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高智商的蠢货
    裴旻对于赵颐贞口中那个很完美,挑不出一丝一毫的毛病的话,有着不详的预感。

    他一直相信太过完美的东西,都不是好事。

    “说详细一些!”裴旻沉声问道。

    赵颐贞苦着脸道:“我也不知怎么说,总之杨敬述能够挑出大都督的好几处不足之处,让我们无言以对。但是他的布防,我们却找不出半点毛病。要不是如此,我们也不会答应他改变大都督的布防。”

    “你给我说说,杨敬述到底有什么手段,让你们都无话可说?”裴旻心底不好的感觉越甚。

    赵颐贞从怀里拿出了一份地图,道:“在下也觉得有些问题,这些天一直在研究,一有空闲,就拿出来看看。任是没有找到一点破绽……”

    他将地图躺在院子里的石桌上。

    裴旻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一张详细的凉州地形图,地图上标识着密密麻麻的红点。

    赵颐贞指着红点道:“这红点就是凉州诸军的分布图,凉州有四大军,分别是赤水、大斗、建康、宁寇,在下便是赤水军使……”

    他指着地图上的红点,一字一字的细说,这几千兵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这几千兵马有什么妙用,赵颐贞一五一十的点明。

    “杨敬述将赤水军分为十部,分别安排于明威戍,武安戍这一代,相互相辅相成,一方遇袭,九面支援……”

    他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每一个步骤都极为细腻,细节安排,淋漓尽致。

    裴旻听的是直皱眉头。

    赵颐贞说的口干舌燥,才将赤水军的妙用说完,还有大斗、建康、宁寇三军没有细表。

    裴旻伸手制止了他细说,道:“别说了,听的头晕。”

    他说着,指着地图上少量的黑点道:“这是太公布置的边防?”

    赵颐贞颔首道:“大都督布置的相对要简单得多,他将赤水、大斗、建康、宁寇四军安排在了这几处要地,再分出游弋军在沿着边境线巡逻……”

    只是三两句赵颐贞就说完了薛讷的布防安排。

    说到这里,赵颐贞苦笑道:“杨敬述嫌弃大都督的布置过于简单,有诸多漏洞,大刀阔斧的修改了。我们找他抗辩,却说不过他。”

    好半响,赵颐贞见裴旻盯着地图看,一句话也不说,忍不住道:“在下觉得杨敬述的布置很有问题,只是不知问题出在哪!”

    “问题就出在太完美了!杨敬述以为他是谁?是韩信嘛?”裴旻对于杨敬述的布阵,嗤之以鼻,甚至不屑一顾……

    完美!

    布防的细节太完美了,一点一滴的微小的东西,面面俱到。

    这咋一看来,很是高明了不起,实际上是愚蠢至极的行径。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杨敬述将诸多变故都考虑了在内,将凉州所有兵卒都安排上了岗位,给予他们不同的任务,并且嘱咐他们应该应该怎么怎么去做,敌人来了,怎么怎么去打!

    这完全遏制了将领自身的发挥,就如提线木偶一样,在姑臧城中操控着凉州的数万兵马。

    这如此细致细腻的操控军队,古往今来也只有韩信做到那一步。

    历史上韩信用兵多多益善,简单的来说一开始刘邦聚合了诸国大军,共计五十六万。刘邦一战败的精光,东凑西凑给韩信三杂万让他攻打赵国,韩信以杂兵全掳敌军,一战下来兵力由三万暴增二十万。

    刘邦看的眼红,收缴了韩信的兵权,又给他一支杂兵。

    韩信再次破齐得兵十万,又灭了楚国龙且,全掳楚兵二十万,兵力短短年余之间再度暴增三十万。

    刘邦十面埋伏霸王项羽的主要兵力,几乎都是韩信一手拉起来。

    韩信以弱胜强,靠的就是超凡的谋略以及细腻无比的指挥水平。

    再烂的兵,在他手中也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从而以弱胜强。

    这中国兵家历史,千百年来,能与韩信相比的又有几人?

    杨敬述要是有韩信那般的指挥水平,这个完美的布防确实有效。但若没有,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错,将官相互间配合不到位,就如坏死的小齿轮,整个结构布局,都将会奔溃。

    因为全部兵力都用了上,一点缓解的余地都没有。

    裴旻看着赵颐贞的地图,揣测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大斗军军使应该是个敢战的猛士,宁寇军军使是细心的汉子,最是沉稳。建康军军使,我看不出来,能力应该不如你们!也可能是太公手上的王牌……”

    赵颐贞带着几分惊叹的看着裴旻,骇然道:“神了,国公怎么知道的?大斗军军使是我凉州第一勇士折虎臣,最擅打硬战,打疯了谁也拖不住。宁寇军军使岑云一本正经的,事事讲一个法度。平时惹人厌烦,关键时候,最为可靠。建康军军使是朝廷特别调派的,不怎么管事,大都督偏带帮衬着管理。”

    裴旻指着地图道:“当然是看出来的,依照原来的布防。你率领的赤水军位于地理位置最关键的武安戍,赤水军的实力最强,自然负责最关键的要处。武安戍往右五十里的明威戍,位居长城,倚靠腾格里沙漠。进可绕至敌后方协助武安戍,退可笼城死战。此处不安排骁勇善战的猛士怎么能够担当重任?宁寇军驻于番禾,此地是姑臧屏障,又可支援武安戍、明威戍,毫无疑问,非心细者不能担任。建康军驻于姑臧附近,显得有些多余,但关键时候,何处有难,太公即可随时随地率众而战……”

    这也是两种布防的差别!

    薛讷布防简单,但步步相扣,充分的发挥麾下诸将与兵马的能力特点。

    杨敬述布防复杂,完美,他完全无视兵将的特性,强制要求兵将做到他安排的一切,如同木偶机器。

    关键便在于,人不是木偶机器,不可能毫不出错。杨敬述更非韩信,没有他那惊世骇俗的统率力。

    不论是兵将还是杨敬述的布局,任何地方只要出现差错,整个凉州的防线都将奔溃。

    真正简单易懂的利于执行的布局战术,才最是高明。反之越复杂,越深奥的战术,自己人都绕晕了,还怎么指望下面人实施?

    愚蠢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有着高智商的蠢货,就如杨广,还有赵括……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