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突厥的用意
    左贤王阙特勤与“裴罗英贺达干”暾欲谷两人站在西面一处较高的丘陵向战场俯视,下面的战斗已开始了近两刻,情况大好,但整个战局的走向,却渐渐超脱了他们的掌控。

    阙特勤是突厥皇族,后东突厥创立者骨咄禄之子,是他一手将兄长扶持上了皇位,成为了从龙第一功臣,同时也自封为左贤王。

    在突厥左贤王又称突利设,是不常设的官职,有点类似于小说里的并肩王、齐肩王,在皇帝之下,却有跟皇帝并肩齐肩的意思。

    而暾欲谷出生在唐朝,所以通晓汉人文化,对于唐朝的政治了如指掌,是现今突厥可汗的岳父,也是突厥的谋主,“裴罗英贺达干”正是他的官职。

    阙特勤、暾欲谷他们两人一个是突厥第一勇士执掌兵士,另一个是突厥智囊负责谋略策划,是现在突厥毗伽可汗的左膀右臂。

    后突厥能够换发第二春,重新执掌草原霸权,与阙特勤、暾欲谷两人的才略是密不可分的。

    看着下面咆哮连连的大唐虎将,阙特勤握着拳头伸向空中抓了抓道:“真虎将,看我与之痛快淋漓的大战一场!”

    一旁的暾欲谷却是皱眉不言,此次军事行动,是突厥孤注一掷的手笔。

    突厥出兵大唐,并非是为了真正从大唐获取什么,而是为了求和而战。

    以暾欲谷的权谋才智,不难看出如今大唐的综合实力,已经隐隐超越了高宗李治治下的大唐王朝,甚至连军事上也渐渐追赶而上,有可能重现太宗李世民所向无敌的雄风霸气。

    如今的大唐不可敌,是阙特勤、暾欲谷一致认同的事情。

    而且突厥想要在北方立足,成为北方的霸主,关键一点必需要得到大唐的认可,大唐的承认。

    这也是唐朝天朝上国的霸权所在,得不到大唐认可承认,就算实力强盛,也称不上霸,得不到草原各族的认可,当不了地方雄主。

    只有大唐承认,加以册封,才能确定霸权,从而草原各部归心。

    突厥与大唐为敌,草原诸部,面对突厥的实力,非但不惧,反而大有想要撩胡子拔胡须的意图,关键亦在于此:他们不为天朝上国所承认。

    突厥目前已经知道回鹘、葛逻禄向大唐示好了,只要他们一直得不到大唐的承认,情况将会越发的危险。

    想要重新跟大唐修好,一味的妥协是没有用的。

    大唐从来不缺阿谀奉承,对之谄媚的国家,缺的是拥有实力的盟友。

    作为一个农耕民族,大唐对于北方的苦寒之地,兴趣向来不大。

    他们的目标是西域是更远的西方,对于北方,他们更倾向于扶持一个靠得住的盟友,帮着他们养马,通过交易获得大量的游牧民族特有的资源。

    突厥能做的只有一点,向大唐证明,突厥有实力成为大唐坚实的后盾,只要大唐能够冰释前嫌。

    劫掠大唐是第一步,只要功成,突厥将会威名大振,接下来就是一套服软求饶。

    向大唐表示,突厥实力不弱,有能力伤到大唐,若是为敌只有两败俱伤,唯有互惠互利,才是发展正途。

    因故这一仗,突厥的真正目的是以战求和,顺便大赚一笔!

    但若示威没成,反被暴打,突厥的威势将跌落谷底,再无回天之力。

    是故这一仗,他们慎重又是慎重……

    特的选中了大唐的防守漏勺,有尤为富饶的凉州下手。

    这一切皆如他们预料的一样,有杨敬述的神助攻在,他们进展的极为顺利。

    杨敬述的布防,太重视“全”这个字,面面俱到。

    这样使得边境兵力分布太开,导致了边防线兵力虽重,实际点上的兵力并不多这一弱点。

    他们用一万兵,强攻一个只有三千兵卒的点,然后以逸待劳,围点打援。一万兵卒,直接打的唐军不成建制,一举夺取了边防要地。

    太过顺利,让暾欲谷看清了杨敬述的本质,本想着隐藏兵马,诱功利心极重的杨敬述,命唐军大部队来击,他们一方面围点打援,一方面利用突厥降户袭击姑臧或者番禾城……

    有了一个完美的开头,接下来却没有如他们意料中的一样……

    前线原本乱成一团的兵马开始有节奏的后退了……

    为了给大唐造成最大折损,他们果断追击,结果遇上了折虎臣的殿后军。

    这有理有序的进退,无不证明一点,唐军有了建制,而且对方的指挥水平极高,最大限度的挽回了唐军的损耗,保证了凉州军的战斗力,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阙特勤瞄了身旁的暾欲谷一眼道:“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大贤自小在长安长大,应该知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道理,不管谁坏了我们的事,终归唯有一战。胜,我突厥将再次成为草原霸主,败,不过引头:一刀而已。十五年后,一样是一条草原狼。”

    暾欲谷摇头道:“不是我想得多,是我怕,我怕遇上最不想遇上的人。”

    “不会吧!”阙特勤一脸的吃重。

    暾欲谷没有说什么人,阙特勤却知道他说的是谁。

    裴旻!

    相比薛讷!

    他们更忌惮裴旻。

    一方面他更加年青,至关重要的是裴旻向来不是一个人,他还有手上那支出色团队!

    “不可能!”阙特勤道:“我们得到确切的消息,他在长安。根据我们手上的情报消息,还主导了宴会,在宴会上大放异彩,让人好生羡慕……长安、凉州万里之遥,他怎么可能出现这里?”

    暾欲谷沉吟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他重情义,薛讷对之有照拂之恩,亲如祖孙,得知他病危,加急赶来也说不准。不可不防……而且沈斌至今未归,不知是否出了变故。他这种人死不足惜,只是以他的性子,怕是要出卖我们的消息了。”

    阙特勤毫不犹豫的道:“一定是他出现了问题,他那贪功的性子,立了功,哪有不赶来邀功的道理?是他泄露了我们的兵力人数,导致唐军向内线收缩……”

    他本能的不想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对上裴旻。

    而且从开始道现在,他们只要说及裴旻,借用“他”来代替,连名字都不愿说。

    “那就速战速决,不能拖延了。真要拖到他来,可是不妙!大贤在这里等着,看我去会会那个折家的老虎……”

    阙特勤高举着马槊,唿哨一声,越众而出。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