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让你如意的事,我通常不做
    一个刺客,他需要的不是超凡的武艺,更不是何等强悍的身手。而是对于时机的把握,对于自身的隐藏。

    克米特就是这种人!

    他一切都很平庸,有着平庸的相貌,平庸的身手,平庸的气质,平庸的谈吐,身上没有什么特殊的烙印,是那种丢在大街上就混入人群里的类型。

    他穿什么衣服就像什么样的人。

    这类人也是最适合当刺客,没有人会留意他,更没有人会注意他。

    歌朵兰雇佣兵这个名字好听,实际上在西域“歌朵兰”的意思是暴躁的恶魔,可不是一个友善的称谓。

    克米特在歌朵兰雇佣兵团中的武艺排不上号,却是任务成功率最高的一个。

    他善于乔装,善于使用各种卑劣的手段。

    诸多武艺在他之上的好手,都在大意下命丧他手。

    阿旺达、胡千斤皆是谨慎之辈,若非有必要,他们绝不会聚在一处。他们的手下也潜伏在不为人关注的长安各地。

    樗蒲馆是他们巢穴,但细究起来也不过就三五人接头,毫不引人注意。

    克米特因自身的特点,给安排在外边放哨,一有意外立刻通报。

    只是裴旻、李白、王忠嗣皆非等闲,在决定出动的时候,早已预防了这点。

    他们佯装成赌客,一进樗蒲馆,连掌柜招呼都不打,直接破门而入,不给克米特通报的机会。

    克米特经验丰富,见状将自己藏在樗蒲馆的石灰取来,偷偷的躲在二楼。

    他选择在裴旻他们一行人即将出门警戒心最低的时候动手。

    果然石灰粉是行走江湖的利器……

    任由裴旻一行人拥有李白、王忠嗣、哥舒翰这一类的好手,也在一时间失去了战斗力。

    只是克米特低估了裴旻的存在,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裴旻的武学修为早已到了耳听六路的绝高境界,剑不出壳,斜刺上拉,庖丁解牛刀中的游刃有余,从心所欲的施展出来,卸了克米特的兵器,一脚将之踹飞了出去。

    相比微不足道的克米特,裴旻更加在乎王忠嗣的眼睛。

    用菜油清洗了不幸中招人的眼睛,裴旻让李白送着王忠嗣一行人去刘神威哪里接受救治,自己押着阿旺达、胡千斤、克米特到了御史台。

    来到御史台,裴旻就如来到自己的家一样。

    他一手提拔起来的萧嵩已经凭借自己的实力在御史台站稳脚跟,成为了御史台的台柱,掌管着御史台的一切。

    对于裴旻的提携之恩,萧嵩是极为感激。

    就算裴旻不在长安,每逢过节,在洮州、鄯州的他,都会收到萧嵩来至于长安的贺礼。

    得知裴旻到来,萧嵩领着他搭建的班底前来拜见。

    “都无需多礼!”裴旻让众人免礼,指着阿旺达、胡千斤、克米特几人道:“给我好好招呼他们,要将他们潜伏长安的人手都给我逼问出来。”

    萧嵩二话不说的挥了挥手,立刻有人将三人带下去了。

    来俊臣一直是御史台的耻辱,御史台也因为来俊臣成为百官敌视的对象,对于他留下来的手段,避之不及。

    但是裴旻却大胆的用了来俊臣的逼供手段,将之用于正途,重新打响了御史台的名望地位。

    萧嵩沿用裴旻留下来的政策,令得御史台成为了三司之首,凌驾大理寺、刑部之上。

    对于行刑逼供的手段,萧嵩现在以不在裴旻之下。

    面对御史台的逼供,几乎无人能够支持下来。

    不过半个时辰,阿旺达、胡千斤、克米特已经妥协了,他们招供了余下歌朵兰佣兵团藏匿的方位。

    裴旻也不亲自出马,安排人手如个围剿。

    同时让人将阿旺达杀了,派人将他的首级,打包着送给了拜占庭的总督查士丁尼。

    裴旻直奔四夷馆而去,他找的不是查士丁尼,而是狮王莫斯雷马萨。

    “雷马萨公爵,我们又见面了!”

    裴旻对着莫斯雷马萨露出了友善的微笑。

    对于裴旻的到来,莫斯雷马萨显然有些意外,看着身旁的翻译官,对他道:“告诉裴国公,这就带来好消息了?”

    裴旻应道:“当然,你可以安全放心的回阿拉伯去,至多两个时辰,在长安的歌朵兰佣兵团就算侥幸逃脱一些漏网之鱼,也无法给你带来任何威胁!”

    莫斯雷马萨早已知道拜占庭请的是哪路神仙,只是绝口不说,存心刁难裴旻,让他慢慢的查,慢慢的头疼。反正未来一段时间,阿拉伯并无战事,他不急着走,在长安多待几日,了解一下大唐的情况只有好处而无坏处。

    却不想这才几日,裴旻竟然连歌朵兰佣兵团都查了出来,这份办事的效率,委实让他惊叹震撼。

    “太不可思议了!”莫斯雷马萨道:“我现在有点担心了,日后与你对上,未必能赢你。”

    “什么未必,是一定!”裴旻撇了撇嘴,来到这个世上,他最大的打算就是领着大唐干翻阿拉伯,让世界与后人知道,在这个时代,世界上商只有一个国家有资格称帝国,那就是唐帝国。

    其他的什么阿拉伯、拜占庭都是跳梁小丑。

    莫斯雷马萨哼了声,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

    翻译官用华夏这边的方言表示道:“公爵大人说,牛皮吹上天,小心闪了腰。”

    裴旻也不跟他废话,道:“到时候自见分晓!”顿了顿道:“有一场好戏,像不想去看?”

    莫斯雷马萨毫不迟疑的道:“看戏,怎么少的了我雷马萨!”

    裴旻直接领着莫斯雷马萨出了长安往东行去。

    莫斯雷马萨一肚子的疑惑,直到出了长安城,方才忍不住问道:“这是要去哪儿?”

    裴旻似笑非笑的道:“公爵难不成还以为我会带你去见查士丁尼,让你看他的囧样?”

    莫斯雷马萨也不隐瞒,道:“真是这样想的,那个笑脸狼对你们皇帝的妹妹动手,难道你们要忍,也太不是男人了!换做是我阿拉伯,早有出兵打他,将拜占庭那龟孙子的龟壳打爆。”

    裴旻眯着眼道:“让你如意的事情,我通常不喜欢去做。走吧,都到这了,你还怕了?”

    莫斯雷马萨也知道离间计没那么容易成功,但是他不信两国之间不会因为此事而心存芥蒂,也想看看裴旻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说了一声:“带路!”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