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纸上谈兵
    从杨敬述的完美布防不难看出,杨敬述在兵事上并非一窍不通。

    至少在对于兵书战策的研习,他实打实的下了一番苦功的。

    没有用心的研究,他布不出这种“完美”的防线。

    但是杨敬述就如史上那些轻视武人的文人一样,觉得武人都是莽夫,用兵之法跟治世学问,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他们认为笔墨文章是学海无涯,而用兵之法却简单易懂。

    只要读通了《孙子兵法》、《吴子》、《三韬》、《六略》等兵书,指挥战阵,不过轻易之事。

    杨敬述太小看用兵之道,太小觑兵法,更太高看了自己!

    听裴旻说及关键,赵颐贞猛地给了自己一个巴掌道:“怎么这么蠢,明知杨敬述不可信,就让他给忽悠了?”

    裴旻也知怪不得他,杨敬述确实是个人物,他是一个诗人,也是一个政客。

    他能写诗,也懂得媚上,巴结讨好李隆基,才华横溢,口才斐然。除了过于天真,纸上谈兵,真没什么缺陷。

    裴旻沉吟了半响,道:“此事你怕是摆平不了,杨敬述有胆子在自己还未扶正的情况下,改了太公的布防。可见他对于自己的才学能力,不是一般的自负。如他这类人,除非自己完美的布防给打的七零八落,否则绝不会承认自己的失败。你去跟他说,没有半点意义。帮我去盯着跌思泰与突厥降部,免得真出意外。杨敬述由我去劝说,也许,他会卖我一个面子!”

    裴旻去与胡管事说了一声“抱歉”,将大致缘由细说,又对薛讷磕了三个头。

    他相信以薛讷的脾性,一定支持他这般做的。

    裴旻暂时脱了孝服,前往凉州刺史府。

    这一次裴旻没有隐瞒身份,而是直接爆了姓名。

    裴旻!

    得知裴旻求见,没有任何拜帖,更没有任何礼节,门房却直接冲跑着前去通报。

    得到消息的杨敬述放下了手中一切事物,一手拉着前摆,也是跑着出府迎接。

    他还未看清来人,已经深深的弯腰作揖下去:“杨敬述见过裴帅!”

    一般人称呼裴旻多是凉国公,再之是裴节度或者裴大将军,杨敬述直呼“裴帅”,显是知道裴旻喜欢他人如此称呼他。

    仅从细节一刻看出,杨敬述在媚上一道,造诣极深,深通官场法则。

    裴旻颔首道:“杨刺史不必多礼,先前在都督府一会,为刺史文采感动,冒然拜访,还望恕罪。”

    杨敬述抬起头来,这才发现裴旻竟是之前的那位家属,忙再次作揖道:“原来是裴帅,先前失礼了,快,裴帅请进!来人,裴帅喜欢喝薄荷味的茶,府中薄荷没了,速速去买。”

    裴旻才不信杨敬述堂堂刺史,对于府中薄荷的储备都知道的那么清楚,十有**是故意为之,以彰显自己对他的重视。

    这官场手段,杨敬述可谓施展的如火纯情。

    只是这一次裴旻注定是不受欢迎的恶客,入殿坐定之后,他直接道明了来意。

    裴旻知道杨敬述不是一般人,他很聪慧,也很有本事,忽悠对他无效,开门见山,才是最好的方法。

    “杨刺史,以道理而言,这凉州的军务,我不便过问。但是凉州是我大唐第三大经济中心,凉州的安危更是关乎西方商道的通畅,无论如何,都不能出任何麻烦……”

    他话还未说完,杨敬述抢先一步拍腿道:“裴帅所言极是,在下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为了确保万全。在下苦读兵书三载,亲自实地调查,根据凉州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重新安排了布置。如今凉州周边与敌接壤的疆域,所有要地都安排了兵马。整个凉州,现在就如铁桶一样,不管是北方的突厥,还是西方的马贼,都别想入侵我大唐疆界一步……”

    他唾沫横飞的说着。

    裴旻脸上显现一个大写的尴尬,他真不懂,这杨敬述何来的自信?

    杨敬述的所作所为,让裴旻想到了后来的一个人,赵光义。

    他就如后世的宋太宗赵光义,赵光义用兵水平真不怎么样。

    但凡他派遣大将出征,大多都凯旋而归,可一但亲自出征,那就给打的落花流水骑着驴车逃跑。

    偏偏这位皇帝自视是极高,御制的一套作战阵法,取名为“平戎万全阵”,视为得意之作,寄托全能应对边患之意。

    结果这一个大阵,分前锋、殿后、中军、左翼及右翼组成。其主力为中军,由并排散个方阵组成,每阵各方五里,周长二十里,三阵之间皆相隔一里,阵面共宽达十七里……

    而且“平戎万全阵”要想成型,需要投入兵力十四万余……

    也就是说想要用这套阵法对敌,需要至少方圆五十里的战场,因为战场不只容纳自己人,还要敌人……

    还有对方要耐着性子,磨磨唧唧的等他将十四万大军列队整齐……

    杨敬述所干之事,与后来的赵光义简直如出一辙……

    他们都在效仿先贤赵括,将纸上谈兵的特性,发挥的淋漓尽致。

    杨敬述的自负,让他认为读懂了几本兵书,军略便盖过了薛讷这样“文化低”的武夫,直接改了凉州的布防,若不更改回来,一但战事发生,将会造成可怕的后果。

    “杨刺史,你真以为真以为自己看了三年的兵书,能够比得上将门之后,一辈子投身疆场的薛讷?不怕实话给你说,你的布防。确实有些道理,可是操作太复杂,掌控太难……即便是精锐之师,也未必接受的了。而且敌人也不会如你所想的一样,那么简单好对付。突厥现在有一个叫暾欲谷的人,他的才智谋略就不可小觑。就以现在凉州的布防,根本挡不住他!”

    杨敬述铁青着脸,凉州布防是他得意之作,让裴旻如此贬低,心底实在不快,若非裴旻地位卓然,他早就下达逐客令了。

    “万全的布防不妥,薛大都督破绽百出的布防就妥了?裴帅,大都督是您太公不假,这有心偏袒也不必诋毁在下的心血!”

    “用兵重将,有赵颐贞、折虎臣、岑云三员大将在,他们的随机应变,足以弥补应对任何缺陷,而你的万全布防,却等于捆缚住了他们的手脚,限制了他们的能力!”

    杨敬述慷慨激昂的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万全布防的存在在,会让突厥、马贼无处入手,有何须他们发挥!为了战功,陷百姓于水火,岂是真英雄所谓?”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