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秘书王维
    一群懵了逼的倭国人直接给带到监狱去了。

    因为得罪的是裴旻,裴旻虽未将此事放在心上,没有做任何交待。但是身居高位的人,一喜一怒,都会有人去揣摩、去迎合,去想方设法的让他满意。

    裴旻对于小日本潜在的厌恶,影响到了负责治安的武侯。

    胡乱揣测裴旻的意思,直接将他们送到了京兆府。

    事情甚至传到了京兆尹的耳中。

    京兆尹范宇是裴旻的老熟人,有过多次往来。他能当上京兆尹,还有裴旻的一份功劳。

    裴旻又是李隆基赖以器重的心腹,与高力士视为一内一外的左膀右臂。

    高力士更得宠一些,但裴旻手上的权势更大,唯一一个掌握军政大权的节度使。

    李隆基在裴旻这里开了节度使掌握军政大权的先河,其他的节度使却没有这个优待。

    第一镇边大将早已毋庸置疑。

    裴旻如此厌恶倭国,范宇这些人只以为内田一郎将裴旻得罪死了,对于他们几人毫不容情。

    遣唐使粟田真人,坂合部大分、山上忆良上门求情亦是无用,他们用尽了人脉,堪堪将内田一郎从监狱里保了出来,并且还有特殊条件,遣送回倭国,不得带大唐的一书一物。

    倭国遣唐使规模极大,正使﹑副使﹑判官﹑录事,还有半数的舵师﹑水手之外,还有主神﹑卜部﹑阴阳师﹑医师﹑画师﹑乐师﹑译语﹑史生﹐以及造舶都匠﹑船师﹑船匠﹑木工﹑铸工﹑锻工﹑玉工等各行工匠。随行有长期居留的留学僧﹑留学生和短期入唐﹑将随同一使团回国的还学僧﹑还学生,还有从事保卫的护卫兵。

    从最开始的两百人到现在的四五百人,但是别看人数众多,但真正能够留下来,能够入长安学习的仅有极少的一部分,五百人中能够留下二十人就很不错了。

    没人是傻子,唐朝重视文化交流,欢迎周边诸国来唐朝学习大唐的文化,让唐朝的烙印洒向世界,却非无度的付出。

    内田一郎这一行人能够在大唐潜心学习近乎二十年,倭国方面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这学业未成,就给驱逐回国,让身为遣唐大使的粟田真人、副使坂合部大分对于内田一郎的行径怒不可遏,直接将他们定为罪人,赶回了倭国,接受天皇的愤怒……

    这一切裴旻在事后才得知,有些啼笑皆非。却也没有任何不满。

    这个时代的倭国让刘仁轨在白江口一战打服,打怕以后,对于唐朝确实恭敬,但他个人却不会也不大可能改变自身对之的反感。

    与王维一并交谈,裴旻发现王维自身的长处,他心思目光极为细腻,能够拨开云雾一点一滴的看清本质。他的性格很柔,不喜与人争辩,就如他的外号诗佛,真的有种六根清净,无喜无悲,有着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这点也如他的相貌一般,宛若女子。

    裴旻甚至怀疑,王维是不是上辈子投错了胎,理应成为女人才对。

    裴旻再一次亲自邀请王维往陇右出仕,以前他只是听王维之名。

    这与王维接触之后,发现自己身旁确实需要王维这么一个有着特别特长的人才。

    王维的行政才华未必比得上张九龄、颜杲卿、王之涣这些人,但是他能干以上几人都干不了的事情。

    裴旻这些年发现了陇右幕府这一个小问题,大事交给张九龄、李林甫来处理。

    他们能够处理的非常完美到位,甚至挑不出一点毛病。

    但是涉及琐碎之事,那些不需要动脑子的事情,他们反而容易出错。

    因为事情太简单了,他们做不到专心致志的去处理,时常因为简单而分心大意,以至于犯一些很低级可笑的错误。

    这一点裴旻自己也是一样,他也常常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毛病。

    裴旻开始明白为何一个个大人物,他们都会找女秘书,固然养眼,可以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真正的原因只怕还是因为大多女人或许大局上比不上男人,但她们在细心这方面要远胜男人,能够弥补男人的不足。

    也就是所谓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只是裴旻清楚,在古代想要找一个秘书实在太难。

    王维的出现,让裴旻眼前一亮,王维的心思足够细腻,也没有脾气,最适合当副手处理繁杂的琐事。任何麻烦琐碎的事情,他都有足够的耐心,一点一点的处理完,并且一丝不苟。

    裴旻的幕僚团,正缺这样的人才。

    “依照惯例,通过了省试,还要通过吏部会考,只有通过吏部的审核,才能入朝为官。如今朝廷稳定,一切政策,井然有序,这京师之中一时半会儿只怕难有合适的空缺。除非外放,以地方上磨练……”

    王维微微点头道:“确实如此,叔父似乎打算将维举为太乐丞,暂时于太常寺任职。”

    太乐丞是太常寺下太乐署官职,从八品下,掌乐之官,在朝廷负责礼乐方面事宜的官职。

    王维擅于音律,当太乐丞也算是合乎情理。

    只是……

    裴旻道:“以你王摩诘的才学,当一个太乐丞也实在屈才。不如与我一并往陇右鄯州,同之涣、昌龄一起,于鄯州一展才学?”

    王维有女人的心思,自然有着同样的优柔寡断,一时间游移不定。

    赵奕莹这方面反而比王维果敢,道:“当年王郎为了我,放弃西去。如今我们身份已定,妾身愿意随王郎一同去鄯州。”

    王维感动的点了点头,道:“回头我便向岳父大人提亲……”说着又看向裴旻道:“维成亲之后,即日动身。”

    “好!”裴旻大喜过望,道:“一言为定。”

    裴旻不打算打扰他们两人的二人世界,与之分路而行。

    在他们说正事的时候,小七、小八还有李持盈皆在一旁安分的呆着,并没有吵闹。

    如今事情谈完,一大两小,三个活宝,立刻活跃起来,将孔庙里的所有谜题都横扫一遍。

    有裴旻、李白、娇陈三尊大神,几乎没有什么谜题能难得住他们,开开心心的结束了孔庙一行。

    “接下来再去哪儿!”李持盈玩了大半夜,依旧精神抖擞,大有乐不思蜀的感觉。

    裴旻早已规划好了一切,毫不犹豫的道:“自然是曲江看花灯,放花灯!”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