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好好补偿的
    裴旻并非是传说中的情感白痴,反而自诩情商颇高,对于自己的心思,把握的极为到位。

    公孙幽柔婉睿智之态,一直深得其心。

    从一开始,便是如此。

    只是他有他的理想,公孙幽亦有公孙幽的梦想。

    裴旻知道公孙幽的喜好,不想为难她,一直与她保持着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感情。

    如今裴旻自觉自己事业已经到了一定瓶顶了,而公孙幽也干出了成绩。

    青羽楼现在成为了与梨园、太常寺齐名的戏剧界的三巨头。

    她们姐妹招收了许多孤儿,给了她们一个家。还授人以渔传授她们技艺,令她们能够依靠自己生活下去。

    就连公孙曦也渐渐能够“独当一面”了,公孙幽通过她特殊的手段,让公孙曦学习剑舞上台表演。

    作为一个拥有绝对音感乐舞界奇才,公孙曦是不愿意学,只要定下心神学习,以她自身的剑术天赋,剑舞施展起来,毫不亚于公孙幽。在对音乐节奏的把握更是比公孙幽还要强上三分……

    天赋这种东西,有些时候是羡慕不来的。

    就如公孙幽能够将特制的彩绫使用的如手臂一样如火纯情,公孙曦就是做不到那样纯熟……

    理想、梦想,他们都干出了一定的成绩。

    裴旻正想着是不是应该主动一点,听到有人抢在他前面想娶公孙幽,那他如何忍得?

    公孙曦气呼呼的说道:“还不只呢,那家伙出言不逊,我去教训他。还口出狂言,说要将我们姐妹一并娶了……简直岂有此理!”

    姐妹双飞!

    裴旻心头更是涌上一股火气,这可怕的事情,他想都不敢想呢,到底是谁有这个胆子?

    真以为公孙姐妹是易于之辈?

    她们姐妹心意相通,双剑合璧,这天下又有几人是对手?

    别的不敢说,他裴旻自问先惧上三分。

    他可没有忘记当初跟屠夫刘光业对战的时候,姐妹两人那鬼神难测的配合三剑,硬生生的将纵横关中商洛的屠夫逼退的景象,以当时他的武艺都做不到。

    “教训的好!”

    “是吧!”公孙曦就是没有尾巴,要是有,这会儿尾巴早就翘上天了。

    在她的记忆里,裴旻这样支持她,可没有几次。

    其实这是公孙曦自己不了解而已,裴旻对于公孙曦一直有着包庇纵容的心思。

    从他特别让赛孟尝特别关照公孙曦以及公孙幽向他抗议的次数就能看得出来。

    公孙曦有今日成就,有八成是被裴旻暗地里惯纵出来的。

    因为裴旻知道公孙曦行事虽带着几分莽撞,但她的出发点绝对是好的。

    那么多年过去了,始终保持着一刻赤子之心,只要觉得自己是对的,撞破南墙也要干。

    如此品性,实在难得。

    就算为她擦屁股,裴旻亦是心甘情愿。

    只是公孙曦受不得赞,一赞准出事,是以极少开口赞她而已。

    “只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公孙曦愤愤不平的将情况细说。

    原来前些日子有一个嚣张的富家公子看望公孙幽的表演,似乎是一见钟情,亲自准备了礼物上门,带着几分傲气的求娶。

    公孙幽、公孙曦的相貌如此出众,这些年意图求娶的不计其数。

    公孙幽早已见怪不怪,一如以往出言拒绝。

    但是对方似乎自视甚高,自报家门说是东海梁家人,嫁给他那是飞上枝头成凤凰,态度有些蛮横。

    公孙幽直接无视了,将他拒于门外。

    公孙曦听闻此事,赶到青羽楼。

    对方见到再次动了心思,姐姐不成就妹妹,能够姐妹双收就更好了。

    公孙曦见他会几下子,当场就将他教训了。

    打了之后,才知道东海梁家在江湖上极有名望。

    祖上梁涛是天下第一豪侠虬髯客的左膀右臂,得虬髯客传授刀法,在江湖上极具名望。

    后来虬髯客远走海外,需要有人在海东支援。

    梁涛自告奋勇的留下来,经过百年发展,东海梁家已经是东海江湖上的一面旗子。

    尤其是虬髯客传授鲲冥六斩,更是成了梁家的独门绝技。

    梁家人凭借鲲冥六斩在东海一带所向无敌,如今梁家的当家梁昊更是给尊称为海东泰山,说梁昊在海东的地位如同泰山在华夏的地位一样。

    泰山古来有“五岳之首”、“五岳之长”、“天下第一山”之称,海东泰山的定义,不言而喻。

    海东泰山!

    裴旻嘴角扯了扯,这江湖人果然什么名号都敢取。

    公孙曦续道:“自己的儿子给欺负了,梁昊亲自带着人来长安,想讨个说法。约好了今天在曲江画舫上商谈此事,老姐让我坐镇青羽楼,自己去画舫赴宴了。我刚刚得知梁昊带了三十多海东的好手潜入长安。这哪里是来商谈的,分明是来跟我们动手的嘛,摆的明显是鸿门宴。姐姐一人赴宴,怕是有危险!我要去救她,哼,这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我倒要让那个海东泰山知道,这长安的江湖是谁的天下!”

    她说这话的时候,颇有点滴霸气。

    公孙曦虽是个傀儡盟主,但是青羽盟的实力如何,她还是清楚的。

    在这天子脚下,能够随随便便拉起一百来号江湖好手的,青羽盟是独一份。

    看了公孙曦身后聚集的二十多人,裴旻微微一笑道:“别瞎胡闹,带着你的人散去。你姐姐是事情交给我了,大过年的,妄动刀兵不吉利!”

    动刀兵,不吉利?

    没有的事,他只是想一个人英雄救美而已!

    公孙曦还待要说。

    裴旻绷着脸道:“再说了你姐让你坐镇青羽楼,你要是离开,青羽楼出了什么事。她的心血可不毁于一旦了,看她以后会不会帮你打理青羽盟。”

    公孙曦还真怕公孙幽丢下青羽盟不管了。

    这个世界也只有裴旻、公孙幽能稍微劝得住公孙曦。

    如今两人是同一个意思,公孙曦底耸着脑袋,道:“姐姐就在曲江码头画舫,画舫上高挂着‘梁’字旗号,很好辨认。”

    说着也听话的回去了。

    至于裴旻能不能将公孙幽救出来,她就没有怀疑过。

    这辈子她最服的人就是姐姐公孙幽以及裴旻,他们两个出手,还有什么话说。

    瞧着垂头丧气的公孙曦,裴旻带着几分内疚的想道:“等成了你的姐夫,会好好补偿你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