卿,可一点也不比忠嗣逊色的好人物!”

    与娇陈一起拜会了裴母,裴旻要照顾两个孩子,也没有跟着骑马,而是坐着马车,一路到了颜府。

    三年的守孝期已过,颜府府中张灯结彩,也是一派喜庆的气息。

    因为昨日已经打好招呼,裴旻今日要登门给颜母请安,颜府上下也极为重视,早已扫榻以待。

    而颜杲卿则一大早就在府外等候了。

    “杲卿!”

    裴旻见颜外的颜杲卿,大笑的跳下了马车,快步迎了上去,直接给了他一个拥抱。

    颜杲卿也紧了紧臂膀,叫道:“静远!”

    三年未见,再次相会,实在令人欣喜若狂。

    这种深厚的情义,越是科技发达,越是无法体会。

    “颜叔叔新年好!”

    小七、小八在马夫的帮助下,下了马车,他们在路上以听裴旻说过要拜访的人,乖巧的向他问好。

    颜杲卿笑着给了两个小家伙利事包,说了一句“真乖!”

    裴旻也不隐瞒自己的用心,“带两个小家伙出来见见世面,随便用真卿给他们立个好榜样。”

    颜杲卿对于自己的那个堂弟也是极为疼爱,笑道:“真卿确实极为懂事,将来定成大器。只是过于严肃,不太爱笑,少了些童真,也没有什么玩伴。有活泼的小七小八陪着,那是极好的。”说着,他拉着裴旻道:“走,娘亲在堂前等着呢,拜会了母亲,我们再好好叙叙旧。”

    登了颜家的高堂,裴旻、颜杲卿以及小七、小八一并跪拜了颜母。

    颜母精神极好,笑得合不拢嘴,叫着小七小八上前。

    小八小跑着上前,脚下一个不稳,“噗通”一声,重重的摔到在了地上。

    颜母神色微变,正想上去搀扶,却见摔到在地的小八,突然扬起了脑袋,非但没有哭,还咧嘴一笑。

    小七在一旁拉着眼皮儿道:“也不羞,都三岁了,还走不好路。”

    小八撑着爬了起来,红着脸道:“我是高兴,见到颜祖母高兴,才摔得,才,才不是走不好路。”

    颜母上前左瞧右看,紧张的道:“可没摔伤吧,哪里痛了?”

    小八笑着拍着胸口道:“爹爹给小八说过老鹰摔小鹰的故事,小八是男子汉,摔一跤又算什么?”

    颜杲卿颇为意外的笑道:“小八真不错,比我的孩子强多了,都七岁了,还爱哭鼻子。”

    裴旻甚是得意,只觉得比夸赞他更值得高兴。

    颜母也忍不住在小八的脸上亲了亲,分别塞给小七小八一个大红包。

    颜真卿在颜杲卿的叫唤下也来到了大殿,小家伙见到裴旻眼睛一亮,先跟颜母请了安,立刻过来跟颜杲卿、裴旻问好了。

    对于裴旻,颜真卿用的是拜见老师的礼节,道:“裴国公的书法让真卿,受益匪浅,如今有许多不解之处,还望国公指点!”

    裴旻笑道:“两个要求,第一,别叫我国公,可以叫我旻哥。我们一起为颜公戴过孝,关系没那么生疏!第二、这两个小家伙今天交给你了,你替我好好照顾他们。回头我传授你一些经验,再留幅字帖与你。你好好练学,以你的资质毫无疑问,将来必然是一代书法名家!”

    颜真卿微微一礼,有些为难的叫了一声:“旻哥……”说着有些为难的看着天真无邪的小七小八,老成的脸上挤出了一个笑脸,拉着两个小家伙出去了。

    颜杲卿领着裴旻在书房说话。

    这一坐下,裴旻立刻道:“咱们兄弟也别说虚的,过了这个年,来陇右帮我。现在西方的局势很危险,也是我等兄弟用武之地。我准备向西方发展,跟吐蕃、阿拉伯一教高下,与这两个庞然大物为敌,身旁没有亲信可不行。”

    颜杲卿没有二话道:“魏州方面早已传来了消息,要举荐我为地方太守。我也早已拒绝,就等你相请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