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如意算盘
    草圣剑是裴旻早年初识草圣张旭,根据他书写时的意境,悟出的一套剑法。

    作为生平第一套自创剑术,裴旻对于草圣剑有着极深的感情。

    自剑术大进以及书法精进之后,根据草圣剑的特点经过多次改良,成果不菲。

    不过张旭封笔这一招却不是根据当初张旭书法意境创的,而是后来夺取河西九曲地的时候,途径黄河上游。

    那时候正是寒冬腊月,冰封万里,黄河彻底冻住,大军在黄河之上行走自如。

    那等景象,让后世裴旻一个身在南方,终年不见雪的人,尤为震撼。

    心中念着以黄河之豪迈也敌不过大自然万一。

    张旭昔年是因游览了长江、黄河之后,心念着祖国山河之壮丽,有感而发。

    草圣剑的力量根源在于黄河长江,而裴旻又见黄河给冰封的景象,事后根据感悟,创出了草圣剑的最后一式,冰封江河。

    不过草圣剑皆以张旭起名,这最后一式若叫冰封江河,难免有些特立独行,也特别改为张旭封笔,以作草圣剑的最强一式。

    梁昊的“鲲变鹏击”是掌控速度,由慢转快,就如弹簧,将自己压得越狠,反弹的力量就越强,速度越快。

    而草圣剑的每一招都极为凶猛澎湃,唯独这最后一式刚到极处,自然而然的刚中有柔,刚劲柔劲混而为一,一举破了鲲冥六斩中的“鲲变鹏击”。

    见梁昊依旧一脸的不可思议,不敢相信自己败了,裴旻摇头道:“招是好招,只是你不配用他!”

    裴旻感受得出鲲冥六斩的威力,能够体会那神速一击的奥义。

    梁昊并没有真正将那一招的意境施展出来,饶是如此,这一招已经极为骇人了。

    若是虬髯客在此,必将裴旻引为知己。

    虬髯客是何许人物?

    天下第一豪侠,绿林中的无冕之王,有机会争夺天下的人物。

    诸多史料记载,虬髯客是因为觉得自己不如李世民。

    其实不然,虬髯客放弃争雄天下的原因是江湖人难治。绿林中有好汉,同样的也有恶徒,秉性脾性过于自我,不受约束。

    一但踏入天下之争,势必牵扯到各种各样的利益,所有人都要受到约束管制。

    江湖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一人犯错,为了义气,相互包庇。

    还有些人藐视生命,一言不合打杀随意。当时是乱世,根本无人去管,一但他们有了势,反而成为欺压百姓的存在。

    虬髯客不想这种情况发生,直接放弃一切,远走海外。

    如此拿得起放下的人物,确实当得起天下第一豪侠的美誉。

    他的刀以如他的人一般,充满了干云的豪气。而梁昊为了梁家,为了家族满心算计,甚至威逼胁迫。

    武艺到了一定的境界将不在单纯的追求招式与力量速度,而是炼心,修炼意境,俗称武道。

    不同的人,武道的路各不相同。

    虬髯客的为人豪气干云,他的刀法意境,自然如他的人格一般。

    梁昊固然习得鲲冥六斩,并且练的融熟中生巧,但其中的精髓却从未真正领会。

    听了裴旻的话,梁昊恶狠狠的瞧着他,想着自己一世英名,毁于他手,眼底杀机隐现,正在拿捏着得失。

    突然一群官兵冲上了画舫。

    他们一个个如狼似虎的舞动着兵器,厉喝连连。

    “上元夜,你们舞刀弄枪的意欲何为?还有人落水了,想要闹出人命不成?”

    一个将官大步走上了画舫,对着一群人怒视着。

    前夜发生了江湖人劫狱一事,此事闹得龙颜震怒,直接严惩了当日值班的所有将官。

    有了前车之鉴,对于上元夜的治安,负责值勤的官员将校不敢再有任何马虎。

    先前得知有人落水,又听百姓说这画舫上传来打架斗殴的声音。

    负责这一代安全的将官直接杀上门来了。

    因为之前江湖人莫名背锅,兵士们对于向来不安分守己的江湖人,厌恶非常,语气态度极为恶劣。

    裴旻见状赶忙收了兵器,他有心用江湖手段处理此事,不想暴露身份。

    周边人让娇陈、裴旻弄伤的人,也纷纷强撑着,或是掩盖自己的伤,或是一脸的无辜。

    这江湖人江湖事最忌讳的就是官府涉入,若个人恩怨,牵扯官府,将会为他人所不齿。

    公孙幽叫屈道:“冤枉啊!兵大哥,这是一个误会,我们是太高兴了,一时忍不住,切磋一下武艺,并非存心闹事……”

    落水的童虎、魏豹也齐声道:“这是一个误会,我们是不小心落水的。”

    他们对于裴旻忌惮厌恶,心中早想着要如何报仇,找回颜面。便是如此,却也不屑动用官府势力。

    梁昊意外神色一变,厉声道:“有什么好怕的,官爷,事情是这样的。在下跟这位姑娘有仇,今日邀请她来画舫,实是为了化干戈为玉帛,化解恩怨。却不想这位姑娘的属下嚣张狂妄,仗势欺人,倚仗有一身好武艺,痛下狠手。我的徒儿都是他踢下水的,还有这几位,都是为他们所伤。”

    梁昊突然玩得这一手,让人意想不到。

    童虎、魏豹惊愕的看着自己的师傅。

    董波、苗彦一众人也不解的瞧着梁昊。

    公孙幽一脸的鄙夷,这鄙夷中还带着几分自求多福的意思。

    裴旻也怔了怔,他非江湖人,可江湖人的规矩还是懂一些的。

    恩怨不涉及官府,这是常识。

    梁昊身为老江湖,自然不会不知这常识,只是他早非一个单纯的江湖人了。

    这些年为了梁家的发展,黑白通吃,早与官府搭上了线,地方朝中都有人。

    也是因为得他们提醒,才迫不及待的转行,与青羽盟有了利益冲突。

    今日裴旻、公孙幽展现出来的实力有些骇人可怕,梁昊意识到青羽盟的实力比他想象中厉害的多。

    尤其是今夜过后,裴旻胜他的事情传开,青羽盟更会士气大振,就算力克青羽盟,梁家亦将付出不少的代价。

    如今官府意外涉入,无疑是个机会。

    只要自己动用关系人脉,将两人关个一年半载,令得青羽盟群龙无首,自己完全可以乘虚而入,将青羽盟击得溃不成军,抢占他们的一切。

    等二人出狱,大势已去,自己再来收拾他们不迟。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