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说的好像自己赢过一样
    莫斯雷马萨在西方纵横二十余年,不只是展现了自己野战的水平,于攻城拔寨上也有极大的建树。

    西方诸多坚城堡垒都倒在他的面前!

    就连基督教的圣地耶路撒冷都是莫斯雷马萨攻取下来的,面对疯狂的基督教徒,他硬生生领着狮军团将基督教的圣地变成了伊斯兰教的圣城。

    如今见到这函谷关,莫斯雷马萨脑中闪过无数攻打的办法,最终都遗憾的摇了摇头,自我否决。

    翻译官姗姗来迟。

    莫斯雷马萨方才开口道:“此地何处,如此险峻雄伟。”

    裴旻也眺望着古朴的城关道:“函谷关,因关在谷中,深险如函,故称函谷关。不知雷马萨公爵可知道秦始皇?若无这函谷关,秦朝未必能够统一天下。”

    秦朝能够统一,秦始皇占据首功,毋庸置疑。

    但是仅凭秦始皇一人是做不到如此伟业的,是经过商鞅变法之后,数代的苦心经营,才有大秦一统天下之势。

    秦始皇即位之时,秦国之强,已经远远凌驾六国,秦统一堪称大势所趋。

    面对秦朝的一家独大,六国不止一次聚在一起,讨伐秦国,尽皆铩羽函谷关下。

    有了函谷关的存在,秦国才能安逸的在关中发展,坐看六国互斗没落,以坐收渔翁之利。

    自古以来,围绕函谷关发生了无数典故,作为中国最古老的关隘之一,称之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亦毫不为过。

    “若我占据此关,雷马萨公爵,可有信心拿下?”

    裴旻见莫斯雷马萨审视着函谷关的一切细节,问了一句。

    莫斯雷马萨半响才道:“要给我狮军这样的精锐,再加上两倍到三倍的人数,可以一试。此要塞若是重新修葺,只怕不亚于君士坦丁堡。”

    听了翻译的话,裴旻懂了可以一试的意思,他说的是在拥有强兵以及多倍的兵力优势的情况下才能打,打不打的下来另说。

    但是没有那个优势,他想都不去想。

    至于提起君士坦丁堡,也显是对函谷关的极高赞誉。

    拜占庭帝国的君士坦丁堡是莫斯雷马萨为之莫可奈何的巨城。

    君士坦丁堡三面环水,唯有一面是陆地。

    寻常的攻城战法对于君士坦丁堡无效,他自身又不擅于水战,对于拜占庭的国都,拜占庭最后一道防线是一筹莫展。

    裴旻笑道:“雷马萨公爵不是一直想见识一下轰天雷的真正威力?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

    莫斯雷马萨带着几分动容的干着裴旻,以他的眼力,不难看出来这函谷关西段的一截城墙年久失修多年。

    这种年代久远的城防坏在根基,想要修葺,唯有将之拆毁重新筑基。

    烂船也有三斤铁,就算失修,那坚固的夯土与青石砖也不是好对付的。

    随着裴旻的一声令下!

    轰轰的闷响由地下传来!

    莫斯雷马萨明显感觉到脚小传来若有若无的震动,好似地震了一般。

    翻译官吓得脸色苍白,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姿势。

    尽管裴旻说了轰天雷,但他依旧不信轰天雷有这样的威力?

    反倒是地震才有如此前奏,他经历过一次强力地震,并且侥幸活了下来。对于地震,有着刻苦铭心的恐惧。

    突然!

    “轰隆隆”的一阵巨响!

    年久失修的西段的城墙居然向地下陷了下去,整块城墙碎裂开一块一块的废石,塌了……

    漫天的尘土飞起!

    函谷关竟然出现了一个丈长的缺口,只要越过碎石堆,函谷关出入自由……

    “我的妈耶!”

    翻译官直接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莫斯雷马萨眼中露着一股炽烈,在见识过陇山古道、乌鞘山道的神迹后,就有一种感觉,大唐掌握着能够捣毁城墙的利器。

    但是即便有这种感觉,也想不到轰天雷的威力竟大如斯。

    如此雄伟的关隘,竟是直接让轰天雷轰塌了。

    简直不可思议!

    “裴国公,你们大唐想要什么?土地、女人、食物,还是战马,兵器?你们想要的,我阿拉伯帝国都有!”

    莫斯雷马萨只觉得热血沸腾,眼中有着狂热。

    翻译官也意识到了什么,翻译的时候,语气都有些颤抖。

    裴旻摇头道:“土地?我大唐地大物博,女人?这世界上有比我大唐女性更出色的女人?食物?最是不缺了。战马?有固定的来源;兵器,我大唐的冶炼技术,天下无双。你们有的,我大唐都有!”

    莫斯雷马萨沉声道:“我不需要知道这轰天雷的配方,我只需要你们用轰天雷助我摧毁一堵墙。你们能够用轰天雷开山修路,能用轰天雷修葺城墙,可见轰天雷并不珍贵。对于你们来说不过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干一件简单的事情,能够换回来十倍百倍的利益,有什么理由拒绝?”

    只要能够摧毁君士坦丁堡唯一的那面城墙,他有绝对是信心,半年让拜占庭从历史上消失。

    拜占庭继承了罗马帝国的遗产,到时候土地文化人口,都归阿拉伯,一点点的土地、女人、食物、战马、兵器又算得了什么?

    裴旻摇了摇头道:“公爵就死了这条心吧,轰天雷不会告诉任何人,也不外借。”

    莫斯雷马萨将脸放了下来,道:“既是如此,国公邀我来此意义何在?就是为了看着城墙的倒塌?”

    “那公爵以为呢?”裴旻露着人畜无害的微笑道:“你利用了我,我就不能眼馋馋你?”

    莫斯雷马萨从翻译官哪里知道裴旻的意思,只气得怒火中烧,突然他神色一动,失声道:“你在利用我!”

    裴旻见莫斯雷马萨如此快的反应过来,心底也是暗赞,反问道:“在下难道不能利用公爵?”

    莫斯雷马萨想着自己拿裴旻为刀,对付拜占庭,离间唐朝与拜占庭的关系,却不想这才短短几日,裴旻竟然反客为主,利用他为饵,震慑拜占庭,利用阿拉伯对于拜占庭的威胁,上演一出敲山震虎……为大唐谋取最大利益!

    “行,哈哈,怎么不行!”莫斯雷马萨念及这里,看着面前的这位青年道:“这一局,你赢了!”

    裴旻白眼回道:“公爵说的好像自己赢过一样……”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