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进退两难的突厥
    裴旻扶起了赵颐贞、岑云、折虎臣三将。

    这又多了三个给力的帮手,对于未来的向西域发展信心更足了。

    “也不怕实话与你们说,杨敬述此人阿谀媚上,在陛下心中有着一定地位。想要严惩他,必需要证明一点,我们是对的。证明我们对的方法也只有一个,打赢这场仗!我们赢的越漂亮,亦能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他的什么万全布防,那就是狗屁不通。”

    赵颐贞道:“愿听裴帅吩咐,有裴帅在区区突厥,又岂在话下。”

    岑云、折虎臣接未说话,但眼中的战意,已经表露无疑。

    无论如何都要打赢此战,夺回属于大唐的边境,并且为阵亡的大唐将士报仇。

    “你们都过来!”

    裴旻招呼三人上前,将早已准备好的凉州地形图取出来,直接摊放案几,“谁给我说说这几日突厥的详细动向。”

    岑云是负责固守番禾防线的守将,探查情报的斥候都是他的人,对于情况最是熟悉,指着地图道:“突厥打的很保守,很小心,估计他是知道了国公的存在,不在那么嚣张的进兵。他们的大军在焉支山下安营,最近派出了六支千人队,四散的袭扰周边的县村。我们已经做好了防范,将地方百姓迁移至安全的地方。人员伤亡不大,不过遗留下来的琐碎东西,难免给收掠走了。”

    裴旻颔首道:“只要人没事就好,至于东西,他们也就暂时拿着而已。要不了多久,我们连本带利的拿回来。”

    他这话说得霸气十足,让赵颐贞、岑云、折虎臣三将只觉得莫名心安。

    看着岑云比划的突厥动向,裴旻幽然道:“看来我想的不错,突厥此次来袭怀有一定的目的性,并非是单纯的劫掠而来。”

    赵颐贞奇道:“末将也觉得奇怪,依照突厥以往的习惯,他们破了我军防线,占领了前沿武安戍、明威戍,缴获了不少的物资,这两地存放的粮食,还有一些军备器械,过冬的军衣等等,应该都让他们收刮去了。所获不小,就算他们不满足,还想趁机捞上一笔。但我们在裴帅的安排下,已经做好了防卫工作,没有给他们机会。要是以往,早应该退了才是,选择在焉支山驻扎,这都有一个月了,难不成还想攻城?”

    赵颐贞问出了众人心里的疑惑。

    突厥是二月头攻取武安戍、明威戍两地的。

    在裴旻的安排下,凉州军退守番禾。

    突厥驻扎焉支山,派小股部队四处劫掠,以诱番禾守兵出城。

    裴旻那时还未得到李隆基的任命,无法参与其中,直到李隆基的任命下达,杨敬述的圣旨抵达凉州,突厥的大股部队依旧按兵不动。

    这反常的做法,让人捉摸不透。

    之前在姑臧的裴旻也一直考虑这个问题,不知突厥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直到不久前,他脑海中浮现这一时期的历史动向,才想明白了突厥的用心。

    历史上这一时期的进程,大唐、突厥之间也打过这么一场战役。

    只是因为历史没有他的存在,杨敬述为李隆基收集龟兹古谱讨得了李隆基的欢心。在薛讷去世之后,成为了河西节度使。

    而杨敬述的无能,导致了这一战凉州军损失惨重,大批物资被夺。

    突厥打出了自己的威势……

    后来突厥不断向大唐示好认罪,大唐的重心在西域,无暇顾及突厥,也就应了突厥的请求,双方和谈。

    大唐承认了突厥的地位,突厥重新成为北方草原的霸主,大唐也因为与突厥交好,从突厥获得了大量的军马,军事力量也得到了提升,两相得利。

    因为北方的稳固,大唐加强了西域的掌控,恰好高仙芝适时崛起,开元盛世开始走向了巅峰……

    这是历史上突厥这一时期的动向,裴旻相信自己的存在影响到了大唐,但对于突厥的影响,应该不大。

    他们打这一仗的用意,应该与历史上相同。

    裴旻一拍案几,自信满满的道:“突厥的目的是以战求和!他们想要得到我大唐的认可,好方便统御草原诸部。还没有打出突厥的声势,所以不会轻易的退去。只是他们想不到,你们反应的如此迅速,杨敬述直接给你们架空了,导致他们没能一战功成。以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赵颐贞最先顿悟,笑道:“他们现在只是取得了初步的胜利,还不足以达到目的。我们又不给他机会,想不到最为难的不是我们,反而是占据优势的他们。毕竟陇右军即将来援,到时候,我们的实力对比将会逆转,看他们如何抉择。”

    “这个,关于援兵,我忘记说了,应该不会有多少陇右援兵了。在大半个月前,我已经让他们去别的地方了,后续部队还要好一会儿呢!”

    裴旻话一出口,赵颐贞、岑云、折虎臣三将你眼看我眼,都是一脸的茫然。

    裴旻道:“怎么了?陇右军不来,你们就没有勇气打赢了?嘿,凉州军在我太公手上是一群猛虎,虎步西凉,所向无前。怎么,如今他尸骨未寒,你们就成病猫了。陇右军不来,凉州军就杀不了敌,打不了仗?”

    裴旻的话让三将羞红了脸。

    折虎臣首先叫道:“裴帅这是什么话,只要您一声令下,甭管给我多少兵马,哪怕就是一人,我老折也敢去焉支山叫阵!活了一辈子,还真不知怕字怎么写!”

    “这就对了嘛!”裴旻道:“陇右军会出现在他应该出现的地方,凉州这方面的问题,就由你们自己解决。什么时候该守,什么时候应该出击,你们三人自己决定。”

    “那裴帅您呢?您不跟我们一起?”赵颐贞听出了裴旻的弦外之音。

    裴旻摇头道:“吐蕃表面上的进退两难,确切的说还说进退自如。想攻就攻,想跑就跑。只要陇右军一来,我敢保证,这群家伙,跑的比兔子还快。”

    他的话引起了三将的共鸣,不约而同的点了头。

    “所以我要去北方一探,给突厥来个包饺子。十万军队,不留下他**万,百年后我怎么跟太公交待?”13146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