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贤内助
    “太公,他,他怎么了?”

    裴旻神色有些震恐,薛讷是他来到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个贵人。

    要是没有薛讷的帮助,裴旻自问没有今日成就。

    是薛讷传授他兵法,是薛讷教会他阵仗用兵之道。

    没有薛讷的谆谆教诲,他由文入武,没有那么顺利。同样的,要不是薛讷在,要不是他的担保,先天政变的时候,李隆基未必敢用他这个几乎烙上太平公主印的人……

    “凉州方面快马传来消息,说太公新年之后已经卧病再床,大夫诊断这是老病,无回天之力。”

    裴旻沉默以对,细细算来,薛讷至今已有七十二岁了。

    在古代以算是高龄……

    蓦然他掀开被褥,叫道:“快去通知李白、王忠嗣,让他们速来见我。”

    娇陈道:“李白刚回来不久,估计在府中睡觉。忠嗣,妾身已经去叫了……”

    “好!”裴旻穿着衣服道:“我立刻动身前往凉州,娘亲不方便一路奔波,就留在长安吧。你带上小七小八,随后动身,见不上最后一面,给他老人家磕个头也好……”说道最后,他声音都有些变了,眼圈微红,泪水只差没有滚落下来。

    李白昨夜跟王维喝了一夜酒,正睡得浑浑噩噩的,听裴旻传唤,洗了把脸,打起了精神,前来相见。

    “师傅!”

    裴旻道:“我有事去一探凉州,长安这边你照料着。小白会护着你师母往凉州,我娘就交给你了。她在府中,你随意游玩,但她有事出去,安全就拜托了。”

    李白正容道:“师傅放心,太师母弟子定会照料妥当的。”

    “还有!昨夜我与东海梁家有些过节,那群江湖人凭借武力,在道上黑白通吃,作威作福惯了。来到长安,也不知收敛,你看着处理。适当惩治一番,轻重你自己把握,可以去找隔壁的幽姑娘,了解一下他们的作为,酌情处理。”

    “明白!”李白平素放荡不羁,但有事嘱咐他的时候,他向来处理的妥当。性格除了有些皇汉中二,没有什么大的缺陷。

    王忠嗣稳重懂事,出入都会知会管家宁泽一声,告之他去哪,要干什么。就是担心家人要找他的时候,找不到。

    这一点,李白就不如王忠嗣。

    李白洒脱,一旦出门,怕是他自己都不知自己会在哪个酒馆跟哪些人玩乐。

    没花多少时间,下人就找到了王忠嗣。

    王忠嗣急匆匆的回府,听到薛讷的消息,眼眶也瞬间红了。

    薛讷对于他也是恩重如山,他的戟法、骑术、射箭手法都是薛讷亲传的。即便后来薛讷远去凉州赴任,也将薛家戟法的招式留给了裴旻,让他代为传授,并且一直通过书信指点他心得。

    “跟你娘亲说声,我们立刻动身!兴许还赶得上见他最后一面!”裴旻慎重的说着。

    王忠嗣拔腿就向里屋跑去。

    裴旻没有选择骑乘小栗毛,也让王忠嗣放弃义恩,而是从马厩里选了两匹寻常的马驹,这样速度更快。

    这一路去凉州,不远万里,小栗毛再擅于耐力奔驰,义恩再如何神骏,亦不可能一口气跑到。

    他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前往,一路上借住驿站不停的换马赶路,坐骑永远处于巅峰状态,远比骑着良驹,一路歇马速度更快。

    没有任何的迟疑,裴旻与王忠嗣两人,无声无息的赶往了凉州。

    长安这边查士丁尼如愿以偿的见到了李隆基。

    李隆基本对查士丁尼的所作所为厌之入骨,但见他给裴旻戏耍的如此凄惨,付出了这般代价,气也出了,心底格外舒坦,也不多加计较了。

    毕竟大食国才是真正的劲敌,这大局的轻重缓急,他还是分的清楚的。

    至于东海梁家!

    公孙幽亦不是易于之辈。

    她不在乎公平竞争,但是梁家用这种手段竞争,坏了行规,破了规矩。她也不在手软,直接通过各种渠道打压梁家……

    梁家百年大家,但是独裁一切的梁昊给下了大狱,诸多好手也在吃牢饭。

    不只是群龙无首,还是苍鹰折翼,给打的全线溃败。

    李白也在这个时候发力,当今的官场,谁能不卖裴旻的面子?

    再说梁家的垄断,本就不为朝廷所容。

    表面上看梁家除了垄断,并没有造多大的危害。

    其实不然!

    垄断本身就是一种危害,这种不正当的经营方式,只会造成一种结果,让富的更富,穷得更穷。

    梁家黑白通吃,跟他抱团取暖的人,能够得到丰厚的利益,而广大的百姓群众,却完全排除了这利益之外。

    裴旻不排斥技术垄断,那是人家应得的。

    但是东海的地利,应该造福东海所有百姓,而不是造福部分人。

    朝廷本有意破梁家垄断,只是受到了干涉,延迟一段时间,好让梁家有个准备。

    如今裴旻插手,那股微不足道的干涉力量,完全不成气候。

    东海的官员重新整治东海的风气,没有给梁家全身而退的机会。

    此次受益最大的莫过于青羽盟了。

    一个新生势力,一个百年江湖家族,几乎没有多少人看好青羽盟。

    结果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号称海东泰山的海东第一刀梁昊败给了青羽盟的“无名小卒”,如猛龙过江一般的梁家,没有几日,如丧家之犬一样,灰溜溜的回到了东海。

    家主以及家中一票好手还折在了长安……

    青羽盟的实力一下子未江湖人侧目,风头一时无两。

    公孙曦可高兴坏了,她这个傀儡盟主就如黑道大姐头,领着小弟将长安的地痞流氓制伏的服服帖帖,有任何不平事都插手管一管。

    地痞流氓受到了欺压,纷纷从良。长安的治安居然莫名为之大好……

    唯一头疼的唯有公孙幽,她本想着公孙曦胡闹也闹不出什么名堂,结果阴差阳错,青羽盟越做越大,现在几乎都要成为长安第一的江湖势力。

    想想都不知如何善后,不过随即心想裴旻身在风波诡异的朝堂,伴君如伴虎,指不定什么时候遇到危险,或者受到政敌的恶意针对。

    自己手中握有一股江湖力量,关键时候能派上用场也说不一定。

    公孙幽原来不去想,如今她已将自己视为裴家媳妇,焉能不为自己的郎君考虑。

    想着青羽盟中那些有着奇异能力的人才,公孙幽眼睛越来越亮!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