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打了李隆基的脸
    长安皇宫,武德殿。

    李隆基看着面前的古老的琵琶曲谱,带着几分痴迷的弹奏着,就如一个文艺小青年一样,忘情投入。

    武惠妃一脸崇拜的看着李隆基……

    高力士也在一旁闭目听着。

    他本来半点音律都不懂,只是因为李隆基太爱音律。闲暇时分,不是与梨园一起欣赏歌舞,就是自娱自乐,抱着琵琶、羯鼓自嗨。

    这久而久之,耳濡目染,高力士对于音律也有一定的造诣。

    音乐声停止,李隆基皱着眉头,看着古朴叹道:“这龟兹无愧是音律之国,以朕的琵琶技艺,竟然一时半刻领悟不到其中真意。这龟兹国灭,实在可惜。”

    他这不是自夸,李隆基天生有玩乐的细胞,玩什么什么厉害。

    他是大唐第一的马球高手,曾带领着一群富二代,在马球场上将吐蕃国家队打的落花流水,书法也很出色,尤善八分、章草,是中国书法史上著名的帝王书家之一。

    但他最擅长的还属音乐,琵琶、二胡、笛子、羯鼓,无一不通,无一不晓,还是一个创作型的乐曲家,作有《霓裳羽衣曲》,《小破阵乐》,《春光好》,《秋风高》等百余首乐曲。

    可以说李隆基前明后昏的原因正是在于他太会玩,而且玩的痴迷,对于音乐的痴爱,与明朝的木匠皇帝,时有几分相似之处。

    这新年已过,李隆基也收到了各地进贡朝堂的特产。

    其中最符合他心意的就算凉州刺史的杨敬述送给他的龟兹古曲谱。

    杨敬述为了讨得李隆基欢心,凭借地利之便,废寝忘食的为李隆基收集曲谱,也因此讨得了李隆基的欢心,对之格外器重,委以重任。

    武婕妤娇媚的笑道:“陛下是对自己要求太高了,妾身觉得这古曲的本人,都未必有陛下弹奏的好。”

    高力士笑道:“老奴也觉得不管什么曲子,只要陛下来弹,都是天籁之音。”

    李隆基摇头笑道:“就算朕弹的不好,你们会说不嘛?有些时候,朕会莫名羡慕李龟年他们,他们什么事情也不用做,一心研究音律。可朕却做不到……朕是皇帝,只能抽得一点点的空闲干自己喜欢的事情,还得偷偷摸摸的,不能让满朝的谏官发现……”

    他越说越是感慨,说着爱不释手的将桌上的曲谱拿起来,万分感慨的道:“不过这世上终究有几人懂朕,知道朕的爱好!”

    他越说越上头,动容道:“杨爱卿送给朕的这些曲谱,比所有州府刺史更合朕的心意。更难得的是这个杨敬述才华横溢,朕拜读过他的诗作,‘山中别有神仙地,屈曲幽深碧涧垂。岩前暂驻黄金辇,席上还飞白玉卮。远近风泉俱合杂,高低云石共参差。林壑偏能留睿赏,长天莫遽下丹曦’,好诗好句。如此人才,可堪大用。”

    说着,他又看向高力士道:“朕早有许他为河西节度使的用意,只是当初薛都督说杨爱卿不善军略,此事亦不了了之,或许薛都督这回是看走眼了!”

    前阵子,杨敬述给李隆基进献了凉州布防图,将他所有的设想阐述纸上。

    李隆基对于军事是七窍通了六窍,杨敬述头头是道的纸上谈兵,真将他给唬弄住了。

    面面俱到,完美的找不出一点毛病的布防,让李隆基这军事看的小白是叹为观止。

    只是河西节度使之位兹事体大,非常人不可担任,李隆基出于慎重,也不敢直接让杨敬述担任。

    正好薛讷告病,无法理事,李隆基让杨敬述尝试尝试,看看是否合格……

    从总总迹象来看,凉州确实相安无事。

    李隆基是拿人家手软,心底直接将杨敬述视为小一号的裴旻了。

    或许不及裴旻那般文武双全,却也是文武兼备的一号人物。

    正如他所形容的,可堪大用。

    若是裴旻知道,李隆基将杨敬述与他相提并论,保不定就气的英年早逝了。

    “河西节度使这个位子重中之重,一直空闲着,实是没有遇到合适人选,宁缺毋滥。薛都督本是一个,只是他年事已高,朕不忍心让他担负节度使的重担。这河西要地,古来就是西北的军事重镇,丝路西去的咽喉。尤其是乌鞘岭山道的开通,将凉陇连在了一起,令得河西要地更为重要。朕以为,这个杨敬述,应该可以担此重任。”

    武婕妤漫不经心的插嘴道:“陛下的眼光自然是准的,您将杨刺史夸到天上去了,妾身都觉得吃味了呢!都想见一见他了,如此文武双全的人物,我朝也只有裴国公一人了吧……”

    杨敬述不只是讨得了李隆基的欢心,还巴结到了武婕妤身上。

    希望李隆基的宠妃武婕妤,能够给他吹吹枕边风。

    武婕妤继承了武家人特有的野心,对于权势有着无限热衷渴望,做梦都想将她的儿子寿王李瑁成为太子。

    若能助杨敬述成为河西节度使,李瑁无疑有了一个强力的外援。

    这一有机会,立刻不动声色的吹捧起来。

    李隆基大感受用,颔首道:“比之静远,那是远远不如。但除静远之外,杨爱卿也算是一号人物。”

    想了又想,李隆基给了高力士一个眼色。

    高力士会意的取过一份诏书。

    李隆基想也没想直接册封了杨敬述为河西节度使,让人送往尚书省复批盖印。

    武婕妤想着自己的儿子即将多了一个外援,眼中也闪着一抹笑意。

    李隆基心中事情以了,又开始研究起龟兹古曲。

    杨敬述给他收刮来的龟兹古曲,仿佛打开了一道流行音乐的大门,让他大受启发,对于新曲的研究更进一步。

    要说杨敬述在这世上唯一的功劳,就是促成《霓裳羽衣舞》的诞生了。

    当天晚上李隆基自然沉迷在武婕妤的温柔乡里。

    武家的女人野心勃勃,但无疑问论及侍奉男人,可是一绝。

    就在两人你侬我侬的时候,急促的警钟响起。

    军情直接传到了后宫!

    李隆基神色大变,衣服也顾不得穿,直接披上了大衣,走出了温柔乡,只有发生十万火急的军情、灾情,才能直接传达后宫,扰他美梦清修。

    看着裴旻传来的凉州情况,李隆基突然想到了今日对杨敬述的吹嘘,羞愧的真想找了地洞钻进去。

    想着任命杨敬述为河西节度使的诏命,他脸色瞬间变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