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菜鸡互啄
    翌日一早,裴旻在小七小八的叫囔中醒来了。

    两个小家伙对于今日的上元节万分期待,昨夜一大早就睡去了,就期盼着一觉醒来能够看上元节花灯。

    结果睡得早,醒得早,天还没到鸡鸣,两小家伙就吵闹着要看花灯。

    好说歹说,才让小家伙明白花灯会是晚上才开始的,千哄万哄,将两个小祖宗哄上了床。

    两小家伙还是一脸委屈失望的表情,不情不愿的钻进了被窝。

    “这两活宝!”裴旻让两小家伙吵醒,也无心睡眠。

    尽管小七小八较一般小孩懂事,但是这闹腾起来,也免不了让人头疼,需要当做祖宗一样哄着。

    “要不再睡会儿?”娇陈带着几分歉意的看着裴旻。

    裴旻在她脸上轻轻的一吻,笑道:“谁会跟自己的孩子计较?算了,不睡了,免得一会儿睡过了头。多看会儿书,终归没有坏处。何况今日还有事情要做……”

    现在这个时间段不早不晚,还不到鸡鸣时分,但是要睡却也睡的不舒坦,要不就睡得死睡过时了,要不就迷迷糊糊的,索性不睡了。

    看了会儿书,练了会儿剑,裴旻念着王忠嗣的事情,带上昨晚让管家准备好的厚礼,前往四夷馆。

    四夷馆顾名思义是朝廷安置四方使者的地方,此次万邦来朝,所有使者都给安置在四夷馆,由礼部负责接待。

    不过礼部的任务基本上已经完成,只余下个别官员负责一些琐事。

    他国使者大多都选择上元节后回国,这几日他们自由出入。大街上来来往往都是前往东市西市购买特产礼物的异族人。

    难得来一次大唐,不买些礼物回去,怎么也说不过去。

    那一个个外族人瞧着带着一堆礼物的裴旻,有身份的纷纷上来问好,身份不够格的微微让了开来。

    四夷馆上下几乎没有一个外族人不识得裴旻的存在了,作为李唐王朝最体面最得宠最有权势的外臣,经过此次新年宴会,裴旻这个名字,算得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问清了护卫康国所住别院。

    乌琪儿的父亲是康国的最高军事统帅,论及地位在如今的四夷馆真排不上号。

    不过康国对大唐的忠心毋庸置疑,康国所受到的待遇并不亚于阿拉伯、拜占庭两大西方国家,给安排在了四夷馆中最豪华的别院之一,与阿拉伯、拜占庭的别院为邻。

    经过指引,裴旻来到了康国别院门口,正打算让门口护卫通报,却意外察觉到一抹异样的眼神。

    随着他的剑术修为不断提升精进,自身的观感也大幅度提升,直觉特别的精准,扭头眺望过去,却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异族汉子。

    异族汉子探出了半个身子,看得出来格外魁梧,容貌也非常的出众,四方面高挺的鼻子,一对炯炯有神的虎目,给人一种甚是威武的感觉,只是神态偷偷摸摸的,跟做了贼一样。

    异族汉子对上裴旻的眼睛,吓得赶忙缩了回去。

    裴旻皱了皱眉头,让随行而来的护卫在原地等他片刻,向墙角走了过去。

    带着几分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裴旻心中更是奇怪,大步追了过去。

    转过街角,那个异族汉子正低着头往远处快走,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异族汉子似乎刻意躲着裴旻,脚下越走越快。

    “站住!”

    裴旻叫喝一声,大步追了上去。

    异族汉子闻言一怔,顿了顿突然迈着脚步跑了起来。

    裴旻心中疑惑更甚:“此人定然有鬼”。

    如此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脚下更不迟疑,同时伸手从腰间扯下了钱袋,砸了出去。

    他身上的钱袋是为了今日晚上的上元节准备的,通宝以及金锭都有,满满一袋,份量三斤有余,用来做暗器,比石头都好用。

    异族汉子惊慌失措之下,一时不查,给砸到了膝盖窝,脚下一软,往前跪了过去。

    异族汉子反应甚是敏捷,只见他手一撑,整个人向前一个空翻,避开了跪倒在地的危险。

    裴旻心中怀疑更甚,拥有如此身手,却一副偷鸡摸狗的模样,必有所图。

    趁机逼近了上去,一手抓住了对方的肩膀,喝道:“哪里走!”

    异族汉子直接回过身来,对着裴旻的肩膀就是一计黑虎掏心,威势极猛。

    裴旻挥掌格挡,只觉得一股浩然劲力从对方拳头涌现,硬生生将他逼退两步。

    “好力量!”裴旻忍不住叫喝一声。

    随着他年岁渐长,他的膂力早已不是自身的短柄,经过孙思邈《吐纳法》的淬炼,他的膂力比上不足比下绰绰有余。跟李翼德、李嗣业这样天生神力的人物,自是没得比,可寻常人却也别想在他手中讨得好处。

    异族汉子能够一拳将他震退两步,足见对方这两膀子力气不小。

    异族汉子并没有跟他纠缠的意思,转身欲逃。

    裴旻又岂容他逃跑?

    直接一个纵身飞跃,猛踹向异族汉子的后心。

    异族汉子不得已转身双手横在面前格挡,想走却也走不了了。

    “在下并无恶意,国公何必咄咄逼人?”异族汉子带着几分无奈的说道。他很是紧张,额上都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有没有恶意,你说的可不算!”裴旻笑道:“真无恶意,又何必紧张?”

    说着他已经欺身而上,异族汉子身上并未配备兵器,他一时间也不想倚仗兵器取胜,实在不敌,再用兵器不迟。

    身体与异族汉子拉近了距离,一肘向对方的胸口顶去。

    裴旻剑术超绝,但是拳法稀松平常,不过他见过不少拳掌法的好手,也学到一些花架子,随手施展出来。

    异族汉子面色不变,双掌齐出,被动的防守着。

    裴旻忍不住咧嘴一笑,对方似乎比他更不堪,自己好歹会些花架子,而对面这位花架子都不会,用的是最常见的庄稼把式……

    两人过了几招,一攻一防。

    裴旻用的花拳绣腿,而异族汉子凭着本能的灵敏格挡闪避,一时间谁也奈何不得谁,简直就是菜鸡互啄。

    “亮兵器吧!”

    裴旻实在难受,叫了一声。

    唐朝武风盛行,即便是文人都佩戴兵器。

    裴旻实在难以想象,如此威猛的一个汉子,身上竟没有兵器,只以为他藏在身上某处。

    异族汉子脸上莫名的羞愧难当,突然负手以对道:“国公,要打要杀,随便你吧!”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