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小人得志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裴旻在信中将一切因果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对于那个什么所谓的万全布防,也辩驳的一无是处。

    裴旻知道以杨敬述好权势的心态,一定不甘心被动让他告状,会找各种借口,理由来推卸责任。

    所以为了防止这一招,他不嫌事多,将万全布防与薛讷的简单布防,做了详细的对比!

    论文才裴旻两世为人,一世算得上是英杰,另一世也是中文系的高材生,加上有贺知章、张旭这样的良师益友,又收了李白这样的徒弟,文笔自是没的说。

    他知道人无全人,李隆基堪称多才多艺,但是在军事上他的水平实在一般。

    为了让他了解“万全布防”有多么的可笑,足足花了两张纸来介绍利弊。

    瞧的李隆基羞愧的决定要抽时间翻几本兵书看看,免得跟一个傻子一唱一和,还以为对方了得,说出去实在丢人。

    这因为杨敬述的关系,前线边防失守,李隆基却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反而任命他为河西节度使,这要是传出去,他这皇帝的脸,往哪里搁?

    “快!”

    李隆基慌张的叫喝着,让人去尚书省,将诏书截下来。

    但是晚了一步,大唐王朝现在的宰相是宋璟。

    宋璟最擅长治吏,在他执政期间,朝中文武一改姚崇时期的懒散,绝大部分官员都是精明干练。

    尤其是宋璟主管的尚书省更是如此,当天的事情,当天必需完成。

    允许加班,但不能拖到明天处理。

    是以李隆基的诏书在下达的那一刻起,已经送到了诸位宰相手上了。

    宰相是文人,对于一个文人能够荣获节度使如此高位,还是很高兴的。

    李隆基以擅于用人著称,他们也没有横加干涉,盖上了宰相的印章,送了出去。

    任命诏书一路传递,穿过了关中陇右直达杨敬述所在的凉州番禾城。

    抵达番禾城的杨敬述,进一步的确定,他给架空孤立了。

    依照身份而言,他杨敬述是正牌的检校凉州都督,统领凉州诸君事物。

    这战事即来,他这个凉州最高军事统帅抵达最前线,赵颐贞、岑云、折虎臣三将竟无一人前来拜访,这明显已经不将他这个检校凉州都督看在眼里了。

    杨敬述暗自生怒,也不召见他们,只是在府衙里自得其乐,想着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局面。如何更加贴切的将罪过强加给三将,好保住自己的前程。

    便在他苦思的时候,圣旨传达。

    杨敬述脸色变得有些惨白,这个时候传达圣旨绝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十有**是因为裴旻弹劾,然后上面下达的惩治命令。

    带着忐忑的心,杨敬述作揖领旨。

    “凉州刺史、检校凉州都督杨敬述,气实温厚,生于凉北,年始英妙,王佐所期,人师攸属。考彼扬历,多所献替。学以充其忠谠,才以运其清明,所谓许国忘身,立朝正色。有仲山甫之节,特提为河西节度使,全领陇右诸军,驻军姑臧,以报西北稳固……”

    杨敬述本是一脸灰败,但随着令使一字一句的宣读旨意,表情有了巨大的转变,双眼炯炯有神,脸色红润充血。

    这一上一下的变化实在太大,让他幸福的险些晕阙过去。

    “谢,谢陛下,臣杨敬述,领旨谢恩……”他几乎都要哭出了来。

    太幸福了!

    “恭喜杨节度使,贺喜杨节度使!”负责传旨的太监,带着几分讨好的笑着。

    随着裴旻严惩了传旨太监,太监们也吸取了教训,不敢过于嚣张了,放下了态度。

    节度使作为位高权重的外臣,对于知道内事的太监也有一定的所求,通常都会大方的给予钱物。虽然没有以往剥削的多,但是你情我愿,安全的很。

    杨敬述在这方面做的极其到位,让人赏赐了一大笔的喜钱给传旨太监。

    传旨太监喜笑颜开,轻声的道:“节度使莫要忘记娘娘的功劳就好。”

    杨敬述心领神会,原来是武婕妤的功劳,心底感动,想着定要为那位素未谋面的武婕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送传旨太监下去歇息,杨敬述的心腹瞬间笑逐颜开的围上来巴结,恭喜。

    杨敬述也不客气,对着殷轩道:“长史就别干了,当我的幕府副职……”

    殷轩笑着应诺。

    杨敬述逐一给心腹安排了幕府职位,让他们递呈辞职。

    随即威风八面的道:“来人,去将赵颐贞、岑云、折虎臣三军使请来!作为地方军使,不来拜见上官怎么合乎礼节?”

    他大有吐气扬眉的感觉,双眼透着一丝丝的阴冷,嘲弄。

    他迫切的想知道赵颐贞、岑云、折虎臣三人得知他继任为节度使后的反应,心情特别愉悦。

    完全就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磨磨唧唧,赵颐贞、岑云、折虎臣三人终于来到了番禾府衙。

    “见过杨刺史……”

    他们三人异口同声的说着。

    他们的用意很明显,承认杨敬述刺史的身份,但是检校凉州都督绝不认,认了就得听他指挥。听他指挥,一切都玩蛋了。

    杨敬述很装逼的没有说话,而是仰着头,轻捋着胡须。

    殷轩上前一步怒喝道:“你们什么态度,怎么跟节度使说话的?”

    赵颐贞、岑云、折虎臣三人神色骤变。

    杨敬述挥了挥手道:“这不知者,不为怪嘛!三位军使军务繁忙,在下到了番禾那么些日子,连面也没见过,可见一般呐!他们那里知道陛下刚刚下来了旨意提拔我为河西节度使了?”

    赵颐贞、岑云、折虎臣互望一眼,眼中闪着一丝丝的屈辱,一丝丝的愤慨愤怒,尤其是脾气最为暴躁的折虎臣,几乎要甩手就走了。

    不想干了!

    他们并不虚杨敬述检校都督的身份,检校都督有指挥他们的权力,但并不掌握他们的生杀大权。

    节度使不一样,节度使有专杀的权力,掌控者他们的生杀大权!

    一个无能之辈,一个害得边境失守,万余兵士阵亡的人,成了河西节度使……

    谁能甘心?

    赵颐贞、岑云、折虎臣三将不知用什么表情才能彰显他们的怒意……

    杨敬述看着屈辱的三人,漫不经心的道:“你们快去守城,我以传令河西各军前来支援,务必要将突厥击退!”

    “河西节度使,好威风啊!”

    便在这时,另类的声音传来!

    裴旻笑盈盈的走进了大堂。46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