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一攻一守
    杨敬述见裴旻气冲冲的离去,眼中只有一片黑暗。

    长史殷轩这才反应过来,那个敢指鼻子倒脸骂杨敬述的居然是大唐赫赫有名的凉国公、陇右节度使、按察使裴旻,亦觉得前景迷茫……

    杨敬述脸上一阵晴一阵雨,心底思绪万千,忽然起身道:“你一路辛苦了,先去用膳……”

    他不由分说,将传兵令带了下去,同时又吩咐人好好的看着他。

    直到殿中除了殷轩再无一人的时候,杨敬述才阴沉的看着殷轩道:“文才,现在的情况,你也清楚了,我们如今外有贼寇猖獗,内有奸佞中伤,可谓如履薄冰……”

    殷轩自然知道“贼寇”是谁,那个“奸佞”又是谁。

    虽然知道杨敬述说的太过,但他们是穿着一条裤子的,也只有默认了。

    “裴旻此人太得陛下宠信,朝中人脉又足!杨公这些年虽得陛下信赖,跟裴旻却相去甚远。”殷轩心底找不到半点对抗的勇气。

    杨敬述恨声道:“有道是树大招风,那奸佞年纪轻轻,取得如此地位,眼红他的人,必不在少数。只要他一步错,将会受到万口诛罚,未必就能笑道最后……”

    殷轩眼睛一亮道:“杨公可是有应对之法?”

    杨敬述道:“现在正面跟裴旻对抗不是明智之举,不过想必他会在陛下哪里编排我等。我们有两个反败为胜的机会,其一,裴旻小儿持宠而娇,强行掺和凉州兵事,凭借薛讷余威调动凉州兵马。如此一来,裴旻必为陛下所忌,也会受到群臣攻讦,自寻死路。”

    殷轩道:“怕是裴旻没有这个胆子!”

    “那还有第二种办法!”杨敬述眼中利芒闪现,道:“先击退来敌,只要打赢此战,便能功过相抵。再将前线之失,归罪于赵颐贞、折虎臣、岑云他们三人,他们自诩功高,不听我令,从而让突厥有机可乘。只要陛下信了我的话,我非但无过,反而有扭转乾坤的大功!裴旻的谗言,面对事实的大胜,相信陛下与满朝文武会站在公理这边!”

    殷轩双掌合十,叫道:“言之有理!”

    杨敬述道:“我要让裴旻知道,凉州不是陇右。在这一亩三分之地,他的名号,比不过我杨敬述!”

    他说着,让人将传令兵请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

    杨敬述和颜悦色的说道。

    “小的叫杨安!”传令兵带着几分忐忑的道。

    杨敬述继续问道:“哪里人氏?住在哪儿?家里有什么人?”

    杨安脸色有些惨白,颤声道:“小,小的,是凉州昌松杨家村人,家里有一个母亲,还有娘子跟三岁的孩子。”

    “杨家村?”杨敬述想了一想道:“哪里太穷了,这样吧,你将他们接到姑臧这里来,我给他们准备了一套房子安住。就这么定了,你是聪明人,要想你一家人过得好,知道怎么做。”

    杨安吓得直接磕头道:“小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不知道……”他都要哭出来了!

    杨敬述和颜悦色的道:“不知道就好,你说说前线的情况,突厥有多少人马?”

    **********

    大都督府!

    “好!”

    裴旻拍着胸口道:“只要你能说服折虎臣、岑云,有赤水、大斗、宁寇三军在手,再加上赶来的陇右军,区区突厥又岂在话下。”

    赵颐贞精神一震,道:“陇右军也能参战?”

    “为何不能?”裴旻大笑道:“莫要忘了,当初广恩镇反击战的时候,在陛下的见证下,陇右与凉州早有战略协助约定。太公虽去了,可约定犹在。如今凉州有难,陇右军,焉能坐视不理?”

    赵颐贞瞬间想起却有此事,当时他也在出击的列队之中。只是那时裴旻为了诱敌,去了长安,他无缘一见。

    有陇右军为援,又有裴旻暗中协助指挥,一瞬间,赵颐贞对于前景充满了信心。

    裴旻也是冷冷一笑,想着杨敬述的嘴脸,想到他那句“我杨敬述才是凉州刺史兼任检校都督,凉州事物由杨某负责。”心道:“你以为你是凉州刺史兼任检校都督就能指挥军队为所欲为了?先让你成为光杆司令,再拔去了你那层皮,看你如何翻身。”

    这种高智商的白痴,他带来的威胁,远比一个真蠢货更可怕。

    就好比杨广一样。

    杨广真正细究起来,他的丰功伟绩并不比历代伟人少。

    结果了?

    却成了名副其实的民贼!

    说句不好听的,就凭文帝杨坚留下来的遗产,加上大乱后的大治,百姓民心思定。一个平庸之人即位,也能缔造不小的盛世,哪怕是一个白痴,亦可维持国运……

    偏偏出了杨广这样愚蠢的天才,高智商的暴君,以不可思议的手段败掉了隋朝江山……

    杨敬述也是一样,要是没有一定的才智,也不可能弄出一套完美的布防阵势,自信满满的改了薛讷布置的防区,搞得现在如此被动。

    杨敬述这种人物决不能让他出现在大唐的政治舞台上。

    “那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赵颐贞心底在没有半点慌张,有了靠山大腿,他整个人都精神了,眼中充斥着战意。

    薛讷带出来的将领,又岂有惧战的道理。

    “地图拿出来!”

    裴旻在一旁的桌前坐下。

    赵颐贞将地图平坦在桌上,裴旻看着遍布地图的红点,脑子就一阵头晕。

    为了万全完美,杨敬述将凉州的兵力全部用上了,以至于手中没有灵活可用的兵卒,败局根本无法挽回。

    赵颐贞道:“我们的现在最关键的是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马!在什么地方!”

    “至少十万!还要往上数……”裴旻一口断言。

    而另一方!

    “才一万?”杨敬述眼中闪着怒火,气冲冲的道:“前线有三万兵马,让一万击溃,还失了据点。分明的渎职,与我完全无关!是他们太蠢,绝非我布防失策。”

    裴旻指着地图道:“现在前线兵马已经自乱阵脚,将官不知怎么打,不知敌人在何处,已经完全不可取,无力回天,撤回来,撤到番禾,在番禾重整旗鼓,是唯一的方法!”

    杨敬述这里也拟定了战术方针,“才一万敌兵,值得小题大做?传令下去,让大斗、宁寇二军,直接支援前线,强行夺回明威戍……”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