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自比蔺相如
    无声无息,裴旻出现在了薛讷的家属行列中!

    裴旻在陇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在凉州,大多人只闻他名,而不见其人。

    裴旻存心低调,也无人知道那个在最中间披麻戴孝的青年竟是大名鼎鼎的凉国公裴旻,只以为他是薛讷的家属。

    在这悲痛的时候,前来吊孝的地方官员以及将校也无心在意裴旻的身份,都怀着沉痛的心情,缅怀这位大唐最后一位宿将。

    诸多闻讯赶来的将校或是上香,或是泣声磕头,也显现了薛讷在凉州是多么的得人心。

    就连地方百姓,豪商大贾都推举了宿老前来祭拜。

    “检校都督杨敬述到……”

    裴旻接待了一个又一个的缅怀吊孝之人,突然听到外头通传,灵堂前哭泣的诸多将校中若有若无的传来了几声轻哼,有人甚至道:“他好意思来?”

    裴旻好奇的对着身旁的胡管事报以了询问的目光。

    胡管事解释道:“杨敬述现在是凉州刺史,与老爷一文一武,负责凉州军政。在老爷担任凉州都督之前,都督职位空缺,杨敬述当时以副都督的身份处理都督府事物。他一直拉关系想成为正都督,只是让老爷抢了先。退而求其次,做了凉州刺史,因为此事跟老爷谈得不太来。”

    “河西节度使的位子一直空闲着,杨敬述不满足刺史的职位,揣摩上意,从西域、天竺大势收集古曲谱,进献天子,希望能够晋升河西节度使……”

    “天子曾问过老爷的意见,老爷说杨敬述是个诗人,让他写诗作赋是好手,处理军务,只会坏事,天子也绝了此念……杨敬述不知从哪里得到了这个消息,一直认为老爷嫉恨于他,不愿意有人爬在他的头上。跟老爷的关系更僵了。”

    “前些日子老爷卧床养病,无力处理都督府军务。杨敬述不知通过什么手段,给朝廷任命为检校都督,在老爷卧病期间,处理凉州军务。”

    说到这里,胡管事眼中亦生出一丝火气道:“杨敬述自负才高,继任检校都督之后,认为老爷对凉州的布防有着极大的疏漏弊端,不够完善完备,擅自改了布防,诸将对他的意见极大……”

    裴旻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这凉州方面的事情,他插不上手。

    而且不管杨敬述带着什么目的,这里是灵堂,只要杨敬述不搞事,不惊扰死者,他也不愿将细究以往恩怨。

    杨敬述当然不是来搞事的,作为一个“胜利者”,他是来体现自己的大度,并且带着收买诸将的心思来的。

    在凉州刺史的位子上干久了,他已经不那么在乎薛讷现在的地位,而是想更上一步,要做河西刺史。

    河西刺史总揽凉州、甘州、肃州、瓜州、沙州、伊州、西州等七州军事,而薛讷的为凉州镇军大总管,统领诸军大使,不过是凉州一地的军事统帅。

    两则差距,不可以用道理来计。

    只是他之前是文职,手下无军事班底。

    薛讷作为薛仁贵的儿子,大唐宿将,他培养出来的班底,都是能征善战之辈,若能收未己用,那能减少许多麻烦。

    他知凉州诸将并不服他,却不认为自己的能力会输给薛讷,所以一上位就展现自己的“与众不同”的才华,又特地来悼念薛讷,换取与凉州诸将的好感。

    为此杨敬述穷极才思,呕心沥血的写了一篇祭文。

    就如《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哭孝周郎一般,杨敬述哭的是天昏地暗……

    这吊孝祭文,也是习俗,但通常寥寥数言,应个景儿也就是了。

    毕竟真正能够写出应景祭文的人不多,尤其是武将,那就更少了。

    杨敬述却写了一封千字祭文,洋洋洒洒,古韵斐然。

    连裴旻在一旁听了都忍不住称道。更何况是三五大粗的武将,大多人都是不觉明历,个别心思单纯的皆对之收了几分敌意。

    裴旻颔首答谢。

    杨敬述含泪长叹:“薛公与我政见不合就如赵时廉颇、蔺相如,虽有争闹之时,但彼此惺惺相惜,目标皆是为大唐效力。他这一去,从此天下,更无知音,呜呼痛哉!”

    他说罢,摇头晃脑拭泪的离去。

    胡管事瞧着杨敬述的身影,脸上显露尴尬之色,他刚刚说杨敬述与薛讷不和,杨敬述却有如此表现,只觉得特别打脸,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跟裴旻道:“是老奴道听途说,多心多想了!”

    裴旻也不说话,只是看了杨敬述的背影一眼,心底有些看他不起。

    将薛讷比为廉颇,这符合实情,但是他杨敬述何德何能,怎比赵相蔺相如?

    一个刚一上位就迫不及待表现自己,将前任的制度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岂配与蔺相如相提并论?

    若前任是个废材,自然另说。

    薛讷的布防布局护卫凉州多年未受侵害,俨然高明非常。

    面对一个高明的政策,就算真有更加出色的应对方式,也当徐徐图之。

    迫不及待的表现自己,即便是个人物,水平也是有限。

    这当了些许年的上位者,裴旻在识人用人上也有自己的一套方式。

    不知准是不准,对于这个杨敬述,裴旻心底甚无好感。

    杨敬述离开了都督府,回望了带着几分雄伟的府邸,心中念着,总有一日,我要入主此处。

    迈着几分轻快的步伐上了马,杨敬述回到了刺史府。

    现在刺史与都督的重担兼于一身,杨敬述还是很忙的。

    不过权势在手,犹若怀抱西施貂蝉,让人迷醉,无法自拔。

    杨敬述乐在其中,与麾下的纵多心腹一同商议军政大事。

    只有节度使才有权利开幕府,招私人部下。

    杨敬述还不在此列之中,但他已经拉拢了隶属刺史府的功曹,只待自己升任节度使之日,便将他们召入幕府。

    “杨公!”

    作为杨敬述麾下的头号心腹,凉州长史殷轩手里拿着一份文案找到了杨敬述:“这是突厥降户跌思泰的上书,他们希望大都督能将兵器还给他们。以应对草原上的豺狼,他们对我大唐忠心耿耿,绝不会有二心。”

    杨敬述沉吟了片刻道:“我记得此事,好像两年前,薛讷莫名收了跌思泰他们部落的兵器,还引发了动荡,让薛讷压下去了。粗人就是粗人,只会激化矛盾。他们诚心来降,却不给他们安全保障,这不是逼他们反叛嘛?将兵器还给他们……”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