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若诸葛平南
    西域风气向来开放,只要彼此差距悬殊不大,父母一般不干涉子女的婚姻。

    乌琪儿在西域也不乏追求者,眼界甚高。诸多西域豪门皆有求娶之意,但都为她拒绝。

    乌普现在也算是功成名就,自身并没有多大野望,作为康国第二号人物,他若跟别的国家连个姻亲,大有功高震主之嫌,反而不美。

    故而对于女儿的未来夫婿要求不高,只要能够照顾她一生一世足以。就算家境不富,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要不是蠢蛋,以他的身份给而未来女婿谋个闲职也能养活子孙后代。

    而今乌琪儿中意,裴旻又将王忠嗣夸到了天上去,身份家世无不相配,更有利于康国的未来发展,乌普哪有什么二话。

    “既然乌琪儿已经相中了令弟,在下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这门亲事就定下了,找个机会,让我见一见未来的女婿!”

    “谢谢爹爹!”乌琪儿欢喜而呼,一点也没有不舍得双亲的意思。

    在这方面,西域确实较为东方更加开放。

    乌普见乌琪儿有了情郎忘了爹娘,心底有着小小是吃味,却也看出了乌琪儿确实很中意那个叫王忠嗣的少年,想着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将自己的宝贝女儿迷成这样。

    “你去帮你表哥,将事情办了。”乌普支开了乌琪儿。

    王忠嗣、乌琪儿的联姻并非是双方势力的刻意接触,但是既然机缘巧合连在了一起,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裴旻也不避嫌的跟康夙烈、乌普说了大唐重视西域,将未来的发展方向定在西域这一情况。

    其实不用裴旻说来,康夙烈、乌普已经从近来大唐的连番重拳出击,看出了端倪,而今确定,仍然不免震撼。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离去?”裴旻漫不经心的问着。

    康夙烈道:“已经定好了,我们打算多玩一会儿,等大食国、突骑施、拜占庭等国离去之后,昭武九国的诸位再一并东行。却不知道国公什么时候动身?一路去鄯州,还可同路。”

    裴旻听明白了康夙烈话中的含义,此次新年宴会朝廷充分展现了自己的国力实力。昭武九国中一直对大唐忠心耿耿的国家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那些三心二意的也不敢再起歪心。至于已经跟他国勾结款曲的,大多数都动了后悔的念头。面对诸国大势,不敢透露半点反唐之念。

    九国国王等西方国家尽数离开之后,再行动身,无疑是一种站位表示。

    裴旻带着几分若有所指的道:“我就不知什么时候动身了,未必能够凑到一起。不过没关系,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们会在西域相聚。”

    若是之前,大唐对西域的重视让他们震撼,这会儿就是惊雷炸响了。

    康夙烈、乌普相互对视一眼,均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撼。

    裴旻的本事,他们是亲自领会,他亲临西域,显然不是游山玩水。他们均有一种预感,一但裴旻抵达西域,西域的局面将会面临重新洗牌。

    裴旻劝慰道:“你们放心好了,我大唐不会亏待朋友。陛下也说过,康国与我大唐是钢铁之交,坚不可破。我去西域,不是为了对付谁,而是如诸葛亮南征,求一个稳定的西方。以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战争,相比我们大唐,难不成你们还认为大食国的管制更加对心意?”

    康夙烈坦然笑道:“这点国公放心,康某就算拼了性命,拼了康国国灭,也不会跟大食国同流合污。”

    这话他是发自内心,大食国的征服手段,西域谁能不知?

    归附大唐,大唐并不过问内政,更不会过问信仰习俗,反而会尊重地方信仰习俗。而大食国却会强迫他人信仰伊斯兰教。西域深受天竺佛教的影响,信仰以佛家为主,夹杂着道教、伊斯兰教,强行改变民众信仰,这一点康夙烈作为一个国君是无法忍受的。

    听裴旻泄露底线,康夙烈心底也放心了。

    诸葛亮平南,攻心为上,七擒七纵,令南人不复反。

    一路征伐,南人杀的不少,孟获却安然无恙。

    而他好比昔年的孟获,不管西域如何天翻地覆,他都能稳住康国以及境内子民。至于其他八国,真的愿意跟他上一条船,自然安然无恙,要是另有他想,就与他无关了。

    **********

    哥舒翰浑浑噩噩的跟着乌琪儿走着,整个人好似梦游一样。

    乌琪儿也不知应该如何劝说,一脸的担忧。

    那日与王忠嗣在酒馆相会,她口中说的表哥正是哥舒翰。

    哥舒翰身负的才略毋庸置疑,然而他自制力太差,完全荒废了一身所学。

    对此乌琪儿除了惋惜,也不知如何劝说。

    两人沉默的好半响,哥舒翰才道:“乌琪儿,你说表哥是不是真的很糗!”

    乌琪儿叹道:“这一次表哥实在过了,不管刀是不是太宗皇帝送的,一个男儿连自己的兵器都输出去了,还怎么建功立业?还怎么保护自己家人?平庸一生,也就罢了。要是连自己家人都保护不了,那也太窝囊了。”

    哥舒翰长叹了口气,突然往自己脸上重重一拍道:“有了这次教训,表哥以后不会了。”

    “但愿吧!”乌琪儿并不敢信,哥舒翰就没少说过这几个字,又有哪次兑现了?

    哥舒翰强打这精神,至少在这一刻,他是相信自己能够戒赌的。

    “咦!”

    哥舒翰意外瞧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叫了一声:“阿旺达!你怎么在这里?”

    远处那熟悉的背影并未理会,径直往前走着。

    哥舒翰叫了两声都未曾理会,不免自语道:“难道我认错了?也对,阿旺达没道理出现在这四夷馆……”

    乌琪儿好奇的看着前方,问道:“谁呢?”

    哥舒翰尴尬的笑了笑道:“是表哥在长安认识的一个朋友。”

    “是赌友吧!”乌琪儿不客气的回着。

    哥舒翰支支吾吾最终坦言道:“是表哥在赌场认识的,他还借了我半贯钱,本想还给他。应该是我看错了……”

    他往前瞧了瞧,却瞧不见那熟悉的影子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