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天真无邪的小七
    但凡中国人,对于小日本皆有皆有与生俱来的仇恨。

    裴旻也算是个小愤青,碍于形势,大唐往西发展,在所必然。对于悬壶海外的日本,未能有任何行动,只能在一些小事上给他们制造一些麻烦。

    比如禁止鉴真东渡,强制让日本改为倭国等等事情,稍稍发泄一下。

    裴旻心底一直有一个想法,就是大唐真正举目无敌的时候,当做练兵,顺手将岛国灭了。

    现在的倭国,以那时大唐的实力,要灭他们,简直易如反掌。

    见几个倭国人在他面前得意洋洋,心低登时不爽了,眉头都皱了起来。

    似乎因为拔得了头筹,几个倭国人特别高兴得意,与周边伙伴嬉笑过后,又改说华夏语,还刻意提高了声音道:“这种简单的谜题,与我内田一郎而言是小菜一碟。新科状元王维亦不过如此嘛……”

    他这话音方落,他身旁立刻有同伴拍马道:“内田公子才高九斗,要不是我们日出之国不能参加科举。新科状元必然是内田公子的囊中之物,哪里轮得到王维那家伙……”

    他们一唱一和,对于言语中充满了对于王维的鄙夷嘲讽。

    “岂有此理!”李白眉头一挑大有动手之意。他心性豁达,从未有文人相轻的思想,与王维并不相识,可神交已久,对于他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本事也推崇备至。

    莫名来的跳梁小丑,居然如此诋毁王维,李白年少气盛,哪里忍得住?

    裴旻一把拉住了他,摇了摇头,道:“这里人多,不便动手。”

    他并非制止李白出手,只是周边聚集了太多的人,一但动起手来,相互推搡,难免引发动乱,造成不必要的损伤。

    为了几个小日本,伤了大唐百姓,坏了百姓参加节日的好心情,大是不值。

    不过小日本目中无人,也不能不给个教训。

    一直坐在裴旻肩上的小七也嫌弃的看了不远处一眼,道:“爹爹,小七好讨厌他们。那么矮,还没我脚底高呢!”

    正好到庙祝宣布第二谜题的时候,周边都无人出声。

    小七清脆天真的声音一时间特别响亮。

    瞬间引起一阵轰然大笑。

    裴旻是标准的东北汉子的身形,六唐尺一寸,用后世的计算方式就是一米八五左右,而内田一郎一行人五短身材,一米六都不到。小七坐在裴旻的肩膀上,相比起来真不到她现在的脚板心。

    内田一郎瞬间脸色躁红,身形是他的最大的软肋。他来唐朝求学近乎二十年,饱读四书五经,自诩学得了唐人的所有文化,早已后来居上。但是面对唐人的普遍身高,让他自内心深处有着极大的自卑。

    这让一小鬼在这大众面前挑明,顿觉颜面尽失。

    “抱歉,小孩子,童言无忌,说了实话,得罪之处,还请海涵!”裴旻一脸“歉意”的道歉。

    小七见裴旻道歉,真以为自己惹祸了,忙道:“是我说错话了,不应该说你矮,你比我高……”

    “噗嗤!”

    裴旻憋着这口笑,实在没忍住。

    内田一郎脸色更黑,周围的哄笑声更大了。

    如今大唐如日中天,身为唐人,国家荣誉感极强。

    内田一郎与他的同伴一唱一和的数落王维的不是,他们早有不满之心,故而万众一心,皆为天真无邪的小七点赞。

    小日本欺软怕硬,面对这局面,哪敢肇事,憋着一口内伤,带着几分怨毒的看着裴旻一伙人,愤然的用日语对身旁的亲友道:“我们要赢下这次比赛,然后将奖品丢了,要他们知道。他们推崇的新科状元,在我眼中,什么也不是……”

    裴旻也在想着主意,顺便对李白轻声说道:“先在比试上赢过他,别让他继续嚣张下去!”

    有李白在场,还用他出手?

    裴旻对于李白的文学素养,还是极为信服的。

    当然猜谜靠的不只是文化知识,还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但是能写出“黄河之水天上来”、“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李太白,他的想象力谁比得上?

    庙祝也不想事情闹大,继续开始了第二题。

    遇水则清、遇火则明!

    还是猜字!

    李白应口就来:“登!”

    “好!”周边传来了轰然叫好声。

    第三题:

    刽子手的嘴脸!打一官名!

    这第三题,不再是猜字,比前两题深奥许多,但是依旧简单。

    裴旻已经想到了答案。

    李白正想开口,让另外一人抢先了一步:“宰相!”

    又是一阵叫好声。

    不管是谁猜中的,只要是他们唐人,不是自大傲慢的倭国矮子,都能引起欢呼声。

    三题过后,第四题又来:

    蟋蟀对鸣!打一古词句。

    这第四题,显然又比前三题更难。

    李白胸有成竹的道:“《木兰辞》的第一句,唧唧复唧唧。”

    内田一郎铁青着脸,第二道第三道题,他也想出了答案,只是慢了一步而已,但第四题,他思路还未展开,已给对方答出,让他一时难以接受,肃然的等着第五题。

    第五题:“绝代有佳人,猜左传一句。”

    周边一时间无声,这题目到了最后,果真越来越难,也将周边情绪都带动了起来。

    裴旻一时间未有想到。

    李白也暗皱眉宇,想着究竟那一句能够对的上“绝代有佳人”这五字谜题。

    过了好一会儿,裴旻突然听到身旁怯生生的传来一句话:“是不是美而无子?”

    裴旻看了身旁的娇陈,突然恍然,笑着大赞:“妙哉,夫人,果真才思敏捷!”

    李白也叹道:“师娘这是真人不露相,白佩服。”

    周边人听到答案,亦是一阵惊叹,万众目光都聚在娇陈身上。

    若非她蒙着面,只怕以她长安第一名伶的身份,早已让人认出来了。

    小八拍手大笑:“娘亲好棒!”

    小七见李白、娇陈手中都有引信,撇着嘴,抱着裴旻的脑袋道:“爹爹,你也来一个嘛!”在她眼中,自己的父亲可是最厉害的,怎么能让还不到他脚板底高的矮子比下去。

    “好!就来一个!”裴旻应道。

    庙祝这时笑道:“第六个灯谜,也是最后一题了!是一幅画,一首诗,也是我们的奖品……”

    他拿出了一幅画,画中是一个低眉含笑的绝色佳人,边上还写着一首诗: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