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把妹能手
    颜杲卿自裴旻为他父亲戴孝一事后,对裴旻以从知己提升到了生死之交的境界。

    对于裴旻的情况,他也极为了解。

    裴旻走到今天这一步,既算是白手起家,也算的上是一步登天。

    他却有足够的功绩支撑他今日的地位,但要是没有李隆基的鼎力支持是不可能做到的。

    裴旻的晋升可谓一步一个飞跃,因而缺少足够可用的人才储备,底蕴极为不足。

    这也亏得裴旻自己有认人识人的本事,麾下聚集了诸多能够担当大任的人才。这才支撑的下来,能够扛得下李隆基一次又一次赋予的任务。

    毫无疑问的是人才一直是裴旻的主要问题所在。

    颜杲卿在魏州的政绩极为出色,获得举国第一的评价,深得州刺史的器重,将他视为州府第二把手培养,前途无可限量。以他如今的年岁,在过几年,地方太守州县刺史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谓前途似锦。

    以发展前途来看,颜杲卿在裴旻手上做幕僚,未必就比去魏州当太守更要有前景。

    毕竟一个是节度使幕僚,另一个却是直隶朝廷的父母官。

    但是颜杲卿早已做了选择,裴旻正是用人之际,他焉能返回魏州仕官?

    “太好了!得杲卿相助,当真是如虎添翼!履谦兄得知,也会喜不胜喜……”

    裴旻拍腿大笑,颜杲卿的执政水平比袁履谦,由要更胜一筹。袁履谦性格太过耿直,适合当一佐官,而缺乏独当一面的圆滑干略。

    颜杲卿却有独自担当大任的才略。

    历史上安史之乱爆发,颜杲卿便在安禄山的大后方放火,他斩杀叛将,收兵练卒,组织义军,以孤军牵制安禄山叛军,阻断其归路,以减缓叛军西进的步伐,给了唐朝争取了足够的装备时间,直至城陷殉难。

    颜杲卿以一人一城之力,牵制住了安禄山、史思明二十余万军队,足见才略非凡。

    如此人物最适合负责镇守前线城池,平时他能护着粮道的安危,关键时候,还能率领军民死战,最是厉害不过。

    而且颜杲卿来了,颜真卿还远吗?

    颜真卿可不止是书法家那么简单,那是真正的宰相才,比张九龄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

    长安酒肆!

    李白诗才俊秀,豪情万丈,天下一时之选,来长安数月,已经与长安的诸多文士打成一片,闯出了不小的名头。

    人人皆知,长安酒肆多了一个陇右李白,杯酒作诗,神采飞扬。

    相比李白,王忠嗣要内敛的多。极少出门,不是在家演练枪马技术,就是研读兵书兵法,格外老成。

    只有偶尔受不住李白的邀请,方才随他一起出来喝酒。

    不过王忠嗣并不太喜欢李白所交的朋友,通常是一人独在一旁自饮。

    “嘿!你好!”

    王忠嗣百无聊去的看着大街,突然听到有人跟他打招呼,回过头来,却是那日在鄯州集市遇到的异族少女乌琪儿,带着几分拘谨的点了点头道:“姑娘好!”

    乌琪儿瞪着大眼睛道:“我可以坐下嘛?”

    王忠嗣见酒馆并未满座,颔首道:“随意,只是义恩,我可不卖!”

    乌琪儿坐下摇头道:“我没有买的意思,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顺便陪胭脂玩玩。”她看了正在跟众人吟诗作对的李白,道:“你们不是一起的嘛?”

    王忠嗣应道:“我们是好友,但我跟太白的朋友却不是一路人。我不喜欢他们那个氛围……”

    “为什么?”乌琪儿好奇问道。

    王忠嗣笑道:“你懂儒学嘛?”

    “当然懂……”乌琪儿猛然点头道:“教我唐文化的先生就是大儒士,我知道圣人孔子,亚圣孟子,还有很多东西。”

    王忠嗣点头道:“早年在下愚昧无知,颇为看不起儒学,不愿去学。旻哥曾与我上过这方面的课,他说世间任何一人都不能代表儒学,儒学只是一门学问,能学多少,学的是好是怀,全凭自己。还说儒士分为两种,一种君子大儒,一种迂腐小儒……君子大儒,忠君爱国,心怀坦荡,敢于秉持胸中仁义,即能恩泽于当世,又可流芳于后代……而迂腐小儒恰恰相反,专攻笔墨文章,只会钻牛角尖,曲解圣人之意,自许高高在上,世人皆是凡夫俗子。其实就是无能之徒,就算笔下有千言,胸中有万千锦绣文章,一不能为生民立命,二不能为国谋福,又有何用?”

    乌琪儿听得似懂非懂,带着几分崇拜的看着王忠嗣道:“你懂的真多。”

    王忠嗣笑道:“是旻哥说的有道理,太白兄心中抱负甚大,自属君子大儒,但他身旁这些人……不提也罢!”

    他给自己斟满了酒,一饮而尽。

    乌琪儿道:“我陪你喝!”她向王忠嗣伸出了酒杯。

    王忠嗣笑着给她满上。

    乌琪儿一饮而尽道:“你说的旻哥,可是裴旻?我不止一次听爹爹说过,他很了不起!在长安这些天,也听了很多他的事迹,真难想象,他还三十不到。我表哥今年都三十出头了,却是一个烂赌鬼,一天到晚就知道赌钱。”

    王忠嗣忍不住道:“你用一个烂赌鬼跟我旻哥比?”

    乌琪儿吐了吐舌头道:“其实我表哥很厉害的,就是好赌而已。算了,不说他了……其实,你也很了不起。我听的出来,你很有志向抱负,也有本事,却一点也看不出来。用你们的话说,叫大智如愚……越厉害的人,越看不出来!”

    王忠嗣看着饮了酒,脸上带着几分娇艳的乌琪儿道:“你夸我也没用,义恩是旻哥送我的礼物,不可能还给你的。”

    乌琪儿忙道:“我是真心这么觉得的,我觉得你应该是个英雄。”

    王忠嗣脸上露着一抹羞意道:“我还不是,我爹是英雄,旻哥也是英雄,不过将来,我一定也是英雄。”

    乌琪儿高举着酒杯道:“那我乌琪儿敬未来的英雄一杯!”

    王忠嗣跟她碰了杯,道:“其实姑娘的用心,我知道。也不是完全没有让你拥有胭脂的可能……”

    “真的……”乌琪儿开心的险些握不住酒杯。

    王忠嗣慎重的道:“嫁给我,义恩是我的,自然也是你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