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浪子回头 狮王来访
    阿旺达现在对哥舒翰有着莫名的恐惧感。

    要不是黑火药对于他们国家意义非凡,他压根不想得罪大唐王朝这个庞然巨物。

    他做事喜欢掌控全局,最反感不可抗拒的意外。

    在阿旺达眼中,此刻那个叫着“舒翰”的神秘男子,就是“不可抗拒”的意外。

    “你们都从后门出去……别跟舒翰照面……”

    黑衣壮士与那小偷一行人偷偷摸摸的从后门溜了。

    哥舒翰闷不吭声的走进了包间,手中还拿着一个钱袋,甩手丢了过去道:“这是从你那里借的钱,你数一数,看看是否对数。”

    阿旺达接过钱袋,也不细数,随意放在一旁道:“舒兄的人品,在下还信不过?这一日不见,兄弟这是怎么了?昨日还想与舒兄赌几把双陆,一早来到这樗蒲馆,却发现舒兄不在,为兄可寂寞了。等了足足一天,你才出现。我们博弈几局?”

    他迫切的想了解哥舒翰的真正身份,将不可抗拒的东西,降至最低。

    同时也不动声色的给了哥舒翰一个消息,他昨天一早就在樗蒲馆了,四夷馆的那人自然不是他。

    哥舒翰果然没多想,只以为是自己眼花,摇头道:“今后我不在赌了,我们就此别过!”

    他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走的决绝,不留一丝一毫的犹豫。

    昨日他与乌琪儿来讨要家传宝刀,却得知宝刀已经给人买走了。

    哥舒翰想要追问买刀的人,却让樗蒲馆的管事一阵奚落嘲讽,笑说:“宝刀配英雄,你就一赌鬼,死了都嫌占地方,配不上那把好刀……”

    话说的要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哥舒翰无颜面辩驳,家传宝刀是他赌出去的。赌出去的东西,成了人家之物,怎么处理,自然是人家的自由。

    哥舒翰面对管事无情的嘲讽,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祖父,他们都是一代人杰,打下了哥舒家的伟业!

    而他不过是一个恶赌鬼!

    在西域有哥舒家整个家族支撑着,自不觉得!

    如今到了长安,离开了哥舒家的庇佑:“赌坊”的一个管事小喽啰都鄙视他,康国的小兵护卫也一样看不起他。

    哥舒翰到了今时今日才明白自己只是运气好,投对了胎,成为了哥舒家的后人……

    抛却了这层身份,除了是恶赌鬼,他什么也不是……

    哥舒翰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四夷馆,足足一夜未眠,受到了巨大的刺激。

    一整夜,哥舒翰想了这辈子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也做了一个决定:从今日起,他哥舒翰不在受哥舒家的点滴恩惠,要凭自己的能力闯出一片天地!

    将所有债务还了,是断绝过往的第一步!

    **********

    元月十六,疯狂游玩了一夜,裴旻美美的补了一觉,直到午后方才醒来。

    小七小八还在睡,就如裴旻顾及的一样。

    两个小家伙半夜给尿憋醒,睡了一觉过后,又有了精神,重新在画舫上游玩起来。

    直至天明,方才再次睡去。

    裴旻轻手轻脚的醒来,悄然下了床。

    依照古人的规矩,夫妻同床,男睡里女睡外。

    这也是古人特有的性别歧视,夫大如天。女人不许从男人身上跨过,若女人睡里面,夜间无法起夜。同时睡外边,也方便照顾夫君。

    这点裴旻是极不习惯,尤为排斥。

    男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大男人主义,裴旻就喜欢睡外头。

    真遇到什么危险,他也可以第一时间应对。

    为此娇陈多次抗议,但都抗议无效,最终默许了这种睡法。

    保护娇陈是一点,至关重要的还是裴旻起的早。就如晋朝祖狄一般,闻鸡起舞,鸡鸣时分,起床读书练剑,充实自己。

    作为宠妻一族,裴旻担心吵到娇陈安睡,尽管大多数娇陈都会在同一时间醒来,伺候他穿衣洗漱,但个别意外却能让他有了一种打了胜战的感觉。

    就如今日,许是昨晚一夜未眠,娇陈睡的很沉,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裴旻带着几分得瑟的拿衣服出门,在屋外穿衣洗漱。

    看着李靖的《六军镜》,虽说已经看了不下百变,但每一次看皆有不一样的领悟。

    “公子,屋外有人递上了拜帖,说他黄昏之前,会来拜访。”管家宁泽突然送上了一封拜帖。

    裴旻问道:“是谁送来的?”

    宁泽带着几分肃然的说道:“是大食国的使者,狮王莫斯雷马萨!”

    裴旻闻言一怔,想不到莫斯雷马萨为何会来找他,没有半点犹疑道:“做好迎接的准备,这家伙是敌非友,却是一个可敬的敌人,不能怠慢了。”

    黄昏时分,莫斯雷马萨如约而来。

    他的护卫都在街门口待命,只带着一个翻译进了府邸。

    裴旻亲自迎接,提议让护卫入府。

    莫斯雷马萨摇头道:“有你我在,何须多余护卫?”

    裴旻笑道:“雷马萨公爵倒是放心在下!”

    莫斯雷马萨道:“我的眼光向来很准,你,是个英雄!”

    他们之间的对话,自然是通过翻译转述的。

    裴旻听莫斯雷马萨如此抬举他,也做出了请的手势,热情的将他请入待客厅。

    让人送上了酒水点心……

    裴旻习惯用茶水待客,但是好茶给莫斯雷马萨喝,实在暴殄天物,还是酒水实在。

    莫斯雷马萨也不客气的自饮了一大杯,长叹道:“大唐的美酒,远不是我大食国能够相比的。就凭这美酒,我也要多逗留多些日子才是。”

    裴旻随口笑道:“雷马萨公爵要是喜欢,我多送你一些!”

    莫斯雷马萨接话道:“裴国公这是想赶我去送死?”

    裴旻惊愕道:“这话何解?”他看着莫斯雷马萨,等着翻译官的翻译。

    莫斯雷马萨道:“国公可知,我为何出入要带五十余护卫?那是因为我怕死,我莫斯雷马萨不怕死在战场,却怕死在宵小之手!”

    裴旻看着莫斯雷马萨没有问他,他就知道对方今日来此必有事情。

    莫斯雷马萨续道:“拜占庭那伙人源于罗马,他们最擅长的就是见干不得人的勾当。当年凯撒,西方最伟大的征服者之一,就是死在谋杀之下的。他们知道我要来长安,在西域收买了一群死士要想杀我呢……这说来也怪!最近围绕在身旁的杂碎似乎不见了,我还听说了一个消息,玉真公主知道轰天雷的配方?”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