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愿为国公效死
    裴旻一语道破杨敬述的心理阴暗处。

    有了裴旻的警示,杨敬述已经隐隐的意识到是自己错了。

    但是他不想承认,也不能承认。

    一但承认了这一切是他的错,他必须要为自己的错负责。

    前线要地失守,凉州数十万百姓因他的愚昧受到威胁,朝廷也因此蒙受巨大损失……

    这个罪必须要找一个或者多个人来顶……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知道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他找问题不是为了解决,而是为了推卸责任。

    裴旻说的如此直白,还在外人面前点破,他又如何受的了?

    凉州长史殷轩是他的人,倒是无所谓,可传令兵却不是,只要他将今日裴旻的话说出去,那一切都玩了……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裴旻对于杨敬述忍无可忍的同时,杨敬述也恰恰对裴旻也是忍无可忍了。

    “裴国公,您位高权重不假,还是唯一一个掌握地方军政大权的外臣。但那是在陇右,不是凉州。我杨敬述才是凉州刺史兼任检校都督,凉州事物由杨某负责。你横加干涉就是越权……裴国公是先天年间的状元,应该听过‘非不寒夜,以为侵官之害甚于寒’的道理!”

    杨敬述说的是一个源于战国时期,韩国的一个典故。

    是说有一次韩昭侯喝醉后,身上没盖什么就睡着了。典冠,也就是主管帽子的侍从,看见韩昭侯这样睡在那里要着凉,就给他盖了一件衣服。

    韩昭侯醒来之后,得知了此事,处罚了典衣,同时更重惩治了典冠。

    典衣未能在韩昭侯睡去的时候及时给韩昭侯盖衣服避寒是失职,但典冠的行为却是越权。超越了他的职责范围。不该他干的事却擅自干了。

    韩昭侯不是不怕着凉感冒,而是认为侵犯他人职权的危害比着凉要严重得多。

    这只是一件小事,却为韩非子大说特说,个中意义,甚是深远。

    杨敬述指着裴旻干涉他行政,指控他越权了。

    越权是一大忌,放眼中华千年历史,不知有多少人死于越权。

    裴旻心底也清楚,一般的越权,以李隆基对他的宠信,对他的信任,可以得到谅解,甚至不在乎。

    但是越权调动军队,指挥非管辖内的三军,这个是任何君王都无法忍受的。

    不管李隆基如何信任他,一但他越了这个权,持宠而娇的罪名,实打实的跑不了。

    裴旻“哈哈”一笑道:“我无权指挥凉州兵马不假,但是对付你这种无能之辈,需要动用军队?你怕是忘记我从哪里走出的吧?忘了我还有一个御史中丞的头衔了?”

    杨敬述脸色瞬间惨白,脚下一软,直接瘫倒了地上。

    裴旻这个御史中丞的头衔不用履行实务,但是实质性的权力还是有的。

    御史中丞的任务就是弹劾文武大臣,以裴旻在朝中的实力威望,一但修书弹劾,他的前途堪忧。

    裴旻头也不回的甩袖而去。

    他出了刺史府衙,一扬马鞭,直冲大都督府。

    赵颐贞正等着裴旻的消息,也没有去灵堂缅怀。

    自裴旻提醒,他这颗心就七上八下的。

    依照杨敬述的说法说辞,确实可以面面俱到,近乎完美。但是只要有一环节出错,全面崩盘。

    若不是不愿意正面于杨敬述对抗,他甚至都有回赤水军改变布防的冲动。

    见裴旻一进来,赵颐贞迎面走了上去,本想开口询问,但见对方神色震怒,不免失望道:“杨敬述竟然连国公的颜面都不给?”

    裴旻摇着头肃然道:“情况比这严重的多,他不敢不给我面子,只是一切都晚了。突厥已经入侵,大军夺取了明威戍,边防失守。”

    赵颐贞神色瞬间变了,明威戍那是他赤水军负责的防线,明威戍失守,他这个赤水军军使难辞其咎。

    他突然想到裴旻之前所说,以及先前他得出的结论,失声道:“明威戍失守,那不是意味着整个防线,奔溃了?”

    裴旻相对要沉稳的多,他年岁不高,经历的事情却是不少,把持的住,“前线没有消息传来,乱成一团,却可以想象。现在的关键还不在于外,而是内部。内部不定,这仗没得打。”

    赵颐贞瞬间就明白裴旻说的是何人,眼中闪过一丝怒色,喝道:“欺人太甚,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想弄什么花样?”

    “他哪敢弄什么花样,只是在找替罪羔羊而已!”裴旻将自己的所见所闻略说。

    听说杨敬述不想法子迎敌,而是再想怎么推卸责任,赵颐贞整个人一点士气也没有了。

    明威戍是他负责的,这首罪他跑不了。

    这明摆着要玩蛋,赵颐贞只觉得前途一片昏暗。

    裴旻落井下石道:“不只是你,这个罪一个人抗不下来。折虎臣、岑云,你们三个,一个都跑不了,只是罪过谁大谁小而已。”

    赵颐贞古怪的看着裴旻,道:“国公有主意直说,您就别在这里说风凉话了。我们三人好歹也是薛大都督的左膀右臂,您作为大都督的的孙子,焉能见死不救?”

    裴旻笑道:“不将你们说死,你们岂敢抗命?”

    说着,他一脸正容道:“实话与你说了,此事,我不能过于参与。越权调兵,这个罪可不小。轻的丢官去职,重的是抄家灭族的。关键是不管胜负,打赢了是罪,打输了也是罪……你们不一样。接下来杨敬述肯定会为给他脱罪,而根据自己最有利的方式指挥。就他那纸上谈兵的水平,指挥权给了他,哪可能是突厥的对手,直接完蛋大吉。你们抗命不尊,不听他的,由我暗中指挥,输了罪加一等,等着杀头吧。但是赢了,那就是将在外,帅命有所不受。你们身上的过错会小很多,甚至功过相抵,乃至还有晋升的可能。”

    赵颐贞怔怔的看着裴旻。

    裴旻笑道:“我不可能用我自己家人的安危陪你们赌,但是我个人的一条命,却没问题。输了,我陪你们一起死,赢了,要是朝廷还要追责,那也简单,陇右军欢迎你们加入……”

    赵颐贞心中涌现一股豪气道:“赵颐贞烂命一条,哪里用国公偿命。要是在杨敬述手下干,早晚让他弄死。不如跟着国公,赵颐贞愿为国公效死,折虎臣、岑云那里由我去说,相信他们的态度与我一般……”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