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裴旻看着给乌普说中因由的乌琪儿,一脸的尴尬,瞬间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便如他猜想的一般,哥舒翰赌瘾极重。

    若是寻常人家,有他这个赌瘾,早已家破人亡了。

    偏生哥舒翰家底丰厚,怎么败也败不完……

    哥舒翰的祖父名为哥舒沮,当初他率领哥舒部,归降大唐的时候,正是太宗晚年。

    李世民晚年以无心征伐,意图给自己儿子一个太平江山。当时吐蕃还未正式崛起,唯一能够威胁到大唐的唯有西突厥。而突骑施作为西突厥十姓部落的五大啜之一,突骑施哥舒部的投降于大唐而言,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哥舒沮因之受到了重视,给任命为左清道率,负责西方盐池的管理。西域缺盐,负责管盐的哥舒沮毫无疑问,掌握着富的流油的肥差。

    至于哥舒翰的父亲,更了不得。叫哥舒道元,早年跟着苏定方平定西域,功劳卓越,如今是安西都护府副都护、赤水军使,几乎等于西域的军事第三把手,还娶了于阗王的公主尉迟氏是为妻。

    哥舒沮为哥舒家积攒下了财,哥舒道元打下了势,因故称一句哥舒家在西域有钱有势毫不为过。

    哥舒翰就是一个官富二代,家境豪富,算得上是人生赢家。

    所以哥舒翰不管怎么豪赌,都无伤大雅,对于哥舒家来说就是九牛一毛,也养成了他豪赌烂赌,一掷千金的手笔。经常输得是全身精光,在西域是恶名昭彰,人尽皆知。

    哥舒道元对于自己这位爱子,又爱又恨。

    爱他天赋异禀,武艺卓绝,对于兵法韬略,领悟极快,可是对于他酗酒烂赌的秉性,又恨铁不成钢。

    这人都有护犊之心,哥舒道元亦不例外。

    他并不认为自己的儿子有多么混帐,而是觉得自己孩子是给狐朋狗友带坏了。

    此次诸国齐聚长安,哥舒道元一方面想让哥舒翰见见世面,另一方面让他离开西域的那些狐朋狗友,以改过自新。

    哥舒翰的母亲是于阗公主,世袭关系网格外庞大,与昭武九国绝大部分国家皆有姻亲往来。

    哥舒道元找到了康国国王与关系密切的兄弟康国大将乌普,让他们带着哥舒翰一并来了长安。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哥舒翰烂赌的本性深入骨髓,来到长安不久,便流连于长安的各大赌坊。

    在西域至少还有哥舒道元可以管制一二,也有足够的家财挥霍。而长安,哥舒翰就如玩野的猴子一样,夜不归宿,将乌普的劝诫视若无睹。

    很快哥舒翰将带来的钱财挥霍的干净,开始向周边人借钱去赌。

    有的借,有的不借,乌琪儿自幼与表哥哥舒翰交好,也替他还了几次赌债。

    赌徒永远是赢了想赢,输了更想赢。

    哥舒翰昨夜在赌场里脑子一热,将自己的家传宝刀给典当了出去。

    哥舒翰的宝刀是太宗皇帝李世民传给哥舒翰的祖父的,不管刀的质量如何,对于哥舒家的意义极深。

    赌徒永远都是事后后悔,哥舒翰双手空空的出了赌场,才是满腔懊悔,只能暗搓搓的找上乌琪儿让她帮忙,先赎回宝刀再说。

    哥舒翰也知此事太过丢人,传出去无脸见人,躲在巷角等着乌琪儿。

    结果让裴旻发现了。

    哥舒翰认得裴旻,非但认得,反而有些崇拜。

    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好人物,从籍籍无名到现在的无人不知;从一个进京赶考的小人物,晋升为手握重兵的大唐镇边第一将,裴旻确实有着榜样的资格。

    哥舒翰酗酒好赌不假,但骨子里也有着向往功名的野望。只是自控力不强,沉迷于享受,一事无成。

    哥舒翰怕在偶像面前失了颜面,见他发现了自己,做贼心虚之下,选择了逃跑,反而令得裴旻多心,穷追不舍,这才有了上述一幕。

    原本打算偷偷的将宝刀赎回来,却不想弄得人尽皆知,哥舒翰粗犷的脸上满是羞意,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让国公看笑话了!”康夙烈带着几分歉意的望着裴旻。

    裴旻对着哥舒翰摇了摇头,心中大是失望,现在的哥舒翰跟他心中那个令吐蕃、突骑施退避三舍的国之大将,相去十万八千里。

    见裴旻如此,哥舒翰更是惭愧难当。

    “无妨!”裴旻见周边人越聚越多,道:“我是有正事来找乌普将军,不如我们去院内细谈?”

    “好!请!”康夙烈意外的看了乌普一眼,笑着做了请的手势。

    裴旻看了哥舒翰一眼,突然想到历史上哥舒翰是在他四十年的时候,因父亲去世,他按照汉家礼节,在长安客居三年,给长安尉所轻视。从而精神受到了打击,这才懂得了要好,发愤改志,到河西节度使王倕帐下从军,走上了威震西垂的道路。

    不如?

    裴旻眼珠子一转,拉着身后的护卫,对他一阵耳语,又指挥其他人将大大小小的各种礼物,往别院里搬运。

    看着一份份礼物,康夙烈有些茫然。

    乌普也是一脸未知不解,唯有乌琪儿满脸的面红耳赤:她听王忠嗣说了与裴旻的关系,长兄如父,裴旻来的目的不言而喻。

    她还没有来得及将王忠嗣的事情告诉他父亲,不想对方是如此的心急……

    “我是为了我那不成器的弟弟王忠嗣向乌普将军提亲来的……”裴旻直接道明了来意,“王忠嗣乃忠良之后,老成持重,武艺得我太公亲传,兵法学于邢国公苏定方,堪称智勇兼备的好男儿,绝不负令爱,能够照顾她终身。”

    乌普惊愕的看着乌琪儿。

    乌琪儿带着羞意的道:“忘记跟爹爹说了,女儿此身非王忠嗣不嫁!”

    这情况进展太快,乌普一时间还接受不。

    康夙烈却先一步大笑起来:“一个少年英雄,一个是我康国之花,正是良配。大将军还有什么好迟疑的?”

    乌琪儿一但嫁给王忠嗣,等于康国与裴旻连上了线。

    裴旻的势力虽未参透西域,但他作为大唐西方最强的镇边大帅,一但西方有变,最先动的无疑问就是凉州军、陇右军,跟他拉近关系,有利无弊。

    裴旻更是意在西域,他已经搭商了西域地头蛇,再加上康国,将会为他的未来,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裴旻不会用王忠嗣的未来给自己铺路,可这路送上门来了,又岂有不走的道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