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不堪一击的防线
    看着杨敬述激情澎湃的模样,裴旻心头也来了火气。

    历史上由文入武的书生并不少,还有很多取得了超凡的成就,如虞允文、范仲淹,就是各中翘楚。

    但是祸乱兵事,外行指挥内行,导致国家损失惨重的文人书生更多。

    杨敬述自学了三年兵书,便大放厥词,藐视薛讷一生征战得来的经验能力,自以为是,目无余子,实在可恶。

    “无处下手?”裴旻也不跟他客气,“现在整个凉州布防就跟棋盘上摆满了棋子一样,自己将自己的路给堵死了。只要攻破一点,整个凉州防线就会奔溃,乱成一团。这兵力过于分散,导致将官想要挽回败事,重整旗鼓都做不到。你所谓的完美布防,在我看来是一无是处……”

    杨敬述胸中怒火焚烧,但是他脸上阵青阵白,口中就是说不出狠话。

    这也就是官大一级的好处。

    裴旻敢跟杨敬述放下脸来!

    杨敬述却不敢,现在是他能否当上河西节度使的关键,跟皇帝面前的红人裴旻撕破颜面,对他的前途大是不利。

    强忍着心头怒火,杨敬述道:“裴帅若觉得不行,我们推演战阵便是。裴帅亦是当朝良将,若是能轻易破我阵,在下自当收回一切。”

    裴旻气道:“真正的阵战交锋,与纸上谈兵是两个概念!我不否认理论上你布的防线,确实可行。但实际操作行动,与理论是两码事!赵括比他父亲赵奢,还要能说会道。但是白起面对赵奢,不敢轻易出兵,可换上赵括,直接有了长平大捷。杨刺史能够苦心研究兵书,却有过人之处。只要你能吸取经验,以理论结合实际,未来或可出文入武。但是现在,火候还差得远呢!”

    杨敬述哪里会听,他只以为裴旻是为薛讷叫不平来的。

    作为文采风流的天之骄子,耗费心思,苦读兵书三载,研究出来的防阵,怎么可能比不上一个大老粗,粗糙没有道理的防阵?

    越是聪明人,越会陷入魔怔中去,一意孤行,就如杨广……

    “理论行得通,才能经历考验,连理论都行不通,又有何用?”

    裴旻知道跟他完全说不通了,起身道:“杨刺史最好找个神仙拜拜,在你担任检校大都督的有限日子里,没有敌寇入侵!”

    他说着起身就走。

    他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了,既然不听劝,那就别想在检校大都督这个位子上干下去,更加别想摘去检校,成为正牌的大都督。

    只是顾念着身份,他话没有言明,但更多是还是威胁,逼迫杨敬述妥协。

    软的不行,直接来硬的。

    杨敬述果然神色骤变,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叫道:“裴帅慢走,既然惹得裴帅不喜,在下换回原来的便是。”

    他说的是裴旻不喜,而不是自己的完美防阵比不上之前。

    至始至终,他都相信,自己完美防阵的效果甩薛讷之前那破绽百出的防线好几条街,心底竟微微有些期待,想着若是变阵之后,突厥来袭,防阵不堪一击,那时看裴旻如何收场。

    裴旻也顿住了脚步。

    见总算逼的杨敬述妥协,他也略松了口气。

    对于归还突厥降户兵器一事,裴旻不好开口再提了。

    杨敬述对于自己的决策有着盲目的自信,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干涉他行政,只会起得反效果。

    而且杨敬述在朝中也有一定人脉,今日他所行之事,虽是为了大唐,但越权的太过,对于他自己也是一个隐患。

    正想着应该如何处理,突然一人匆匆忙忙的闯进了会客厅,神色焦虑,汗如雨下。

    他快步来到杨敬述身旁,在他耳边一阵低语。

    杨敬述神情骤变,不安的看了一旁的裴旻。

    裴旻耳力非凡,隐隐约约的听到突厥等字样,联合杨敬述的表情以及来人的惶恐,忍不住问道:“可是突厥来袭?”

    杨敬述犹豫片刻,终是失魂落魄的说道:“让裴帅说中了,突厥三路来袭,已经突破了明威戍,边境失守,守兵相互掣肘,乱作一团。怎么会这样,我明明让他们相互配合,怎么会乱成一团,到底是谁,没有依照我的战术行动……”

    完美的防线,不堪一击!

    *********

    跌思泰在收到杨敬述同意归还他们兵器的时候,一直在等负责器械的官员将兵器归还,但见军功曹毫无反应,心知事情有变,不再迟疑,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部落,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在他的帐篷里,一个汉家商人打扮的人物迎面走来,问道:“怎么样,杨敬述是否答应归还兵器了?”

    跌思泰坐下道:“答应了,只是出了变故,下面的人并没有执行。”

    汉家商人沉吟片刻道:“不能再等了,立刻行动吧。安全为上,直接去跟左贤王汇合!”

    跌思泰冷哼一声道:“草原的狼,就算没有了利齿,还有尖锐的爪子,你这个唐人如何懂得?回去告诉我那兄弟,我会在番禾,请他喝酒……”

    汉家商人脸色一僵,强行挤出一个笑脸道:“我在下这就回去通知左贤王……”

    跌思泰挥手让对方出去,自己做着上位,一动不动,显然有些不屑一顾。

    直到汉家商人的身影消失,跌思泰这才起身,挥舞着拳头,表情一阵兴奋,激动的道:“阿爹,阿娘,跌思泰要回家了,阙特勤兄弟,我们又可以一起喝酒比试了,哈哈……”

    跌思泰是突厥第二勇士。

    第二之名,不太好听,但对于第一勇士阙特勤,跌思泰还是万分信服,自愧不如。

    跌思泰是突厥一部的首领,阙特勤是后突厥骨咄禄之子……

    骨咄禄是后突厥最伟大的可汗,当年他病故因儿子年幼,其弟阿史那·默啜继了可汗之位。

    默啜忌惮骨咄禄的儿子默棘连、阙特勤,将他们送到了西方,与跌思泰的部落相邻。

    阙特勤与跌思泰一起长大,一起学艺,互为兄弟。

    后来突厥内乱,跌思泰不愿意杀自己的同胞,领着部落降了大唐。

    阙特勤却帮着自己的兄长默棘连,夺回了可汗之位,并且在智者暾欲谷的协助下稳定了突厥的局面。

    前不久阙特勤派出了使者,一方面劝跌思泰回家,另一方面表示薛讷病重,命不久矣,突厥将有大动作。

    跌思泰毫不犹豫的决定配合,杀突厥人他不乐意,但是杀唐人,他绝不手软!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