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线索
    裴旻听到骆驼骑兵,心中却是一动。

    身为后世人,裴旻知道骆驼骑兵是骑兵类的一**ug。倒不是骆驼骑兵有多强,而是物种相克。

    骆驼很臭,尤其是杂交出来的战斗骆驼,不然高大壮硕力量惊人,身上还有一股独特的味道。

    那种味道恰恰是马受不了的,战马一但闻到骆驼身上的味道,就会狂暴,不受控制。

    所以历史上多次有着骆驼骑兵一冲刺,那冲天的恶臭熏得骑兵队不战自溃的例子。

    西方十字军东征时期,十字军的重骑兵就饱受骆驼骑兵的苦。

    日后真要跟骆驼骑兵遇上,得注意这点才是。

    “才几匹,要不要那么小气!”裴旻带着几分鄙夷的说道。

    莫斯雷马萨不满的叫道:“可别太贪了,我说的白骆驼可不是普通骆驼,是我们阿拉伯特地培育出来战斗骆驼,是其中最厉害的。就跟千里马一样,看你是个英雄,才忍痛送你,还嫌弃少?不想要算了,我换别的!”

    “别别别!长这么大,我还真没骑过骆驼,就它了,就它了!”裴旻知道自己未来肯定驰骋西域的,西域多沙漠,有一匹极品骆驼代步,绝对有必要。

    “为了玉真公主的安危,事情干得漂亮些!”莫斯雷马萨突然得意的咧了一下嘴,这借刀杀人,还用裴旻这样的人物为刀,感觉特爽!

    如果拜占庭没有动歪心思也就罢了,一但动了,还能分化大唐与拜占庭的关系。

    不管从那方面考虑,最后得利的都将是阿拉伯。

    裴旻看着几分嘚瑟的莫斯雷马萨,心底想着怎么样还以颜色,这给人当了刀使。不还回去,可不是他的作风。

    不过当务之急,不是跟莫斯雷马萨计较得失,而是保护好李持盈的安危,并且将窥视“黑火药”的幕后之人给揪出来。

    黑火药的配方是裴旻告诉李持盈的,往这方面发展,也是他纵容的。

    若因为如此遇到意外,裴旻怕是会内疚一辈子。

    所以在送走莫斯雷马萨之后,裴旻第一件事就是安排人手保护李持盈,让王小白负责保护李持盈的安危。

    正好乌琪儿也在府上,裴旻试了试乌琪儿的武艺。

    乌琪儿身在将门世家,一手柳叶刀也颇有功底。不说有多厉害,拖延时间,却是绰绰有余。

    关键是乌琪儿身为女孩子,方便照顾。

    当然最理想的人选是公孙曦。

    裴旻是有信心说服公孙曦、李持盈,接受彼此。

    但是公孙曦是什么脾气,李持盈又是什么身份?

    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江湖女侠,一个高高在上的大唐公主,还是皇帝李隆基的亲妹妹,最受宠爱的一个。

    一个是针尖一个是麦芒!

    他若在场还能镇住二人,一但离开,只余下她们两人相处,不打起来就有鬼了,指望她们腻在一起?

    要是他能一直看着,就不用公孙曦护卫了。

    只能退而求其次,由王小白策应,乌琪儿近身相护。

    经过昨夜的夜游,两姑娘关系非常的要好,在一起也不会无聊。

    一切先以李持盈的安危为上,然后在入手对付图谋不轨者。

    本来以李持盈为诱饵是最直白简单的做法,不过裴旻并不打算让李持盈来冒险。

    这种做法太掉价!

    也不是裴旻的风格。

    处理这等事情,裴旻也不会一人孤军奋战,李白、王忠嗣现成的劳力,哪有不用的道理。

    听裴旻说了因由,两人均想起昨夜裴旻给他们说的事情,皆暗自佩服。

    他们亦是习武之人,对于武者的直觉亦有一定的认识。

    可昨晚人潮蜂拥,四面八方都是行人,在那种情况下,依然能够察觉异样,足见他们彼此的修为不在同一档次的。

    “敌在暗,我在明,一点线索也没有,又不能以公主为饵……”裴旻念叨着,话没说完突然想到了昨夜的小偷,惊呼道:“不对,有线索,只是我们忽视了!”

    李白、王忠嗣也同时想到了这点。

    王忠嗣道:“看来昨夜的推搡,并非意外,而是有心人故意为之。”

    李白亦道:“一切太过巧合,过于的巧合,就不是巧合!”

    裴旻闭目沉吟了片刻道:“那窃贼手法粗糙,没有半点技术含量,眼力也不到位。还放着鼓鼓的钱袋不取,还用低劣的方式强行拽扯玉佩。别说是我等武人,就算是寻常百姓也会察觉。听他家有母亲的解释,还真以为他迫不得已,不是惯犯。现在看来他是存心让我发现,打着调虎离山的意思。选择玉佩而不是钱袋是知道我的身份,不会在意一些身外之物。具有一定意义的玉佩,将我引走的可能性更大!”

    李白笑道:“只是他们估错了师傅的实力,想不到师傅在那种情况下,依旧能够举手投足的将对方擒拿,将危机化险为夷。”

    “忠嗣,你马快,立刻跑一趟曲江武侯铺,将那个小偷给我押解来。记住不动声色,别打草惊蛇!”

    裴旻此刻还不知江武侯铺发生发的的事情,昨夜他们沉着画舫畅游曲江之后,直接就回府休息了。

    而左右翊府的管事也不敢大事声张,生怕引发曲江动乱。

    惊扰了游玩曲江的百姓是小,坏了在芙蓉园里“与民同乐”的李隆基的兴致,那可就是罪过了。

    直至天明,曲江武侯铺给江湖人劫狱,逃了了二十余人的事情才传扬开来。

    这一切已经回到裴府的裴旻一行人,自然毫不知情。

    王忠嗣去也匆匆,来也匆匆!

    昨夜大多百姓参与了狂欢,今晚、明晚还有欢庆,大多人都选择在家里休息,养精蓄锐。

    街上行人稀少,王忠嗣骑着恩义以最短的时间跑了一个来回,将曲江武侯铺昨夜的事情汇报了:“现在曲江武侯铺乱成了一团,自我开元朝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恶劣的劫狱现象。已经惊动了京兆府,京兆尹都亲临了。贼人实在太嚣张了……”

    李白眼中也闪过一抹怒意,作为一个愤青,这位未来的诗仙最见不得异族在大唐闹事,沉声道:“这也说明了我们想的没错,那个贼人必有问题。什么江湖人,就是一个说辞而已。”

    王忠嗣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也没有跟武侯铺里的人接触,直接回来了。”

    裴旻一拍大腿,这有一群神队友相助,果然诸事便利。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