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曲江遇贼
    改一下前文,前一章带了一句,裴旻与王维分开了,现在修改一下,没有分开,有他的点点戏份,写的时候,一下子忽略了,抱歉。

    **********

    裴旻一行人回到先前寄存坐骑、马车之处,取回了马车,而王维、赵奕莹也是乘坐马车来的,他们跟孔庙的关系密切,直接将马车停在了孔庙后院,两辆马车汇集一路,直往曲江行去。

    曲江是大唐最具有标志性的地方,位于长安城东南部,就在那一亩三分之地,有曲江池、大雁塔、芙蓉园、慈恩寺等等景点。

    来长安,不游曲江,等于没来一般。

    但凡长安有重大节庆,既要聚在一起欢庆的时候,曲江是唯一汇聚之所。

    不只是上元节的曲江夜游,三月三的曲江宴,端午节的赛龙舟,都在曲江举行。

    庙会固然人多,但跟曲江夜游相比,却是天囊之别。

    熙熙攘攘,一眼望去,皆是涌动的人流,比庙会更加可怕。

    不过曲江位于长安城东南部,长安的结构布局是北密南疏。绝大多数人集中居住在北部,也是皇宫和官府所在之处,南部各坊人口稀疏,屋舍也不是那么密集。

    人流多了一倍有余,却也不显得拥挤。

    一如既往,裴旻将马匹马车寄放到了一处大户人家。

    人的名,树的影,裴旻这一亮出身份,不带任何犹豫,对方很开心的给了方便。

    这还未进入曲江,小七、小八已经拍手叫了起来。

    “快看,快看!那里,好高好亮的房子!”

    小七一如既往坐在裴旻的肩膀上,小八也是一样,高坐李白肩上,他们看的最远。

    此刻成个曲江犹如白昼一样,近乎百万的花灯遍布曲江上下。

    现在是冬季,西北的气候尤为干冷,但是靠近曲江,却如进入暖房一样。

    百万花灯所散发的热量,甚至战胜了这寒冷的气候。

    小七、小八所指之处并非是如他们所见的房子,而是花灯树。

    在百年前有个叫郑凤炽的长安首富,家产不可计数,邸店园宅,遍满海内,与权贵往来,势倾朝市。他富到高祖李渊都屈尊与他为友。还曾对唐高祖夸富说,终南山上每株树挂绢一匹,山树挂满,家里还有余绢。

    郑凤炽为了炫富,曾经在上元节这一天于曲江搭建了一个高达六丈,宽一丈余,上万花灯制成的巨型灯树,从而名动京畿。

    自那以后,无人再有如此手笔。但至此长安富豪各自以花树斗富,为节庆日增加喜庆,形成了不成文的规定。

    小七、小八看见的正是由长安豪商搭建的灯树。

    “我们去那里吧!”李持盈一脸兴奋,晚年她是在芙蓉园,远远眺望曲江热闹,而今能够近距离亲眼一睹,哪里耐得住,不住催促。

    “好!”裴旻笑着,当先往灯树方向走去。

    这还未到灯树,前方已经传来一阵锣鼓喧天,人群中,出现一个踩高跷的队伍,有狮、有龙,有观音菩萨,有金童玉女,还有哼哈二将……几乎把所有民间传说的人物,都包容在内。最精彩的是他们全部踩着高跷,摇摇晃晃而来。

    “先看这个,先看这个!灯树不会跑!”

    突如其来的节目,引起了李持盈的兴趣,带着几分期望的看着裴旻。

    “好好好!”裴旻再次跟李白、王忠嗣充当开路先锋,拥着裴母、娇陈、李持盈、赵奕莹、王维挤到了前方。

    元宵龙灯,也是上元节的一大特色。

    龙灯,也叫“龙舞”,长达十丈上下,由数十人舞动的巨龙之舞。

    一人在前以绣球斗龙,其余全部举龙,表演“二龙戏珠”、“双龙出水”、“火龙腾飞”、“蟠龙闹海”等动作,可谓精彩万分。

    除了小七小八,众人大多见识过耍龙灯,但所处情况不同,感觉大不一样。

    连贤惠的娇陈,渐渐端庄的裴母也也被气氛感染,拍手叫好!

    在这漫天的叫好声中,这些舞龙灯的队伍更显能耐了。

    这时人群忽然一阵拥挤推搡,夹带着惊呼声,后边人向着前方挤来。

    裴旻反应不可谓不快!

    第一时间转身,扎稳马步,一手扶着肩上的小七,一手搂过李持盈,用自己的身子,当作墙垫,挡在裴母与娇陈的前面,稳住了她们的身子。

    王忠嗣、李白在这危急时刻,也临危不乱。

    王忠嗣分别扶住了他母亲王氏与王维,李白则用身子挡住了赵奕莹。

    这拥挤来的突然,在后边的王小白与一干护卫皆来不及应对。

    事情发生,应对的也是极为迅速。

    立起了一道人墙,稳住了动乱的人群。

    李持盈莫名受到推搡,眼见大祸临头,不料裴旻及时突然出手相救。她被裴旻搂在胸前,碰到他宽广坚实的胸膛,又惊又喜,一刹那间身子软软的几欲晕去。

    裴旻正想松开李持盈,突然觉得腰间传来拽扯之力,有人竟然趁乱偷他东西。

    裴旻赶忙松开李持盈,往腰间一摸,钱袋犹在,但是玉佩却不见了踪影。

    玉在中国的文明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五经通义》说玉“温润而泽,有似于智;锐而不害,有似于仁;抑而不挠,有似于义;有瑕于内必见于外,有似于信;垂之如坠,有似于礼。”孔圣人也说“玉之美,有如君子之德。”认为玉具有仁、智、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等君子的品节。

    因故古语有云“君子无故,玉不去身”。

    裴旻带的这块玉是他父亲传下来的,算不上是什么珍贵的宝玉,却极有意义。

    钱袋要是丢了,便丢了。

    玉佩,真丢不得。

    他目光一扫人群,立刻瞧见一人影,往舞龙队伍方向逃窜。

    没有任何迟疑,一手将小七夹在手腕,另一手直接取出秦皇剑,以剑鞘对着那人影射了出去,秦皇剑化作一道白练,直蹦小偷后心,口中同时叫道:“你们原地护着,贼人跑不了!”

    如此一连串的反应,只在顷刻之间。

    一气呵成!

    窃贼还未跑远,以让剑鞘击倒在地。

    他起身欲逃,亮白的长剑已经抵在他的肩膀。

    窃贼突地转过身来,“噗通”一下,跪在了裴旻面前,哭道:“饶命,英雄饶命,小的,家有病重母亲,一时迷了心智,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他双手捧着玉佩,高举着,还流着泪。

    裴旻半点也不给情面的喝道:“孝道绝不是做贼为盗的借口!”

    见已经有武侯赶来维护治安,裴旻收了剑,取回了玉佩,将人交给了武侯处置。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