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目中无人的两个后辈
    这一声还有谁,可是狂妄之极。

    直将这画舫上的武林人士,视如无物。

    梁昊的面色更是难看至极,想不到这成立不过三五载的青羽盟,竟然网罗了如此了得好手,当即给了童虎、魏豹两人一个眼色。

    童虎、魏豹是他的两个得意徒弟,两人关系极为要好。

    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一同学艺,一同闯江湖,师兄弟齐心。

    梁昊根据他们的秉性,传授了一套合击之法给他们。

    师兄弟二人也闯下了极大的名头,给称为疯虎残豹。

    童虎特别疯狂,而残豹则人如其名,下手狠辣,不轻易伤及人命,却叫人断手断脚,生不如死。

    两兄弟听得师傅受辱,早已跃跃欲试,见师傅应诺,一左一右,不约而同的同时出手,口中也同时说道:“我们兄弟来会会你!”

    他们就连说话,亦是一模一样。

    魏豹直接就地一滚,滚到裴旻跟前,刀光如白练,要砍他的双腿。

    裴旻遇过不少的江湖好手,但是如他这般出招古怪难看的却是第一个。

    这种地趟刀最是难防,裴旻正想闪避,童虎一把锋利沉重的大刀,如泰山压顶般的直劈下来。

    虎豹联手,一取对手的下盘,一取对手的上身,配合得异常默契。

    寻常好手对上,确实难以招架。只是裴旻并非寻常好手,而且他见过真正的配合,相比公孙幽、公孙曦的配合进击,这虎豹配合,实在不可同日而语。

    他也不退让,一手秦皇剑上撩,另一手剑鞘下档。

    裴旻口中戏谑道:“这一招赖驴打滚招式不错,将驴的无赖,表演的淋漓尽致!你这一招疯狗问天,也用的极为到位。”

    童虎、魏豹只气得火冒三丈。

    童虎厉声道:“小贼猖狂!”

    他说时,咬着牙,刀势如虎纵龙腾,如重重怒浪,盖顶铺天而来。

    魏豹更是一句话不说,咬着牙,一连几刀如闪电般的使出,刀口直取下盘。

    刀以沉重、凶悍、猛、准、快为主,童虎的刀沉重、凶悍、勇猛,而魏豹的刀精准,快捷,可谓得到了刀法的要诀,配合在一起刀刀都是凶狠的杀着。师兄弟二人一并出手,可以说是达到了上乘水准。

    但裴旻一剑一鞘,竟如两人一般,将他们的攻势化为无形。

    梁昊面色沉重,一直注意着裴旻的动静,对他武功之奇,深自骇异,暗想:“想不到青羽盟竟有这般出众的人物,恐怕只有自己出手,才能收拾的了他。”

    公孙幽也带着几分肃然,海东梁家,存在百年,果然有着非凡的底蕴,从之前出手的几人便看得出来。

    梁家拥有的好手并非当前青羽盟可以相比的,在中高级别的成员中,梁家要胜过青羽盟好几个档次。

    真拼斗起来,青羽盟定不是对手。

    她们所能倚仗的唯有姐妹二人的实力,只要梁家昔年的盟友虬髯客那一脉不出来,也只有一直未展现实力的梁昊是她们的对手!

    这也是她为何回单刀赴会的缘由所在!

    只是裴旻的出现,让她的计划轮空了。

    不过变故却是向好的地方逆转!

    裴旻就算除去他背后的身份势力,仅以武艺而论也是超一流的。他一人的存在,足以抵得上百八十人。

    便在两人深思之际,裴旻再一次取得了胜利,破了童虎、魏豹的合击之术。

    童虎、魏豹特点不一,将他们配合起来,确实令人防不胜防。

    然而裴旻的战斗经验是何等丰富,再细微的破绽变化,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四五招后,他左手一剑中宫进取,直刺童虎手肘麻经,将他手中的金丝大刀击落。同时,右手秦皇剑一荡,金丝大刀斜刺下落,插在地上,正好挡在了魏豹滚地的前面。

    他滚了一半,如何收的了?自己在刀口上一滚,脊背上割出了一道刀伤……

    裴旻直接追上,一脚踢在了魏豹的背心,将他踢下了画舫。

    他们是以武定胜负,却非生死相搏,这点裴旻从几人的出手可以看得出来。

    在这太平盛世天子脚下,也真没人愿意闹出人命。

    但是魏豹出手却是狠辣,小惩大诫,直接让他下河去清醒清醒。

    童虎见状,也跟着一头扎进了曲江里救人去了。

    一瞬间画舫上静寂无声。

    打赢董波、苗彦,周边人已经很是讶异了,如今轻松惬意的击败童虎、魏豹的合击之术,更让他们震撼。

    作为梁昊的徒弟,童虎、魏豹他们武艺算不上最出色,但他们一并对敌,实力要胜过梁昊任何一个徒弟,在海东极为有名。

    如今他们却让一个年岁不大的人物,轻而易举的打败。

    委实……

    “还有没有?”

    裴旻一如既往的猖狂,道:“一个个来太麻烦了,干脆你们一起上,我们速战速决!”

    他说着,手中的剑已经指向了梁昊,用意不言而喻。

    “小贼莫要太猖狂了!”

    梁昊知道自己在坐视不管,回到海东,一世英名也将留下污点。

    唯有一战,才能挽回一切。

    神术刀出鞘,梁昊喝道:“就让老夫来会会你,让你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你的厚颜无耻,已经让我见识到了!”真比嘴炮,他只服气演义里的诸葛亮,其他人,他可不虚半分。

    公孙幽这时也站了出来,来到了裴旻的身旁,道:“梁公交给你了,余下人我来对付!”

    她性子不好争斗,可要斗起来,当今世上能够降服她的又有几人?

    裴旻道:“给我留点!”

    公孙幽微微一抿嘴道:“这个有点难!梁公不太好对付,他的鲲冥六斩有些来头,是当年第一豪侠虬髯客传给他的……”

    裴旻一听,更敢兴趣了。

    当年风尘三侠中的虬髯客可是公认的江湖第一,他的刀法与李靖的兵法,可是巅峰的存在。

    “那我尽快解决!”裴旻涌起了熊熊战意。

    公孙幽道:“那我尽可能的慢点好了!”

    他们肩并着肩,彼此交流着,全然不将周边的人看在眼底。

    江湖人最好面子,周边闲杂人等怒喝连连,纷纷取出了兵刃。

    这闲杂人等都如此生气,更别说是梁昊。

    梁昊自诩武林名宿前辈,这亲自下场,竟然让对手无视了。

    这比骂他一声“老狗”,更让他无法接受。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