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三将齐心
    马蹄急促,折虎臣抹了一把鼻子溢出来的血迹,看了身后一眼追兵,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从发现来敌开始,他一直冲杀到现在,水也来不及喝一口,实在累得够呛。

    折虎臣的大关刀,舞动起来威力惊人,祖传的刀法瞬间可将自身的体能与爆发力发挥到极限,威不可当,但体力消耗也是异常惊人。

    轮番拼杀下来,体力已经略显不支……

    三千殿后军,拼的只剩下了五百,但是他们足足拖住了近乎十倍的敌人,给前线散乱的唐军兵士,争取了足够的撤退时间。

    忽然后面传来阵阵喊杀声,折虎臣扭头一眼,不由露出一抹苦笑。

    队伍后面不远处,一面狼头大纛正在渐渐逼近,那呼啸的狼头,仿佛化身一头猛兽,要将他一口吞下。

    狼向来是突厥人的信仰,能够使用狼头大纛作旌旗的唯有突厥皇室成员。

    突厥的第一勇士阙特勤竟然亲自追击,实在太给他面子了……

    折虎臣摸了摸胸口上那可怕的槊痕,要不是盔甲防护得当,单凭那一槊,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这突厥第一勇士,果然名不虚传!

    自己体力状态充足的情况下或可与之大战一场,非在巅峰之境,对上这样的好手,果然很是吃力。

    听着马蹄声越来越近,折虎臣猛地咬紧牙关,勒停战马,招呼高吼,率领士兵掉头向突厥的追兵杀了过去。

    与其给对方追上,不如忽然反冲,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折虎臣一拿定主意,身上好战的血液沸腾流淌,奋着余勇,高举着大关刀,正面突杀进去。

    兵器的碰撞与喊杀声,撞击在一起。

    唐军、突厥双方的兵卒相继从马背上滚落……

    ……

    “撤!”

    折虎臣左右挥舞着大关刀,劈翻了靠近的两名突厥骑兵,再一次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这一次只余下两百不到了……

    阙特勤看着一片狼藉的战场,又瞧了一眼折虎臣,伸手制止了身旁神射手的冷箭,道:“真勇士,不应该死的如此窝囊!继续追击……”

    神射手愕然的收回了弓箭道:“可前面不远就是番禾了!”

    阙特勤扬鞭直指前方道:“就是因为番禾近在眼前,才不能杀!这应该是折虎臣最后一次冲锋了,看的出来,他已经没有气力再战。不只是他,他们都是……追上去,咬住,我倒要看看,番禾城的守将,要不要给他们开门!”

    神射手已经明白阙特勤之意,咧嘴一笑,追击了上去。

    阙特勤眺望着南方,眼神中也透着一抹悲痛,他虽未得到跌思泰阵亡的消息,但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消息就是最坏的消息。

    他几乎可以肯定,跌思泰在沈斌的出卖下,凶多吉少了。

    “跌思泰!待我一举拿下番禾,立刻给你讨个公道!”

    紧握着拳头,猛地一抽马鞭,向折虎臣撤逃的地方追去。

    一直追了二十里,离番禾只有不足十里之地,一条不足三丈的沟渠出现在了阙特勤的视线。

    阙特勤愕然发现,在河渠的另一端,数千唐军在河岸枕戈待旦,其中五百长枪手护卫桥头,河岸边沿岸布满了弓弩手……

    “这……”

    阙特勤眼中透露着一丝忌惮,下达了止步的命令。

    折虎臣一马当先冲上了石桥,从长枪兵让出的道路上闯了过去,立即从坐骑上滚了下来。

    他躺倒在地,大口地喘息着,全身骨头就跟散架。

    这场殿后战打了足足一天,他在马背上颠簸了一天,连歇气的机会也没有。

    这躺在地上,才感觉人能够躺着是多幸福的事情。

    一道影子挡住了他的视线,来人白白净净的就如书生一般,但干得事情却一点也没有书生样,用脚尖踹了踹折虎臣,道:“活着呢!”

    折虎臣骂骂咧咧的坐起来,没好气的说道:“区区突厥小儿,哪里杀得了老子!”

    他见远处的突厥追兵并没有撤退,而是原地待命着,拼尽最后的力量,爬了起来对着对面高吼道:“突厥孙子们,今天你们杀不死折爷爷,改天就是爷爷我砍你们的脑袋当球踢!”

    他张开双臂,仰天狂笑。

    粗狂的笑声在草原上激荡回响……

    他似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整个人都向后倒了过去。

    白净书生正是宁寇军军使岑云,他就如一堵墙扶住了折虎臣。

    阙特勤深深吸了一口气,耳中听着那狂笑,不得不承认这个折家的老虎是个豪杰,但是真正让他忌惮的还是将兵卒守在着番河的岑云……

    若不是这股奇兵在,就算拿不下番禾,折虎臣也是他的囊中之物。

    想着决定此次军事行动前,他与暾欲谷的分析,他们一致认为想要获得全功,必需充分利用杨敬述这个“最佳盟友”,不能让薛讷麾下的赵颐贞、折虎臣、岑云的实力发挥出来。

    一但赵颐贞的灵活取巧,折虎臣的勇猛,岑云的稳重,三将实力得到发挥,相互配合起来,将会对他们攻掠凉州的行动,添上诸多的难关。

    事实证明,他们估算无措,薛讷虽死,但是那位老将为凉州留下了丰厚的遗产……

    “撤!”阙特勤知道,仅凭自己手上的这点兵马,对上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唐兵,讨不得半点便宜。

    果断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岑云见突厥撤军,又在原地休整了片刻,担心对方会来个回马枪,待确定他们是真退之后,方才下令拆除桥梁,撤回了番禾城。

    赵颐贞、岑云、折虎臣三将齐聚番禾城。

    三人都是薛讷一手提拔的大将,彼此关系极好。

    一并在府衙聚头,赵颐贞见折虎臣一身狼狈,打趣道:“老折,是不是年纪大了,越来越不相干了。”

    折虎臣气得脸红脖子粗,道:“你们别他娘的笑我,你们一个在姑臧,一个在番禾自在。就我一人在前线,面对那狗娘养的什么万全阵,一边看着阵书,一边指挥,一个脑袋十个大。打了一辈子的仗,都不知道怎么打了。还是收到了你小子的信,才找到了感觉。这一路打的真是痛快,只是……三千兄弟,自剩下百余人了。”

    他说道后面,语气有些黯然。

    “虵无头不行,鸟无翼不飏……”岑云看着折虎臣道:“颐贞信中说的事情,你怎么看?”

    折虎臣二话不说,直接道:“那还用说?将命交给裴国公这样的英雄,老折死了都甘愿……”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