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一个单挑两个
    王忠嗣方天画戟一荡,大戟已化做一条美妙的曲线,没有带起丝毫气流、无声无息地割向胡千斤的颈脖。

    无巧不巧,李白的剑也指向胡千斤。

    相比王忠嗣的无声无息。李白的剑则霸道大气,一往无前,好似连人带剑都要撞向胡千斤一般。

    胡千斤神色大骇,他也是武林中人,原本不叫胡千斤,而是胡远山,在十数年前,还颇具名望,一手双钩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号称天蝎,算得上是崆峒山最出色的后起之秀。

    崆峒山虽未开宗立派,但却是中国武术发祥地之一。中国第一部辞书《尔雅》中已有“空同人擅武”类似记载,崆峒山中隐世好手极多。

    胡千斤只因恋上了自己的师娘,干了禽兽之事,事发之后反杀了师傅,为天下人所不容,逃到了西域,隐姓埋名。

    王忠嗣、李白这一出手,胡千斤立刻察觉他们彼此的可怕。

    王忠嗣看似轻灵飘逸,但实质有如雷轰电闪;而李白的剑表面上如巨浪击石,实际却是时机角度无不拿捏的刁钻之致。

    两个人年岁不大,但是他们的武艺却都到了收发自如的境界,委实可怕!

    对上一人,他是不惧,可如今两人齐出。

    一个似柔实刚,一个暗藏机锋,刚柔相济,明暗相合……

    豆大的汗珠,瞬间出现额头!

    这十数年未踏足关中,关中的好手何时变得这般吓人?

    情形万分危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胡千斤在西域拼斗了十数年的经验而形成的本能,让他选择了最佳的应对之法。

    他身子向右急冲,手中长钩直取李白颈部,采用一命换命的无赖打法,另一勾却防向了王忠嗣的方天画戟。

    李白冷冷一笑,长剑挑向胡千斤的肩膀,在对方要他命之前,他有信心先卸了对方的胳膊。

    谁也不料李白的长剑给挡住了!

    挡住他剑的居然是王忠嗣的方天画戟!

    原来胡千斤竟然用钩子的特性,勾住了方天画戟的戟身,借助方天画戟来挡住了李白的剑。

    这一变故,谁都始料未及!

    李白从容不迫的将剑锋转动下沉,回剑格挡,仍然封住了胡千斤出人意料的攻势。

    王忠嗣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方天画戟向后一拉,以小戟卡主长钩,用力一绞,直接绞飞了胡千斤的左手钩。

    李白回剑之后,连消带打,直捣黄龙,防守进攻,一气呵成,刺进了胡千斤的右肩肩井穴。

    只是眨眼睛,不论是胡千斤的奇招应对,还是王忠嗣的回戟绞击,甚至是李白的攻守一体,就在短短的几个呼吸间完成。

    功夫逊色的甚至看不出个中奥妙情况……

    胡千斤的奇,以及王忠嗣、李白那无与伦比的反应力,先后妙至毫厘的配合,就在这短短的两招间展现的淋漓尽致,并且分出了胜负。

    裴旻看的大赞,这几个月来,他们两人几乎每日一战,胜负各半。

    彼此配合默契,近乎心灵相通。

    胡千斤三十年累计的实力经验,单对单来说,更在王忠嗣、李白任意一人之上,但是他们两人一加一远大于二,配合起来,顷刻就分出了胜负。

    王忠嗣不乐意的叫道:“这个对手是我的!”

    李白眉头一挑道:“明明是你抢了我的对手……”

    他们确实有着一对一的打算!

    但是他们一并选择了胡千斤。

    因为就在前夜!

    裴旻举手投足的制伏了另外一人,当然以裴旻的武艺,对方无还手之力,并不奇怪,算不上弱。

    可先前从胡千斤抵挡王忠嗣入内的反应来看,明显他才是真正的高手!

    两人都不愿意放过与高手对决的机会,一并选择了胡千斤,形成了二打一的局面。

    “是我先选的!”王忠嗣错过了一次与好手交锋的机会,一脸的不满。

    李白同上,收剑回鞘亲哼着道:“你没我快!”

    “好了!”裴旻一手扶额,道:“这不还有一个嘛!”

    李白道:“我比你大,爱幼,让给你了!”

    王忠嗣道:“长辈让晚辈,不与你争!”

    两人同时退下回去。

    胡千斤输得一脸委屈,感情不是他们一打二,而是自己一个单挑两个?

    至于被遗忘的小偷都要哭出来了,这种给无视的感觉,让他气得吐血,正想说话,耳旁却听一人道:“你们都不上,那我来了……”

    突然间背后涌来一股大力,身子被人凌空提起,登时双手酸麻。

    小偷实力逊于胡千斤,其实并不弱,只是给人无视,心中生怒,只以为对手是前面的王忠嗣、李白,没顾到自身,忽视了背后的哥舒翰!

    哥舒翰出手又快捷无比,小偷大意之下,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走吧,都带到御史台去!”

    裴旻要从他们口中套出余下人的去处,御史台的台狱是最佳的逼供场所。

    押解着三人,走出了丙字号包间。

    包间里的动静,早已惊动了樗蒲馆里的所有赌客。

    但是为了避免存在漏网之鱼,找在裴旻进入丙字号包间的那一刻,兵马已经围住整个樗蒲馆,一个苍蝇都飞不出去。

    裴旻正想走出樗蒲馆,心现警兆。

    异变突至。

    樗蒲馆二楼突然洒下灰白色的粉状物,一道人影从二楼直飞而下。

    裴旻嗅得一点点冲鼻的味道,厉喝道:“闭上眼睛,是石灰!”

    在说这话的同时,他闭上了双眼。

    就在他闭眼睛的那一刻,他知道对方是冲着他来的。

    此显是精心计算过的行动,擒贼擒王,只要控制住了他,局面将会反客为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功力高强如王忠嗣、李白都一时不查。

    王忠嗣不慎石灰入了一支眼睛,难受至极。

    李白眼睛闭的及时,却什么也看不见,脑中一片混乱。至于其他人更是狼狈不堪,不要说反击了。

    “师傅!”

    “旻哥!”

    两人骇然大叫,他们都察觉了刺客的目标,但却有心无力,不知如何救援。

    只听得“砰咚”的一声。

    随即风轻云淡!

    待他们睁开眼睛的时候,裴旻口中莫名多了一把匕首,至于刺客,正躺着三丈之外,嘴角溢血昏迷不醒了。

    “快去取油来,用棉布沾油擦拭,尽量控制住眼泪!”

    裴旻带着几分紧张的来到王忠嗣面前,指挥若定!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