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半点不软
    开元九年!

    二月二日,番禾道,黎明!

    番禾是凉州境内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地形复杂,山峦起伏,河渠纵横,川原山峰相间,戈壁绿洲相连。境南祁连山层峦叠嶂,境北龙首山巍峨绵延,大黄山、武当山夹居其间,形成县境内三个隆起带、两个狭长走廊平原和一块残丘戈壁荒漠区。

    这是个有山有水有戈壁还有平原,将西方的特点融于这小小的一处的古怪地方……

    番禾城南郁郁葱葱的山林树冠上压着沉甸甸的积雪,给人格外阴森幽暗之感。

    在这大西北,二月天依旧寒冷刺骨,甚至下起了雪。

    树上的小山老鸹被脚步声吵醒,扑扇着翅膀张嘴要叫,一支利箭悄无声息的刺穿了它的喉咙。

    可怜的早起鸟儿还未吃到虫,便从枝头落下。

    一只粗大的手掌将它接了住,跌思泰抽出了箭羽,将小鸟装进一旁的马囊里。

    这种箭法,在草原上那是寻常可见的。

    草原民族在骑马射箭上,却有他们的优势。

    跌思泰回往了一眼身后的八千兵士,他们的兵器各不相同,有的是铁叉有的是镰刀,有的是铁锤铁铲,除了少有的几把像样的武器之外,大多都是生活器械。

    不过他们每人身上皆有一张弓与十数支箭……

    虽然唐军收了他们的弓箭,但是作为草原上的民族,只要有树,他们就能造的出弓箭……

    凉州大地多山,给了他们无尽的材料。

    跌思泰静静的从树叶缝隙中观察着山坡下面的动静,那里就是番禾城。

    作为凉州首府姑臧的门户,番禾城也算是一座坚城,在没有攻城器械,没有适当兵器,想要硬冲而下,不大容易。

    正面攻肯定不行,他们唯有用奇。

    静等番禾城天明开城门,他们打算用部分人浑水摸鱼的逼近城门,为他们争取夺城的时间。

    大唐诸城的城门每日都是定时开关的,除非有特别的事情,天下都不例外。

    跌思泰目前能做的,只能是等。

    等着时间的到来……

    跌思泰表现出了足够的耐心,可就在此时,惊人的变化发生了。

    突听身后隐隐约约传来了喊杀声响,跌思泰脸色瞬间变了。

    他们当初整个部落一并降唐,除了英勇的壮士,自然还有彼此的家人孩子。

    如今他们选择回家,家人孩子自然不例外,一并跟着的。

    他率领的这个部落有八千壮丁,老弱妇孺有两万余数。

    她们不方便上战场,跌思泰将他们安置在偏僻的山坳里:那喊杀声,正是从山坳里传出来的。

    虽不知道情况,但是他的妻儿母亲也都在那里歇息……

    “快,快回去!”

    跌思泰飞速下达了命令,想着自己的妻儿母亲,他眼中满是怒意,怒骂唐人卑鄙,竟然向老弱妇孺下手。

    他们出了埋伏之处,沿着山道往回急赶,行至途中,踮脚向前眺望,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无数老弱妇孺,他们怀抱着儿女,哭喊着向他们冲来。

    他们就像一群逃避洪水的野兽,眼中根本就顾不上其他,除了自己就是怀里的孩子,或者背后的老人……

    有人跌倒,他们会毫不犹豫的践踏过去,人性的怕死,尽显于此。

    赶紧环顾四周,跌思泰发现他们根本无处可躲。

    “跑,跑!”跌思泰脑中意识到了什么。

    但是他别无选择,若是不跑,他们将会给夹在中间,相互践踏,相互残杀……

    漫长的队伍,后边人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

    未知的恐惧,开始弥漫全军……

    老弱妇孺再跑!

    壮士勇士一样再跑!

    他们相互践踏,相互推挤,还未看到唐兵的影子,已经损失惨重……

    漫山遍野全是逃跑的突厥人……

    等跑出了山道,跌思泰才发现自己麾下的八千勇士,让自己的族人完全冲散了!

    犹如恶魔一般的唐兵,挥砍着各种老弱妇孺的尸体,一并随着人流杀出了山道。

    面对已经不成建制的突厥人,唐军毫不留情面的挥起了自己手中的战刀……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对战,而是当方面的屠杀……

    突厥兵本就没有了士气,兵器又是铁叉、镰刀等物,衣甲更是没有,还让自己人冲乱冲散了建制。

    莫说跌思泰的指挥水平有限,面对这种情况,即便是韩信亲临,也扭转不了局面。

    跌思泰已经放弃了指挥,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妻子在反抗中让唐兵杀了……母亲带着孩子,在慌乱中践踏而亡,死无全尸……

    听到这个消息,跌思泰彻底失去了理智,挥舞着弯刀,向着唐军拼杀了过去!

    作为突厥第二猛将,跌思泰刀法极为霸道精湛,而且他完全不要命的猛攻狠杀,黄芒大盛,见人便斩,刀下无一合之敌。

    “当”!

    手中刀硬被架住。

    两人打个照脸,跌思泰见来人竟然是赵颐贞,他们曾经还一起喝过酒,吃过烤全羊,胸中登时气闷,喝道:“赵颐贞,你好狠!有本事冲我来,向老弱妇孺下手,算什么英雄!”

    赵颐贞只觉得手臂有些发麻,强撑着道:“我本就没想当英雄,今日一切,是你们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

    跌思泰猛砍了三刀,叫道:“我们只想回家而已!”

    赵颐贞强撑了三招,哈哈大笑:“回家?何处是家!”

    他胸中义愤填膺,叫喝道:“你们归顺的第一年,大都督担心你们受不住寒,特地让我带着棉衣棉被送给你们!你扪心自问,你们在草原上哪个冬天不死人?冻死饿死!归顺我大唐之后,可冻死饿死过一人?我们将你们视为自己人一般对待。你们倒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要走,还不够,还要与你们所谓的族人一起,攻取劫掠我大唐城池,欺凌我大唐百姓……对于你们,我的刀我的手,半点不软……”

    他武艺本不及跌思泰,但越说气势越足,手中的刀一刀一刀的挥砍过去,一招比一招更猛,在怒极之下,完全超水平发挥。

    跌思泰陷入了被动格挡的局面,念及赵颐贞说的每一个字,心底没由的生出一丝后悔。

    看着被屠杀的同胞,跌思泰想着因为自己的决定,自己的家人族人离开了安定和谐的生活,惨遭屠戮,心中更是战意全无,手中的刀越发迟钝……

    赵颐贞一刀破开中门,直接砍下了对方的脖子……

    赵颐贞利用突厥的妇孺冲阵,以极小的伤亡,全歼三万突厥降户……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