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狮子大开口
    等裴旻回到裴府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天明了。

    这陪着莫斯雷马萨跑了一趟函谷关,出于各种原因。

    他们当天一个来回,又陪着公孙姐妹玩耍了一夜。

    曲江上下可以游逛的地方,三天里他逛了三遍。

    再下去街边小贩都要熟悉他了。

    回到府邸,裴旻问向管事宁泽,“娘跟夫人回来了没?”

    宁泽回道:“半夜里回来了……”顿了顿道:“老夫人神色似乎有些不悦,也不知宫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裴旻应了声,先一步走向了主宅后院。

    娇陈正在卧房中看书,小七、小八两个无忧无虑的小家伙,因裴旻身份的关系,即便身在皇宫也是让人宠爱的对象,玩的特别开心,也玩累了,没心没肺的在一旁的摇篮里甜甜的睡着。

    “为什么不好好休息?”裴旻见娇陈眼圈有些泛黑,知道这些天玩是玩痛快了,但休息定是没有休息好的。

    尤其是娇陈眉宇间有着一丝忧愁,在想着心事。

    娇陈见裴旻回来,上前帮他取了下外衣,摇头道:“睡不着……”

    裴旻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娇陈道:“娘亲不让说?”

    “说吧!”裴旻伸手搂着她的小蛮腰道:“出了事情,我顶着!”

    娇陈最不会拒绝裴旻,苦笑着将情况细说。

    原来是宫里的一些事情,当今的皇后是李隆基的发妻,姓王,俗称王皇后。

    也不知是不是魔咒,历史上的王皇后很多,但是能够善终的却没有几个。

    最惨的就属唐高宗李治的原配皇后,因为她的对手的武则天……

    李隆基的发妻王氏九岁的时候就嫁给了李隆基,那时候还是武则天当朝。

    王氏名义上是太原王氏的后人,但实际上是偏的不能再偏的小分支,母族没有半点的势力,给不了李隆基多少帮助。

    不过王氏贤良淑德,却有昔年长孙皇后的风范。

    在李隆基两次政变的时候,王氏给予了李隆基不小的帮助,她在后方鼓舞士气,安抚人心,也有不小的建树。

    李隆基称帝之后,王氏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皇后。

    这些年后宫在王皇后的治理下也是井井有条。

    只是王皇后有着身为女性最大的缺陷……

    不知为何,王皇后无法生育,以至于未有子嗣。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寻常人家,若是妇道人无后,便是休妻亦无人说闲话。

    不过皇后身份不同于寻常,不能以寻常妇道人论之。

    但是皇宫里母凭子贵,即便皇后亦不能免俗。

    王皇后性子温婉,又不懂得讨好李隆基。虽母仪天下,但并不得宠。

    王皇后无子又不得宠,她的位子,哪有可能不让人惦记?

    其中最为热烈的就属武婕妤了,她跟其姑祖母武则天一样工于心计,而且继承了武家人的血统,娇媚婀娜,善于逢迎,是李隆基最宠爱的妃子。

    武婕妤野心极大,凭借李隆基的恩宠,事事打压王皇后一筹。

    裴旻对此也知一二,他还记得当初,武婕妤对他投怀送抱一事呢!

    当然并不是真的打算投怀送抱,只是想通过一次香艳的意外,接触认识,拉近彼此的关系。

    如武婕妤这样的女人,最善于用自己美艳的身体做武器。

    这还好是身在皇宫,要是别处。

    娶了武婕妤这样的女人,头顶保管是一片青青大草原,原谅帽能将李嗣业这样的猛男的老腰给压弯。

    “你们不会牵扯其中了吧!”裴旻有些担心,除非有长孙皇后这样的千古贤后把持,否则后宫就是天下最脏的地方。

    娇陈摇了摇头道:“娘亲也见过了豪门大户的明争暗斗,知道一些分寸。也是因为如此,心里才不好受。王皇后确实很贤惠,武婕妤咄咄逼人,妾身都不太看得下去。娘正是因为不能为王皇后说话,才不开心的。她不想你掺合其中,免得郎君以一外臣干涉宫廷之事。”

    裴旻道:“娘就是爱瞎操心,只是,这事情表面上的王皇后跟武婕妤的争斗,实际上与陛下的偏帮,离不开关系。陛下可不是一个念旧情的人……”

    李隆基有情更无情,他欣赏器重一个人的时候,那是无条件的信任,一但他心态变了,会立刻翻脸不认账。

    最好的例证就是王毛仲……

    李隆基对王皇后已经无情,王皇后的势衰源自于李隆基这个皇帝,不是他人可以相帮的。

    “不过,你放心!武婕妤,她成不了事……”裴旻断然道:“你去安慰安慰母亲,就说就算我们不插手,武婕妤也成不了气候。她是武后的侄孙女,武家女这个身份注定了她的任何算计都无法实现。文武百官绝对不允许武家女上位的……现在朝政清明,陛下心怀霸业,只要皇后自己不乱,无人动得了她。怕就怕她自己受不住压力,干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反而给了陛下理由借口。”

    娇陈明白裴旻的意思,可爱的眨了眨眼道:“那妾身去了!”

    忙碌了整整一日,裴旻也打算好好歇息,这衣服还未脱,便听到了查士丁尼求见的消息。

    裴旻挠了挠头,叹了口气道:“天生的劳碌命!”

    绷着张脸,裴旻出现在了查士丁尼的面前。

    查士丁尼此刻脸上的笑容更甚,更甜了,今日一早,他已经得到了函谷关方面的情况。

    函谷关地势之险峻,尤为罕见,城墙之坚固,不亚于他们的国都君士坦丁堡。

    轰天雷能够炸开函谷关,同样能够炸开君士坦丁堡……

    那么意味着只要大唐与阿拉伯联合,拜占庭即将灭国……

    念及于此,查士丁尼肠子悔成了青黑色,想死的心都有了……

    对于这个拜占庭的总督,裴旻也没有给什么好脸色,一脸嫌弃的模样。

    查士丁尼将泪水往肚子里咽,道明了来意。

    裴旻也不跟查士丁尼客气,道:“我们两国本是盟友,你单方面撕毁了盟约。我大唐不与你们计较,以国事而论,狮王许诺给我大唐五千匹战马,五千匹战斗骆驼,还有一千斤大马革士钢,香料金币若干,还答应攻下君士坦丁堡后,堡中书物为两家共有。如此多的好处,我是心动了……想要我们毁约,不知贵国能拿出什么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