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待死的查士丁尼
    翻译官有些尴尬的瞧着莫斯雷马萨,将裴旻的话,翻译给他听了。

    莫斯雷马萨听的表情一僵,这细细回想起来,几番接触,自己还真没有占过便宜,想着自己打不过,拉着缰绳就走。

    裴旻叫道:“公爵这是去哪?”

    莫斯雷马萨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翻译官留下来道:“雷马萨公爵说他要回阿拉伯去了,有机会让国公去阿拉伯,他会好好招待你的。”

    裴旻听翻译官说完话,莫斯雷马萨已经倚仗汗血宝马的脚力跑远了。

    他拉扯着缰绳,回头猛追,叫道:“演戏演全套嘛,别急着走啊!”

    这一回莫斯雷马萨不再控制马速,直接一口气冲刺到底。

    裴旻也知比爆发短距离奔袭,小栗毛怎么样也追不上汗血马,依旧不死不活的均速跑着。

    约莫半个时辰,裴旻再一次后来居上。

    莫斯雷马萨在街边茶棚歇着马,桌上还有一些酒水酱羊肉。

    就算言语不通,只要有钱,还是能够买到食物的。

    裴旻在他身前坐下,问店小二叫来了一杯茶水,从桌面上的竹筷捅里取出两根筷子,伸手去夹桌上的酱羊肉。

    莫斯雷马萨却早有防备先一步将酱羊肉移到他面前,瞪了他一眼,不给他吃。

    裴旻啼笑皆非,也叫了酱羊肉,烤猪耳朵。

    相比莫斯雷马萨的野蛮,用筷子文雅的吃着。

    他们言语不通,也未说话,吃饱喝足,翻译官与一干护卫方才匆匆赶来。

    莫斯雷马萨对着翻译官说了几句话。

    翻译官也叫了吃食,与护卫一起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莫斯雷马萨并不赶路,百无聊赖的东瞧西看,干等着。

    裴旻也知他这是体恤部下,唯有这类人,才能得兵士誓死效忠。

    裴旻原本是打算在函谷关住一夜的,事已至此,也只有返回长安了。

    此刻长安城上下皆有一股诡异的味道。

    裴旻固然离开长安多年,但一直留有他的传说。

    今日突然带队出击,当众拿人,随即长安各处都有小规模的骚乱。大批兵卒有目的抓人,不免有些风声鹤唳。

    当然最惊慌的还是拜占庭的总督查士丁尼。

    查士丁尼出身拜占庭豪门,自幼学习神学,对于炼金一道,极为痴迷。

    西方的炼金术就如东方的炼丹术一样,都是后世物理化学发展的前奏。

    也是因为对于这方面的重视痴迷,查士丁尼才能够了解“轰天雷”的价值意义。

    查士丁尼深知“轰天雷”有极大可能是第二个希腊火。一开始希腊火不过的一场绚丽的烟火而已,但是经过他们内部人士的研究发展,已经成为拜占庭抵御阿拉伯帝国入侵的一大利器。

    没有希腊火,就没有拜占庭的今日。

    查士丁尼相信“轰天雷”就如希腊火一样,还有极大的发展空间,可以用于战场。

    面对这种诱惑,查士丁尼实在忍受不住,正好手上有一支潜藏的实力,将之利用起来。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还未动手,潜藏的歌朵兰佣兵团竟然给连根拔起了。

    近乎全军覆没!

    唯有个别侥幸逃脱,将情况知会给了查士丁尼。

    查士丁尼彻底傻眼了,呆坐在席子上,一时半会儿,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父亲,跑吧!”

    与查士丁尼一同来的是他最疼爱的三儿子博尼费斯,是西方的学者,最崇拜古希腊的伟人亚里士多德,此次央求着父亲一并前来,便是仰慕东方的古文化,想要见见世面。

    百无一用的书生,说的就是博尼费斯这类人。

    学识一生,可最是怕事。

    针对轰天雷的窃取,博尼费斯没少参与,然事情一发生,立刻吓得手足无措,只顾着自己逃命了。

    查士丁尼皱眉道:“往哪里跑?长安离我拜占庭相隔十万里,其中八万里归唐朝管制。我们言语不通,样貌显眼,就算出得长安城,也出不了八万里疆域。”

    “那可怎么办?”博尼费斯都要哭出来了。

    查士丁尼长叹道:“听天由命吧!”

    他知道逃是绝对跑不出去的,选择闭目待听发落。

    这样就算是死,也能死的体面一些。

    博尼费斯更是吓得身子打颤,犹如大神上身一样。

    “总督,御史台让人送来了一个大箱子!”护卫长神色带着几分惶恐。

    查士丁尼也没有心情理会他的表情,道:“将箱子抬上来。”

    几名护卫都神色不安的抬着笨重的木箱进了大厅。

    查士丁尼见到木箱,终于知道为何护卫长为何那幅表情了,木箱的四周渗着鲜红的血迹。

    “你们都出去!”

    查士丁尼将所有护卫都赶了出去,走到木箱面前,将箱子打开。

    四个血淋淋的脑袋胡乱的滚在一起,他们的神色充满了恐惧,脸上还有多处伤痕,足见身前受到了严酷的刑法。

    一个是他的心腹,另外三个他见过两个,分别是歌朵兰佣兵团的副团长以及他的副手智囊。

    博尼费斯见箱子里的情形,更是直接惊呼一声,直愣愣的吓晕过去了。

    查士丁尼想着自己一门武将,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学者,对他百般疼爱,却不想软弱至此,失望的摇了摇头。

    再次闭目等待发落……

    只是一个时辰过去,又一个时辰过去!

    天色都到黄昏了,依旧没有半点音讯。

    查士丁尼原本待死的心不免有些松动,满脑子的“为什么?”

    唐朝是不想节外生枝,不愿意惹拜占庭?

    不,不对!

    要是唐朝真的怕事,不会用这种手段,一句话都没有,直接将人头送来。

    可要追究这不闻不问,又是为了什么?

    查士丁尼实在想不明白,带着好奇的心思走出了大殿,走到了四夷馆的大街上。

    四夷馆的的行人依旧来去匆匆,一点一异样都没有。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唐朝竟然当做没有发生?

    查士丁尼一头雾水,在街上站了好半响,方才回到屋子里,让人去找突骑施的少主,让他帮着打探一下情况。

    不过一个时辰,突骑施传来了消息,整个长安没有什么大的异动,都沉浸在喜悦当中。

    李隆基还邀请了未离去的诸国使者一并往紫云楼赴宴……

    查士丁尼心底更是莫名,不过也可以肯定,唐朝没有无动于衷,至少今天的晚宴他没有接到通知。

    最后一则消息,引起了他的主意。

    他的宿敌莫斯雷马萨跟着裴旻一并往函谷关去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