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烂赌鬼
    裴旻一脸古怪的看着异族汉子,东瞧西看,怎么也不觉得他是个坏人。但是那偷偷摸摸,做贼心虚的模样,又不是装出来的,一时间倒有些为难了,想着应该如何处理当前问题。

    便在这时,康国国王康夙烈与乌普带着几分焦色的从远处走来。

    裴旻这一大早领着礼物出现在他们所居住的院前,尽管未派人通报。

    往来出入的康国使者团早已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裴旻的身份地位是天朝上国的镇边大将,身份地位并不亚于属国国君。他亲自来访,康夙烈依照礼节是需要亲自出迎的。

    康夙烈不知裴旻来意,带着几分茫然的知会了乌普,一并出来迎接。

    他们来到院外,却不见裴旻身影,听得小巷传来打斗的声音,担心裴旻安危,一并赶来了。

    来到近处,康夙烈瞧见了异族汉子,脸色不由得骤变,忍不住喝道:“哥舒翰,你怎么敢跟国公动手?”

    乌普也是一脸的难看,怒道:“还不快向国公赔礼?”

    哥舒翰!

    裴旻听到这三个字,整个人都不好了。

    名将哥舒翰的大名,作为后世人,哪有不知的道理。

    就算在二十一世纪,西北依旧传唱着一首民歌“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说唱的正是哥舒翰!

    他记得哥舒翰是突骑施哥舒部人,他的祖父名为哥舒沮,率部投降了大唐,从此哥舒一族,在唐朝落地生根。

    历史上哥舒翰极擅用兵,并且治军有方,三军震服。

    李隆基晚年听信李林甫的谗言,认为异族将领比汉人善战,重用异族将领,分别提拔起了哥舒翰、安禄山两大异族将领,他们一个位于西方,一个位于东北,但是一个忠心耿耿,成为西方的移动长城。所到之处,吐蕃、突骑施,无不退避三舍。另一个却成了大唐的毒瘤……

    裴旻怎么也想不到这个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人,竟然是哥舒翰!

    大名鼎鼎的一代名将,这幅德行?

    回头带着有色眼睛一瞧,裴旻也觉得面前这个鬼鬼祟祟的汉子有几分英雄之气。

    “哥舒翰,给国公赔罪了!”哥舒翰一脸惭色,对着裴旻恭恭敬敬的作揖赔礼。

    裴旻不理解哥舒翰当下的行径,但是对于“哥舒翰”这三个字,充满了好感,笑道:“无妨,有句话说的好,不打不相识。有机会我们好好切磋一番,不怕你笑话,这拳脚功夫,我真的水平一般。”

    哥舒翰不知说什么好。

    乌普脸色突然骤变,喝道:“哥舒,你的刀呢!”

    哥舒翰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登时周边人看着哥舒翰的眼神充满了不屑,鄙夷。

    康夙烈也不满的瞧着哥舒翰,后悔这一次将他一并带来了。

    “你,混蛋!”乌普也明白了原因所在,眼睛一红,一脚就踹了过去,将哥舒翰踹翻在了地上,厉声道:“那可是你哥舒家的祖传宝刀,是太宗皇帝,赏给祖父的。你拿去赌了?”

    哥舒翰在地上滚了几圈,微微颤颤的站了起来,眼圈也红了,将头一偏。

    裴旻也想起了那日马贼贝利夫曾说过,哥舒翰是西域出了名的赌鬼……

    心中也是恍然,在尚武的唐朝,不佩刀的男人,除了老幼就是农民百姓,其他的不论是书生还是商人几乎都配刀剑,更别说是武夫巨汉。

    哥舒翰魁梧粗狂,颇具英雄气概。如此人物,不配兵刃,实在说不过去。

    原来不是他不配兵刃,是在赌场里,将自己的宝刀输出去了。

    心底没由的,也生出一股鄙夷,裴旻讨厌赌徒,在陇右军中有一个明文规定,禁止赌博。尤其是他麾下的诸将,他更是严令他们不得关顾赌场之地。自己亲朋好友之间,怡情小赌倒是无妨,一旦赌大,他绝不容情。

    不论是谁,他都不姑息。若受不了,那就滚蛋。

    这点也与裴旻小时候的经历有关系,裴旻小时候住在村子里。那个时候,社会风气还很单纯,乡里乡邻亲如一家。

    端着一个碗,去这家逛逛,那家闯闯,吃百家饭菜,别说多自在。

    裴旻还记得自己的邻居姓邵,有一个与他同岁的小孩邵辉,他们几乎穿一条裤子长大。

    后来随着社会的进步,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不说奔进了小康社会,却也是家有余财。从天天吃着自家种的青菜萝卜,进步到了餐餐有肉,偶尔还能吃顿鸡鸭的丰足日子。

    也许就是钱多作怪,邵辉的父亲沉迷上的赌博,从小赌到大赌。从有钱赌,到没钱赌,以至于借钱赌,用房子家具,将好好的一个家,搞得乌烟瘴气。

    裴旻忘不了隔壁的阿姨来他家哭诉的模样,忘不了隔壁传来的吵架声,忘不了赵辉父亲为了躲债,藏在他家厕所里的情形……

    最后家破人亡,房子抵押出去了,夫妻离婚,赵辉父亲逃到了外地躲债,再也没有了消息。

    赵辉成绩一落千丈,成为了混混……

    所以从小到大,裴旻都很排斥赌博,即便上了大学,也是如此。除了会斗地主之外,其他的都不会,在这方面有些格格不入。

    听哥舒翰将自己祖传的兵器都输出去了,就算他在历史上是一代名将,为大唐立下赫赫功绩,裴旻也忍不住带着几分不屑。

    见乌普还要动手,裴旻虽不知他们的关系,却也出面道:“乌普将军手下留情,事情已经发生。说多无益,这大庭广众的,影响不好。当务之急,还需将宝刀赎回来。免得辗转落入他人之手,想要追回可就难了。”

    康夙烈见裴旻出声,也道:“裴国公说的在理,家丑不可外扬,此事不宜闹大。”

    乌普愤怒难平,但裴旻、康夙烈一同出面,也只能叹道:“哥舒家出了这么一个了得的人物,西域谁能不知?只是惭愧,这脸都丢到长安来,让国公笑话了。”

    “夙烈叔叔,父亲!”乌琪儿突然从人群中跃众而出,双手不规矩的放在身后,似乎在藏着什么东西。

    乌普眉头挑了挑,道:“回去,去跟哈里总管取钱,别用国王、你母亲给你买的饰品替你表哥偿还赌债!”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