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薛公遗愿
    凉州首府姑臧!

    作为连接西域与关陇的要地,姑臧在大唐的地位仅次于长安、洛阳,是大唐王朝的第三经济文化中心。

    身为大唐西北重镇,姑臧近来的气氛有些压抑,一点儿也没有新年的余庆。

    往来的商贩、百姓大多都神色不安,时不时得瞧向西方,眉宇透着担忧的神色。

    有些人甚至拜了拜,在心底默默祈求着。

    天气一片灰蒙蒙的,似乎也受到了影响。

    他们都再为薛讷担忧……

    薛讷继任凉州镇军大总管八年,作为姑臧的军事第一把手。他继任之后,精兵简政,对于凉州军务做了极大的改革。

    凉州西连西域,北连突厥,西北又是突骑施。

    在薛讷继任以前,凉州境内时常有西域的马贼出入,突厥、突骑施偶尔也会入侵劫掠一番。

    突厥是明着来,突骑施或是乔装成突厥,或是乔装成马贼,不留活口,手段更是卑劣。

    但自薛讷统帅凉州军务之后,设下重重关卡,重新合理的安排布置凉州军防,将几个关键的岗位都调派上他带来的敢打敢杀的将领。开始是定期定时护卫商贩,以确保商贩安全,两年之后,凉州兵实力有了一定的提升,开始严剿各路马贼与劫掠的突厥、突骑施等入寇强盗。

    强将手下无弱兵,薛讷的围剿取得了极好的成效,令得凉州境内再无烽烟。

    薛讷老而弥坚,完美的履行了凉州镇军大总管的职位。

    面对薛讷给凉州带来的变化,往来的商贩以及百姓,无不感念其恩。

    如今他病入膏肓,牵动了姑臧上下所有百姓的心。

    急促马蹄声响起!

    两骑风风火火的穿过了大街。

    街上的行人,习惯性的避让了开来。

    薛讷是一位出色的统帅,凉州方面的将校皆对他心服口服。

    听得他有恙,从四面八方的赶来探望,早已不知是第几批了,见怪不怪,带着理解的心态,给他们让路。

    只是薛讷病重多时,依道理计,理当早就抵达才对,却不知来的为何那么晚?

    好奇的路人寻声望去,一瞧之下,忍不住吓了一跳:两骑已经不能用风尘仆仆来形容了,他们头发如鸟窝一样,横七竖八的翘着,脸上嘴唇都裂开了口子。若不是他们衣着华丽,简直就如街边的乞丐。

    来人正是裴旻、王忠嗣。

    唐朝的官邮交通线尤为发达,大诗人官邮交通线岑参写过这样一首诗“一驿过一驿,驿骑如星流;平明发咸阳,幕及陇山头。”

    他将驿骑的速度比做流星,可见这个时代邮驿通信的组织和速度已经达到极高的水平。

    唐代的官邮以京城长安为中心,向四方辐射,直达边境地区,平均三十里里设一驿站。对邮驿的行程也有明文规定,陆驿快马一天走六驿,再快要日行三百里,最快如军情则要求日驰五百里。

    裴旻、王忠嗣每奔行三十里换一匹驿马,前两天他们两日就奔行了八百七十余里,几乎要追上换人换骑的八百里加急。

    第三日,人实在受不了,一样跑了三百里左右。

    寒风刺骨拂面吹来,将他们的脸嘴都割裂开来,好似受伤一样。

    没有时间洗澡,休息的时候,到头就睡。

    还好是冬天,要是夏日,指不定身上的味道,能够熏死一头牛。

    原本大半月的路程,他们两人任是用了三分之一的时间到了凉州。

    裴旻来过一次识得路,直接将马丢在了都督府门口,一瘸一拐的闯进了凉州都督府。

    府中已经哭声成片,裴旻如遭雷击,顿住不动了,意识到了什么,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抱着脑袋,脑中响起了与薛讷相处的情形:

    “这匹马本应该就是你的,现在还给你。”

    “这才不到半年,你小子现在风光了,不冒充你太公,连通报都不给。”

    “弓箭可不这样使,太公教你……”

    “用兵之法,正兵为上,奇兵为辅……”

    “真到那个时候,太公这里出把力,看看能不能将你调来河西,当任河西节度使,怎么样也好比去安西……”

    想着薛讷的谆谆教诲,想着离别之前,薛讷还在为他考虑,不计较自己的地位,退位让他……

    一幕一幕在脑海中浮现,自己却连最后一面都未见上。

    念道到痛处,忍不住恸哭起来。

    王忠嗣也是泪珠滚滚而下,但他与薛讷的感情,远不及裴旻深厚,自不如裴旻伤感,拍着他的后背安慰着。

    王忠嗣见裴旻渐渐没了声息,骇然发现他竟然晕了过去。

    这一路的急行,全凭意志强撑着,如今到了地方,又悲伤过度,裴旻身子再也支撑不住了……

    当裴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足足休息了一天,裴旻身体恢复了许多。

    都督府的管事女儿在一旁照料着,见他醒来,大喜过望道:“国公总算醒了……”说着,想到府中老爷以去,又忍不住伤感,低沉道:“我去叫我爹爹!”

    不多时,胡管事大步走进了屋,见裴旻自行起身靠在床头,松了口气道:“国公无恙便好!王忠嗣正在隔壁休息,国公不必担心。他说国公醒来,告诉他知晓,我觉得还是让他多多休息的好!”

    裴旻点了点头,顿了顿,半响终于问出了口:“太公,去了?”

    胡管事点了点头,伤感道:“去了,今日一早仙逝的。老爷说了,不要为他难过。他今年七十有二,已经满足了。只是留有一丝遗憾,未能得偿所愿。没能亲自马踏西域,跟西方的大食国、拂菻国,一争高下。老爷最后也笑着说,说他知道,这个愿望旻儿一定会代替他完成的。他还说遗体就不要运回河东了,河东老家安一个衣冠冢足以。墓穴就选择凉州吧,焉支山就挺好的,旻儿凯旋之后,也能第一时间通知我,让我得以瞑目……”

    胡管事说着自己先泣不成声了。

    裴旻也是泪如雨下,囔囔自语道:“日后破大食之日,第一件事就通知您老人家……胡管事,给我准备一套孝服,准备一些热水,容我好好梳洗,给太公守孝。还有,别将我的身份泄露出去,我不想做任何应酬,只想以子孙的身份,安安心心的送太公离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