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唐人最擅内斗
    裴旻跟赵颐贞、岑云、折虎臣做了细节的商讨,对于裴旻胆大妄为的战略打法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岑云叹道:“无怪昔年大都督评价国公时说,裴帅不擅临阵调兵,战阵对敌,但他战略布局,战术运用,可谓天赋异禀,一点通透,当今天下,无人出其左右。与裴帅为敌,当真可怕。”

    赵颐贞、折虎臣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

    “只是……国公如何确保突厥会中计?”赵颐贞沉声道:“裴帅不是无名小卒,反而是我大唐第一名将。突厥驻扎焉支山,不敢贸然进攻,十有**摄于裴帅威名。您要是不在城中,突厥焉能不怀疑?”

    裴旻自信满满的笑道:“这一点,你们放心,我早有准备。我识得一江湖人,他擅长易容之术。以后每日我都会不定时的上城墙巡视,当然那不是我。你们别太过意外,露了马脚就好。”

    他没有说出娇陈的姓名,娇陈这一绝技堪称杀手锏,关键的时候,能够派上大用,越少人知道越好。

    “至于陇右军方面,这一点,你们大可放心。我早已布下障眼法,短期内是不可能露馅的!”

    他最擅长布局,不敢说面面俱到,但明显的漏洞肯定不会留下。

    见裴旻面面俱到,三将也不再说什么,让裴旻北上小心。

    裴旻也与三将告辞,回到了番禾驿馆。

    “夫人,这一次可要麻烦你了!”

    裴旻亲昵的搂着娇陈,其实李隆基的任命书要比杨敬述的任命书更早到一些。

    毕竟杨敬述只是节度使任命,而裴旻的陇右道行军大总管是战时调命,孰轻孰重,自不用多说。

    只是他的计划布局需要娇陈的配合,自然要等她到来。

    小七小八骑不得马,娇陈又是弱质女流,想快也快不起来,裴旻也不忍妻儿过于受颠簸之苦,没有让他们强行赶路。

    这才晚了杨敬述一步,不过正好,在他装逼的时候赶上了。

    “记得啊!留一点手,易容一个六七分像就行了。凉州这里没有多少熟悉的面孔,不怕给拆穿。易容的太像,反而不好……”

    裴旻细心的叮嘱着。

    娇陈笑道:“郎君说几分像就几分像,对于郎君的一切,妾身比自己都要熟悉,信手而来。只是是妾身自己乔装,还是找个替身?”

    “夫人觉得呢?是你自己来,还是让忠嗣上?”裴旻皱眉道:“夫人要略显矮一些,忠嗣又太壮实。太白不在,他身形高挑消瘦,与我到有几分相似。”

    “还是妾身吧!郎君此去回鹘,不能带太多人,让忠嗣与你同去,妾也放心。”娇陈眉宇间透着一丝担忧,裴旻对于自己的夫人并没有隐瞒他的行踪。

    此次北上,他是向回鹘调兵,以回鹘兵断突厥后路。

    利用草原民族对付草原民族,将突厥的优势抵消,将突厥留在凉州。

    回鹘已经附庸大唐,大唐是有权力要求回鹘出兵的。

    裴旻作为陇右道行军大总管,亦有权力调用回鹘的兵马。

    与安史之乱时候的借兵不同,现在大唐有足够的威势命令回鹘听命而行。

    当然也不是不给好处,金银什么的没有,承认回鹘草原的地位这点还是可以做到的。

    就如历史上的薛延陀跟后突厥,其实历史上的薛延陀与后突厥给唐朝带来了很多好处。

    贞观朝大唐拥有战马七十万,兵士出征,步卒都能分到一匹战马代步,提升行军速度。

    试问历朝历代,谁如此奢侈?

    那时唐朝拥有如此多的战马,马政固然是其一,薛延陀的支援也是密不可分。

    历史上的后突厥也是一样,他们利用杨敬述的无能,通过打败大唐凉州军建立了威势,又低声下气的跟大唐求和,成为了北方霸主。

    然后唐朝与后突厥进入了蜜月期,通过后突厥,唐朝得到了充足的战马、耕牛资源,令得大唐的军事实力上升了几个档次,加上良将辈出,打出了开元盛世。

    因故历史上左贤王阙特勤与谋主暾欲谷去世的时候,大唐还特地派遣专使吊唁,并派工匠协助突厥立碑。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阙特勤碑》,这个石碑在后世一直视为突厥与唐友好关系的历史见证。

    无可否认,后突厥与唐和好之后,对大唐的发展给予了极大的帮助。

    但是,这一切改变不了他们劫掠凉州的事实。

    如今他掺合其中,更不能让历史重演。

    至于后面后突厥对唐朝的支持贡献,裴旻相信这一点任何一个草原民族都能做到,不管是回鹘,还是葛逻禄……

    因为大唐是大腿,他们只有抱着大唐的大腿,才能成为北方的霸主,霸主之位才能稳固。

    至于未来!

    裴旻自然知道回鹘不是什么好鸟!

    但是大唐能扶起一个回鹘,自然能够扶起第二个……

    只要大唐实力犹在,一切都不是问题。要是实力不在,就算没有回鹘,也有回鸟,回骨!

    尤其是当下,大唐以发展西域为主要目的,需要一个安稳的北方,一个能够给大唐输送战马的盟友。

    尽管此举避免不了壮大对方,无可否认的是大唐自身的得利更是巨大。

    “带着忠嗣没用,他不会突厥语,带着不方便!”裴旻心中早有了合适的人选,说道:“回鹘是铁勒诸部的一支,我识得一人,他是突骑施人,彼此相邻,多有往来,最为合适。”

    **********

    焉支山,突厥军营!

    毗伽可汗默棘连心绪不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与岳父,心底有些惊慌失措,道:“果然是裴旻,怎么办?听说此人非常了得,比薛讷都要厉害三分……”

    相比起阙特勤的用兵,暾欲谷的智谋,这个突厥可汗能力委实一般。

    若无阙特勤、暾欲谷在,以他的能力,根本不足以坐上突厥可汗这个宝座。

    “兄长无须担心!”阙特勤眼中闪着利芒,道:“一切皆在大贤的掌控之中……”

    默棘连期望的看着自己的岳父。

    暾欲谷笑道:“我在大唐生活了三十年,见识最多的就是他们内斗。唐人最擅内斗……裴旻此人是当世英杰,他忍不了杨敬述这类人。我早已料他,一但上位,第一个就是对杨敬述动手,果真如此。现在最想看到裴旻失败的,不是我们,是杨敬述……裴旻确实厉害,但我们多了一个盟友,得他帮助,未必就胜不了裴旻!”46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