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裴旻见李隆基一如既往的信任支持,神秘的笑道:“其实对付拂菻国,哪有那么麻烦,只要陛下演一场戏,保管拂菻那群表面兄弟,老老实实的对陛下俯首帖耳。”

    裴旻露着诡异的笑容,拜占庭有着致命的弱点。

    只要攻这弱点,不愁拜占庭不老老实实的向大唐妥协。

    李隆基对裴旻充满了信心,道:“静远直说就是,朕配合你行事!”

    裴旻沉吟了片刻道:“不知有没有废弃的建筑,最好是防御工事,能让效果更好!”

    李隆基不知裴旻想干什么。

    裴旻将自己的意图明说。

    李隆基愕然道:“这法子可行?”

    裴旻自信满满的道:“对付别人不行,但是对付拂菻国,万试万灵!”

    李隆基道:“那好办,去年地方官吏上疏要求说,函谷关北段有一截城墙年久失修,提议拆除重新修葺。朕觉得大唐国力蒸蒸日上,函谷关无半点用处,它的修葺,不急于一时,给回绝了。你要用,就用函谷关吧,正好用在刀刃上,一举两得!”

    裴旻眼睛一亮,没有什么比函谷关更加具有代表性了,更加自信的道:“陛下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当天夜里,裴旻应约参加了李隆基的晚宴,在芙蓉园紫云楼胡吃海喝了一番。

    李隆基要跟他不醉不休,裴旻自然是来者不拒。

    比喝酒!

    在张旭、贺知章两大酒鬼的熏陶下,他真没怕过谁。

    结果直接就将李隆基放倒了。

    放倒李隆基的下场就是他们宴会早早的提前结束:这主人都给灌趴下了,他们客人聚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

    翌日一早,玉真公主李持盈上表李隆基要去金仙观陪姐姐金仙公主一并修道。

    金仙公主与玉真公主李持盈一样,当年就是为了避开和亲而成为道士的。

    但是与李持盈不同的是,李持盈就是一个假道士,属于玩票的兴致。金仙公主却在接触中,对于道教产生了兴趣,尤耽好老、庄之学,真正的皈依道门。

    除了在长安有着一座金仙观,于终南山子午峪也有一处道场。

    金仙公主不喜欢长安的热闹,常年在终南山静居,行导引吐纳术,服食药物,意欲独身修仙。

    李持盈闲不住,时不时也会去终南山金仙观坐坐,以游玩为主。

    此消息并非机密,很快就落入有心人的耳中,传给了在樗蒲馆的阿旺达知晓。

    阿旺达为人谨慎,随意找了一个年代久远的饭馆,叫了一桌酒菜,赏了跑堂的小二两个通宝。

    他出手阔绰,引得店小二围着他转悠。

    阿旺达吃喝着,漫不经意的问了一句道:“我准备游终南山,不知终南山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最好是道观,在下西来,对于你们大唐的道教文化很是仰慕。”

    店小二拿了钱财,回答的异常爽快,第一个就说道了金仙观,“要说道观,自然是金仙观最好,那可是公主修道的地方,有很多有名的方士坐镇。运气好,还能见到公主本人呢!”

    阿旺达惊讶道:“公主住在山里,就不怕危险嘛?”

    店小二应道:“现在是太平盛世,谁又有胆子拿公主如何?能有什么危险?再说金仙观有三十多护卫呢……”

    阿旺达问了一些情况,心中有了定计。

    相比在长安城内动手,金仙观或者离开长安城的途中,显然更加安全。

    回到樗蒲馆,阿旺达当即聚集了死士首领在丙字号包间聚会,商议着劫持玉真公主的策略。

    阿旺达提议道:“我觉得应该不急着出手,依照手中的情报。玉真公主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她不会老老实实的待着,会去终南山的各个景点游玩。我们可以选择在她游玩的时候动手,到时候往山里一钻,谁也找不到我们,远比路上更加安全……你们怎么看?”

    西域龙蛇混杂,除了原西域三十六国的遗民,还汇聚了东西方的难民以及流放西方的恶徒凶徒,有马贼、有雇佣兵……

    弱肉强食,远非中原可比。

    阿旺达请的死士就是一个凶名昭著的雇佣兵团叫歌朵兰,是只要给钱,什么都干那一类型的。

    敢接刺杀狮王的单子,自不是易于之辈。

    雇佣兵团的首领是中原人,崆峒派的弃徒,叫做胡千斤。因杀了人,犯了事,逃到西域。

    阴差阳错之下,加入了歌朵兰雇佣兵,凭借出色的能力混到了二把手。

    一把手是胡千斤的岳父,已经决定退位让贤了。

    只要胡千斤干了这最后一票,回到西域就是歌朵兰的一把手。

    对于这方面的问题,他最有经验,正想说话,心生警兆。

    大门突然爆开!

    整个门直接炸裂,四分五裂!

    一道风声呼啸而过!

    炸裂的木头碎片,夹杂着劲风射向了正在商议的三人。

    胡千斤反应不可谓不快,一手举起面前的赌桌,将碎片挡了下来,然后以木桌为暗器,砸向门口。

    “砰”的一声巨响!

    木桌受到了重击,四散裂开。

    一人一戟,出现在了木桌后面,扫了一眼殿内的情况,退了一步。

    几人鱼贯而入。

    为首一个笑道:“让你闯进去,不给他们应对的机会,可没叫你踹门。这门桌的钱,要记你的账上。”

    来人自然是裴旻、王忠嗣、李白一行人。

    王忠嗣帅不过三秒,登时苦了张脸。

    李白轻轻一笑,给了两个字,道:“野蛮!”

    王忠嗣哼了一声:“小白脸!”

    他们一个灵巧飘逸,一个大开大合,相互经常斗嘴,互揭其短。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裴旻看着阿旺达、胡千斤以及那个眼熟的小偷,露出了人畜无害的微笑。

    阿旺达二话不说,直往后门跑了过去。

    裴旻正想拔剑。

    王忠嗣、李白心有灵犀的齐声道:“师傅、旻哥,这小杂碎就不劳烦您出手了!”

    裴旻出手,还有他们什么事?

    他们一人挑了一个,第一时间冲了上去。

    看着积极的两人,裴旻瞬间后悔了,自己就不应该带他们来,这表现的机会都没了。

    对于逃跑的阿旺达,裴旻不予理会。

    王忠嗣、李白方刚跟两人交上手,阿旺达已经从后门倒飞了进来。

    哥舒翰大步上前,一手如拎小鸡似地,将地上的阿旺达拎了起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