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始知天上有将军
    裴旻有些讶异的看了赵奕莹口中的王郎一眼,实在不记得自己何处见过他。

    他对自己的记性还是极为自信的,尤其是对方长的这般有特点。

    对方的相貌换做二十一世纪,绝对是那种位于颜值巅峰的小鲜肉。可男可女,男装帅若潘安,女装貌胜仙女。

    “晚生王维,元旦宴会时,曾有幸远远目睹国公风采,见国公力克西域狮王,为我大唐扬威,心情激荡,涂鸦制作,难上大雅之堂……”王维飘飘然的向裴旻行了一礼。

    裴旻一听王维,瞬间大悟。

    史书一般极少介绍他人外貌的,除非对方长的很有特色。或是奇丑,或是绝美,或是俊帅,唯有这些面貌特别的人,史官才会例外的述说记录。

    史书上曾经如此形容王维的相貌“妙年洁白,风姿郁美”,每每裴旻读到这里,便觉得奇怪。

    王维唐朝著名的诗人,一个与孟浩然齐名,不输于李白、杜甫的存在。

    性别男,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一个男人“妙年洁白,风姿郁美”这是夸赞,还是骂?

    裴旻不知道,这见到王维的真人,一切都明白了:他确实当得上“风姿郁美”四个字。

    突然想到王维十五岁的时候,名动长安,深受长安达官贵胄的亲睐,成为他们府上的宾客。

    依照王维这般容貌,十五岁的他,怕是一位受到极点的小正太。

    古人向来有男宠一说,以王维太原王氏的身份,遭受潜规则的可能性不大,但那些三天两头将王维请至府上相聚的贵胄,未必没有过过眼,卡卡油的意图。

    裴旻突然发现自己想歪了,赶忙回过神来。瞧着王维,心底燃起了一丝期待。

    为友人作诗,在这个时代算得上是一种风气。

    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韩愈的《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都是这类的诗句。

    他来到这个时代多年,事情干了不少,结识了不少的诗人,遗憾的是还未有人特地为他作诗。

    王维号称诗佛,在诗坛上的地位并不亚于李白、杜甫。

    如此人物,特地为自己作诗,仅是想想,就觉得兴奋,问道:“王摩诘,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旻也早有耳闻。却不知道,在你眼中,旻是何等人物!”

    王维面色微红,大有一笑百媚生的感觉。

    裴旻嘴角扯了扯,若跟王维腻在一起,即便是直男,恐怕也忍不住弯了。

    王维不好意思说,实在有拍马屁的嫌疑。

    赵奕莹却没有这个顾虑。

    当初王之涣、王昌龄分别邀请王维往鄯州投奔裴旻。

    三王亲如兄弟,对于两人的召唤,王维岂有不心动的道理?

    王之涣、王昌龄以为王维早年对娇陈有意,所以心有芥蒂,不愿前来。

    其实不然!

    王维早年确实心仪娇陈,但那是少时懵懂的初恋,美好而青涩。

    直到遇到真正愿意共度一声的良伴,王维才明白初恋仅限于心底的小小回忆,赵奕莹才是他心中愿意共度一生的存在。

    他没有应邀只是不愿意离开赵奕莹而已,是以他选择了在长安考科举,而不是往鄯州与王之涣、王昌龄一并为裴旻效力。

    爱情与事业的抉择,大部分人会选择事业,王维却因极其感性的为人,选择了爱情。

    王维的付出,赵奕莹自然感动,非君不嫁,更不愿意耽误他的事业,将王维所作诗句,念了出来:“腰间宝剑七星文,臂上雕弓百战勋。见说云中擒黠虏,始知天上有将军。”

    裴旻听得有些飘飘然的,浑身有着说不出的舒坦,面色也有点点微红。

    确实好诗!

    就冲这首诗,裴旻心底下了决心,以后王维由他罩了……

    李白飘然而至:“在下李白,久仰王兄大名,你的画,你的诗,令白叹为观止!”

    王维并未断了与王之涣、王昌龄的书信往来,也听过李白之名,赶忙回礼道:“太白兄的《胡无人》慷慨激昂,《把酒问月》更是让人如临仙境,谪仙人之名,长安谁能不知。”

    瞧着相互恭维的李白、王维,裴旻突然想到后世人对他们的评价:李白是天才,杜甫是地才,王维是人才……

    天地人三才,若是自己筹齐了他们,会不会召唤什么奇葩的生物出来。

    如此念头在他脑海里闪过。

    这上元庙会实乃人流汇聚之处,人多难免有摩擦矛盾。

    这一天也是负责长安治安的武侯最忙碌的一天,所有武侯、坊丁都不得休假,极力维护地方治安。

    这边动乱一起,不稍片刻。

    武侯、坊丁已经涌上来维护局势,缉拿肇事者。

    见来了武侯,原本昏迷的内田一郎瞬间清醒过来,一手指着自己给赵奕莹打破的脑袋,指着裴旻一行人诉苦着。

    这狡猾的家伙,见裴旻举手投足的搞定他们一行人,心底早已凉了半截。

    他们来长安是学习大唐文化的,这在唐朝的这些年,几乎天天学习经史书籍,鲜有时间锻炼,哪有什么功夫。也就偷袭一下王维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士。换做彪悍一些的姑娘,他都未必是对手,甚有自知之明。正好中了赵奕莹的飞瓶攻击,假装晕了过去。

    静待来援!

    负责治安的武侯一到,内田一郎立马活了。

    打着恶人先告状的意图,先行诉苦状告裴旻。

    他隐去了自己的过失,怒道:“武侯军爷,他还有他,怒骂我国,骂我国所有人是跳梁小丑,愚不可及!我们一起……”

    他话还未说话,武侯一个巴掌就将他扇倒在了地上,“呸”了一声,道:“带走!”

    二话不说,前来负责治安的武侯、坊丁,将所有倭国人都押了下去!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裴旻瞧了王忠嗣一眼,点了点头。

    这身旁有出色的人才,果然诸事顺心。

    王忠嗣见负责治安的武侯赶到,为了避免裴旻泄露身份,先一步将他们截住,表明了身份,说明了事实,让他们不要声张。

    别说是倭国人惹事在先,就算是裴旻的错,武侯也不敢对裴旻这尊大佛如何。

    再说唐人焉有不向着唐人的道理,何况裴旻还是大唐的英雄……

    武侯直接用一巴掌,表明了态度!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