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文武百官,由你调遣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阴差阳错下,裴旻凭借王维超凡的画功以及烂赌鬼哥舒翰的巧合,不用一日,已然揪出了窥视黑火药的幕后之人。

    得知幕后黑手,竟是与大唐关系日渐加深,互为攻守联盟的拜占庭,裴旻没有立刻行动。

    事已至此,他也不能自作主张了,此事必需要通知李隆基。

    这关乎国家的外交政策,他一个人可做不了主。

    裴旻找到李隆基的时候,李隆基正在用膳。

    作为一个本性好玩的皇帝,因为心中的抱负,一直克制着自己好玩的本性。

    上元节是君民同乐的日子,李隆基刚刚完成了大事,有这理所当然的玩乐机会,他焉能不好好把握。

    足足一整夜,他都在紫云楼上玩乐,通宵达旦。

    邀请的都是他最器重的心腹、皇亲国戚以及一些不那么严谨死板的重臣,外加梨园的英杰,直至天明亦不舍歇息,并且约好今日再聚。

    上元节的三天欢庆,李隆基也处于休假状态,不用上朝,直接美美的睡到这黄昏,若非实在熬不住饿,还想休息个把时辰,直至夜生活的来临。

    得知裴旻到来,李隆基大喜过望,“快,叫他进来!”

    见裴旻步入大殿,李隆基咽下嘴里的食物,道:“昨晚最大的功臣不在,紫云楼就是缺了点什么。静远至孝,最顾家人,朕也不强求你一定来。今晚可跑不了,朕要与你一醉方休。”

    昨天一早,李隆基就派人邀请裴旻协同家人至紫云楼夜游。他深知裴旻脾性,也未强求,可来可不来。

    小七小八还不懂人情世故,有李隆基在,定玩的不够痛快,裴旻也就拒绝了。

    比起窝在紫云楼,昨夜逛庙会,猜灯谜,看舞龙灯海,放花树游曲江,显然更加自在有趣。

    今日再次相邀,裴旻不好拒绝,应诺下来。

    这男人必要的应酬是没办法躲开的,不管现代古代,皆是一样。

    先谢过李隆基,裴旻正想说李持盈的事情。

    李隆基一脸怪笑道:“听说昨夜玄玄也跟你一起?难怪朕邀她,她不来呢!上皇还担心玄玄会出了意外,朕却知道,有静远在,还真没人有本事伤的了玄玄。”

    他本就知裴旻剑术超绝,春节夜宴裴旻力克西域狮王之后。对他的信心更足了,只将他视为昔年的天下第一豪侠虬髯客一样的高手。

    “如何!”

    “玄玄没有给静远添什么麻烦吧?”

    李隆基脸上的怪笑不断,问题也是不断。

    裴旻忙将话题转正,将发现的情况向李隆基细说。

    李隆基原本半真半假的表情,变得肃穆认真,外加愤怒。

    李隆基在这方面有着如他父亲李旦一样的心病。

    李旦是中庸之主,但是能在武则天的窥视下活下来的人,又岂是易于之辈?

    李旦无脑的庇佑太平公主,并非是玩什么制衡。他真要眷恋权势,就不会在自己风华正茂的时候,将皇位让然给李隆基了。他是见多了权势带来的杀戮,他的兄弟所有亲人同宗几乎让武则天杀绝,只余下太平公主这唯一一个亲人。

    李旦经历过的,李隆基基本上也经历过。

    他们兄弟姐妹就是在那种恶劣的情况下互亲互爱,彼此鼓励熬过来的。

    对于李持盈,李隆基有着李旦对于太平公主一样的情怀。

    李持盈是没有权势的**,若是有一定的野望,就算成不了太平公主,也会是一个手握重拳的大人物。

    历史上王维、李白这些人,都曾巴结过李持盈。

    便是因为李持盈就算手中无权,她的话李隆基莫有不从。

    让谁是状元谁就算状元,让谁升官谁就升官!

    李隆基听说李持盈竟然受到了威胁,霍然起身道:“拂菻国的使者好是歹毒,表面上与我朕结兄弟之盟,处处以兄长之礼对待,背地里竟然干出这种事情,岂有此理。”

    也难怪李隆基如此生气。

    此次诸国觐见,除了昭武九国圆满的完成了任务之外,最大的收获就是拜占庭帝国的友善。

    阿拉伯帝国的态度一望可见,大唐不想在这个时候与之一战,阿拉伯也不愿在这个时候同大唐为敌。

    但双方都很清楚,天下虽大,却容不得两个霸主。

    彼此终有一战,何时不过是时间问题。

    远交近攻是中国古人最信奉的外交防守,秦朝就是倚仗这点,成为六国霸主,乃至一统天下。

    拜占庭与唐朝疆域并不接轨,无明显的利益冲突,同时彼此又有相通的敌人阿拉伯。

    在这种美好的局面下,唐朝、拜占庭此次的接洽,就如**,堪称水乳交融。

    拜占庭视唐朝为兄,以兄长的礼节理解对待。

    却不想这表明叫兄,背地里就对他们捅刀子,李隆基只气得火冒三丈。

    “陛下,这消息是莫斯雷马萨通知臣下的!”

    裴旻能够理解李隆基的心情,他也一样的愤怒。只是让愤怒冲昏了头,就中了阿拉伯的诡计了。

    李隆基一听“莫斯雷马萨”瞬间冷静下来。

    经过此次的新年朝会,这位李家三郎对于西方的局势已经有了极大的了解,在他的眼中,阿拉伯才是唯一的劲敌。

    “这是**裸的阳谋!”李隆基神色肃然的看着裴旻。

    裴旻道:“一举多得,不管我们怎么处理,我大唐与拂菻的关系都不可能如今日这般。不只是如此,一但我们跟拂菻的关系,江河日下,突骑施与我们的关系也会由安转危。突骑施已经跟拂菻紧紧抱在了一处。边境有个摩擦,我们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只怕要转为敌对。虽说我们不怕拂菻,更不怕突骑施,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

    李隆基沉声道:“言之有理,只是这口气,朕咽不下去!拂菻国做出这等事情,朕要是无动于衷,枉为大唐君王,枉为玄玄的兄长。要想个万全之法,不能让大食国渔翁得利,也不能便宜了拂菻国。此事静远可办得了?”

    “只要陛下将此事交给臣来处理,臣保证让陛下满意!”裴旻微笑这说道,他就是来讨权的。

    李隆基惊讶的看着裴旻,表情转怒为喜,道:“好,此事就交由你来处理。只要有那个需要,京师文武百官,可由你调遣。”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