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黑社会大姐头
    听到自己成了闲杂人等,查士丁尼欲哭无泪。

    想着自己好歹也是拜占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总督,现在居然成了闲杂人等。

    实在令人难堪,只是现在已经事关拜占庭的存亡。

    查士丁尼半点硬气不起来,老老实实的在一旁等着。

    李隆基极为顾家,要不是中间有着一个阿拉伯帝国,他早就跟拜占庭一拍两散了。

    对于他的“诚意”,李隆基已有所体会。更进一步的明白,国与国的交流,以利益为上,才是正途,什么关系情义,皆是虚的。

    对于查士丁尼此刻的态度,完全无动于衷,自顾自的在紫云楼上畅玩着。

    裴旻本打算在函谷关住一夜,但因跟莫斯雷马萨起了一点小摩擦,不得不折返回了长安。

    他们去的函谷关是离长安最近的一个,有六十余里,一来一回近乎一百二十里。

    不过唐朝的官道极为发达,岭南与长安,相隔万里,能在炎炎夏日,将新鲜荔枝送达,也赖于此。

    裴旻、莫斯雷马萨日间辰时出门,晚上亥时三刻,回到了长安。

    返回裴府,却发现府中母亲妻儿都外出了。

    李隆基的结发妻子王皇后邀请诰命夫人裴母以及娇陈携带小七、小八去皇宫赴宴游玩。

    正好裴旻不在,她们一并去了。

    王忠嗣想都不用想,这小子还没结婚已经跟人家姑娘如新婚燕尔一般,如胶似漆的,定是在某个地方约会。

    至于高富帅的单身狗代表李白,他也不是没有去处。

    李白性豁达,好交友,又能文能武,在长安不过月余,以是朋友满长安,跟着狐朋狗友一并鬼混了。

    裴旻孤零零的一人在家,想着自己这个师傅是不是当得太宠徒弟了。

    人家收徒,不但收拜师费,还要留一手,不将压箱底的绝学传出去。

    自己倒好,不私藏不说,还每月发放零花钱,府中酒食随意。

    将一个高穷帅,养成了高富帅,实在是大唐好师傅的典范。

    不过好在有事指派的时候,李白从不拒绝,而且大多时候办的漂漂亮亮,很好使唤。

    裴旻在府中闲待了会儿,也决定出去走走,在这上元狂欢的最后一天,窝在家里也实在太浪费青春了。

    出了府门,无意间见隔壁府邸,想起了春节过后,无缘再见的公孙幽,情不自禁的敲响了府门。

    府门大开,开门的是一个上了年岁的老嬷嬷。

    裴旻识得她,她本就是这府里老管事,一直负责府中的环境管理。

    原主人去投奔儿子了,裴旻买了下来,见老嬷嬷无所适从,将她留下。

    公孙幽、公孙曦也未把她逐走,依旧让她负责府中的事物。

    “孙嬷嬷,您老给我开门,有些受宠若惊!”

    裴旻友善的笑着,对于老人家,只要对方不倚老卖老。不管对方身份如何,裴旻都会给予一定的敬重。

    尊老爱幼本就是中华民族的美德,在这个时代可没有那么多变老的坏蛋。

    孙嬷嬷眯着皱巴巴的眼睛道:“国公这话可折煞老妪了,嘿,能给国公开门,那是老妪的福气。要是让李小子知道,他可悔死了,他最崇拜国公,时常抱怨,要不是他瘸了腿,定要往鄯州从军,为国公效力。活该他贪图热闹,要去芙蓉园看两位公孙大家的表演。对了,国公是来找两位大家的吧。”

    “可是不巧,她们二位应邀在芙蓉园表演,都不在府里呢!”

    “我记得她们应该是在凤鸣院。那可是个好地方,老妪年轻的时候,也曾去哪里游玩过,景色可美了,仅次于紫云楼了吧。”

    “也亏得有国公的担保提携,要不是国公支持,大家,又怎么能在春节夜宴上大放异彩,受朝廷如此照顾?”

    这年纪大了话多,裴旻只是开口问了一个好,孙嬷嬷将他接下来向问的话,该说了不该说的,一并都说了。

    裴旻一瞬间都不知怎么开口,顿了顿才道:“还是孙嬷嬷靠谱,年轻人就爱玩闹。也只有嬷嬷这样靠得住的老人,才镇得住场面。”他笑着陪着孙嬷嬷说了会儿话,方才向曲江芙蓉园处走去。

    即便已经狂欢了两日,长安的百姓依然没有消停。

    曲江一如既往的人潮涌动。

    裴旻已经见过花灯树海,不再流连,直奔芙蓉园去了。

    来到凤鸣院,入眼便见一个巨大的舞台,周边围着一群人津津有味的看着免费的表演。

    裴旻眼力极好,看见台上一对母女在做表演的前奏,搬运着道具。

    母亲他一眼就认出来了,便是当初他与公孙幽帮助过的李万氏。

    女儿自然就是小美人李十二娘,几年不见,小十二与记忆中那个可爱的小丫头有着极大的变化,变得更加的水灵,有几分漫画里走出来的模样。

    果然是个美人胚子,当得上杜甫诗句中的“临颍美人”。

    这节目还未开始,看客皆在相互低语:几无例外都在评论先前公孙大家的剑舞如何如何了得,恨不得再看十遍八遍的。

    听了左右游客的低声议论,裴旻心中有些遗憾,知道自己是来晚了。

    公孙幽的表演刚过!

    当即也离开了人群,想着能不能去后台瞧瞧。

    绕了半圈,并未找到后台所在。

    却意外遇到了公孙曦,这丫头手中握着宝剑,怒气冲冲领着一票人向西方赶去。

    那架势大有港片里古惑仔准备斗殴的感觉。

    裴旻迎面走了上去。

    公孙曦眼尖,瞧见了他,想要掉头,突然又顿住了脚步,对着身后的“小弟”,指手画脚了番,快步迎了上来,轻轻的说了声:“师傅好!”

    裴旻看了一眼公孙曦身后,皱眉道:“你这是干嘛呢!”

    公孙曦带着几分尴尬的笑了笑道:“师傅,我现在是姐姐!”

    裴旻知道她们这对公孙姐妹的事情,妹妹闯出了名气,却不擅处理琐事。而姐姐担心妹妹闯祸,用这种法子控制妹妹,担当起了青羽盟的幕后军师。

    这么说来,刚刚表演的是公孙曦而非公孙幽?

    公孙幽给公孙曦处理事情去了?

    裴旻啼笑皆非的问道:“你又闯祸了?”

    “哪有!”公孙曦气鼓鼓的道:“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想要娶姐姐,我难道不该教训他?”

    “应该!”裴旻闻言,瞬间叛变!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