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见家长
    西域风气远比中原开放。

    在西域并没有什么俗套的礼节,在婚姻上他们相对的有着一定的自由权。

    当然此事也不是绝对,包办婚姻即便二十一世纪都还存在,更别说古代了。相对来说,只要两情相悦,而彼此的身份差距不是很悬殊,西域的风气是极少出现棒打鸳鸯这类事情的。

    因故在西域,未婚男女往往有第一选择权。

    他们选定了对象,再由父母双亲决策。

    乌琪儿也到了适婚的年岁,性格得体大方,姿容亦不俗,周边并不缺追求者。但是还没有一人如此大胆直接的向她表白。

    即便西域出身的她,一时间也羞的手足无措,面红耳赤不知应该如何面对,看着英武的王忠嗣,想着他的谈吐,展现出来的才略,想着昔日对敌时的英气,又想着胭脂,意外的心如鹿撞。

    “好!”乌琪儿毕竟是西域人,利索爽快的应下了。

    王忠嗣喜道:“等会,我带你去见我母亲!”

    乌琪儿傻眼,带着几分娇羞的道:“会不会太快了些?”

    “不快不快!”王忠嗣轻轻的说着:“我娘是巴不得我早些娶媳妇,给她生一个大胖小子,为我王家传宗接代。旻哥有小七小八,娘可是羡慕了。你这么漂亮,性格又这么好,一定没事的!”

    乌琪儿给赞美的心底甜滋滋的,轻拧着衣角,鼓起勇气道:“我去!”

    李白一直注意着王忠嗣这边的情况,他不是不知道身旁的这些酒友大部分是因为他背后有着裴旻,小部分是因为他出手阔绰,只有个别是真心与之结交的。

    只是他性本豁达,不在乎这些细节而已。

    于他而言,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只要自己开心,千金散去还复来,一切都无所谓。

    但何为酒肉朋友,何为真正可交的知己,李白心如明镜。

    这也是李白、王忠嗣的性格差别。

    王忠嗣稳重偏向实务,而李白不计小节,有着任侠之气,颇有仗义疏财的孟尝之风。

    李白知王忠嗣不喜他结交的这伙人,也不强求他一并加入,但一直注意着他的动向,见他三言两语摆平了一位佳人,甚至要领着他见家长……这手段,委实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暗地里给了他一个大拇指称赞。

    王忠嗣不理会李白的鼓励,道:“明天,姑娘可有空?旻哥约了我们一起赏花灯过上元节,你也一并来吧!”

    乌琪儿再次应诺了下来,道:“我叫乌琪儿,乌琪儿·伯特·加德斯,你可以叫我乌琪儿。”

    **********

    颜府!

    裴旻依约指点颜真卿的书法。

    颜真卿的书法在中国书法史上地位极高,他与王羲之一样,开创了一个书法时代的先河。

    王羲之广采众长,摆脱了汉魏笔风,书法自成一家,影响深远。而颜真卿彻底摆脱了初唐的风范,创造了新的时代书风称之为“颜体”,缔造了一个独特的书学境界,也因此给称为书法界的亚圣。

    不过此时的颜真卿,书法还有极大的不足,有着诸多的毛病。固然天赋异禀,但年岁阅历,缺乏名师指点,是他当下的硬伤。

    颜杲卿政治才华毋庸置疑,但于书法一道,却是一般,很难给颜真卿独到的见解。

    而颜真卿早年的恩师,颜元孙也在三年前病故了。是以这些年,颜真卿的书法到了自身的瓶顶,久久未有进步。

    这也是见到裴旻来府,颜真卿兴奋的缘由所在。

    陪了小七小八在颜府中嬉闹了一天,颜真卿也久违的放松了一日,心情愉悦的接受着裴旻的指点。

    裴旻严苛的来说,算不上是真正的书法家,他自身专精楷书,对于其他草书、行书什么的,水平极为一般,但他楷书的造诣极高。尤其是受到李白《胡无人》的激发,到了字内精微,字外磅礴的境界。

    颜真卿也是以楷书为主,正对了裴旻的路子。

    裴旻指点少年时的颜真卿,还是绰绰有余的。

    “《道德经》有言‘治大国,若烹小鲜’,书法也可以用于这个道理。以我对书法的理解,书法分为几个境界。其一、坚实骨体,其二、雄媚书风;其三、字内精微,其四、字外磅礴,至于最后就应该是臻神明变。这几个境界就如炒一道菜,盖一栋房子,缺一不可。劲力不足,骨体就不够坚实,也谈不上雄媚二字?书法不到一定境界,何来的精益求精?字内不够精细,更别说字外了。一步一个脚印,莫要为了书法长时间的停滞不前而沮丧。停滞还有另一个解释是巩固根基,根基越稳,未来的成就亦是越大。”

    颜真卿听得极为认真仔细,小七小八也一脸崇拜的看着他们的老爹,眼中闪着小星星。

    “那旻哥到了什么境界?”颜真卿好奇的问道。

    “确切的说应该是字内精微,在细节结构上,旻哥自问已经做得足够了。字外的磅礴意境,这个需要灵感与发挥,还做不到随心所欲。”裴旻摸着颜真卿的脑袋说着。

    “连旻哥都没到第四境界?那当今世上可有人到臻神明变的境界?”

    “当然有!”裴旻微微一笑道:“我的老哥哥张旭,据我所知,他因是当世之上唯一一个在书法上,超凡入圣的存在。有机会,我介绍他给你认识,在书法这一道上,张老哥胜我可不是一星半点。”

    告别了颜家人,裴旻领着小七小八回家。

    路上小七小八叽叽喳喳的说着颜府的见闻。

    裴旻一路听着,本就愉悦的心情跟着大好,对于自己的决定也很是自得,带两个小家伙来见见世面的决定显然是对的。

    有颜真卿怎么一个榜样在,对他们也大有利处。

    这回到裴府,几乎在第一时间,裴旻就得知了王忠嗣带了一个媳妇回家。

    瞬间将裴旻雷的里焦外嫩。

    裴旻就在不久前还跟王忠嗣谈过,是因为王母找了他。

    王母不愿意王忠嗣从军了,也不是不愿意,而是希望王忠嗣能够给王家留个后,然后再从军。

    如此即便有个意外,王家也不至于无后。

    王母的要求合情合理,王海宾如此英雄,若绝了后,那里对得起他?

    谁想到这才多久……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