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不算是卖国吧?
    番禾城驿馆!

    杨敬述现在形同软禁,李隆基暂时不想杨敬述死,裴旻也不方便将他处死,但他不想后院起火,将杨敬述一众人软禁了起来。

    不过杨敬述终究是凉州刺史,干了那么多年,在凉州这一亩三分之地,手中有着自己的门路人才。

    他人不出户,各种消息,还是能够传到他的耳中。

    裴旻的具体策略计划,杨敬述不得而知,但是他已经确定,裴旻将他下达的命令,全部取消了。

    不只是万全防线,还有他当任河西节度使之后,调集整个河西军来凉州御敌的命令。

    这样也令得局面非常的明朗。

    裴旻若胜,而且主力是凉州军,那即意味着凉州军在他手中如羊,而于裴旻手上似虎。

    两厢一对比,他的失败无能,更加得以显现。

    杨敬述已经向暗中李隆基修书解释一切,他不敢说裴旻的坏话,但言语中却也充斥了裴旻的张狂嚣张,当然更多的是为他辩解,还有甩锅。

    不只是一封,还有动员自己的人脉关系,武婕妤那里自然也少不了。

    李隆基会不会信他的解释,会不会听他的,杨敬述无法确定。但是他知道,即便他说的天花乱坠,李隆基甚至信了他的话,只要裴旻赢了,一切都是无用之功。

    唯一能证明他对的方式,竟然只有裴旻打输。

    只要裴旻一输,等于侧面证明,前线之失,非战之罪。

    连裴旻这样的朝中大将都挽救不了凉州军,何况他人?

    只是想要裴旻失败,谈何容易。

    作为开元朝功高第一将,世人几乎将他与汉朝的天才少年霍去病相提并论。

    霍去病在于匈奴的对战中,又何曾败过?

    指望裴旻马前失蹄,败给突厥,杨敬述心底没有半点底,不住的求拜佛祖,赐给裴旻一败。

    作为一个佛教徒,杨敬述只能期望老天开眼了。

    不过短短的三五日,杨敬述鬓角的白发隐现。

    “杨公!”番禾县令毛涵偷偷摸摸的找了上来。

    “是锦润啊!”杨敬述低叹一声,道:“你这个时候找来,不怕日后殃及池鱼?”

    毛涵苦笑道:“本就是池中鱼,杨公若倒,毛某焉能坐稳这县令之位?杨公莫要忘了,某也是你一手提拔起来的。要不是公,在下只怕早已给前县令贬罚地方当一村官了。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蝗虫,此时不自救,更待何时?”

    杨敬述低沉道:“可是如何自救?”

    毛涵压低着声音道:“其实昨夜突厥人找上了我,还给了我五百金。我不是贪那五百金,实在是奋斗半身,不愿自己前途毁于一旦!”

    “什么!”

    杨敬述惊呼出声来,吓得赶忙一手捂着嘴巴,厉声道:“你知道自己做什么嘛?勾结突厥,这是卖国!你这二十年的圣贤书白读了?”

    毛涵低吼着道:“我何尝不知,可事到如今,让裴旻打赢此战,结果还不是一样?”

    “好吧!”他顿了顿道:“既然杨公不愿,我这便将金子退还回去,听天由命吧。”

    出卖国家,毛涵自己也没有下定决心,只是让突厥人暂时说服了。见杨敬述反对,心底也跟着后悔起来,想要将烫手的山芋丢掉。

    “慢着!”

    杨敬述见毛涵即将走出大厅,鬼使神差的叫出了口。

    不干,纠结,怨愤,野心,各种负面情绪在他心中酝酿。

    杨敬述犹豫了足足一刻钟,带着几分沙哑的道:“将黄金退回去,这钱我们不能要。另外婉转的告诉对方,裴旻不在番禾城,他去了哪,不知道。但城里的那个裴旻是假的……”

    这样不算是卖国吧!

    杨敬述自我安慰着……

    **********

    北地草原。

    这冬去春来,万物复苏!

    春季的草原空气最为清新,景色让人心旷神怡。

    尤其是破土而出,遍布草原的杂草,它们面对整个寒冬的摧残,依旧顽强的顶破了泥土,吸收着新鲜的空气,享受着春日的阳光。

    裴旻双手放飞一只信鸽,拍了怕手掌,接过哥舒翰递过来的水壶,痛饮了几口水道:“离回鹘的部落还有多远?”

    哥舒翰笑道:“详细的位子不确定,但应该快到了。草原人随着水草而居,没有固定的方位,只有大致的位子。这条额尔古纳河就是回鹘的,只要沿着额尔古纳河走,找到他们的部落,只是时间问题。”

    哥舒翰并非正宗的草原人,他的祖父投效大唐的时候,已经改了习俗风气。

    但是突骑施的血脉是改变不了的,哥舒翰在染上赌瘾之前,受过突骑施遗留下来特别训练,弓马娴熟之余,对于草原与民族习性也尤为了解。

    这也是裴旻选择哥舒翰随行,而没有带上王忠嗣的原因。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裴旻有心提拔他,哥舒翰的能力,让他当一小卒,实在太屈才了。

    要将他提拔起来,委以重任。

    那时他麾下将用有封常清、王忠嗣、哥舒翰、仆固怀恩、李嗣业五大历史名将,外加李翼德、江岳、夏珊、肯德里克等将,仅看这阵容,足以吊打一切……

    不知不觉,开元盛世的半数名将,竟皆出他一人门下。

    沿着额尔古纳河向北走了十余里,果然来到了回鹘的部落。

    回鹘部落现在实力算不上强大,早在十年前,回鹘的首领承宗还是抱着大唐大腿的一个小部落。

    后来渐渐脱离了大唐的掌控,投奔了突厥。

    如今突厥势弱,受到了大唐前所未有的敌视针对,空有霸主之名,却无霸主的威势,不足以服众,回鹘也动了取而代之的心思。

    首领承宗此次亲自往长安庆贺,就是意图得到大唐的支持。

    只不过除了回鹘,还有葛逻禄也在追求这个名额,导致大唐的态度有些模棱两可。

    承宗对此也有些无可奈何,他们现在就好比选秀的妃子,百般讨好大唐,只希望大唐能高看他们一眼,从而临幸他们。

    裴旻没有声张自己的行踪,佯装草原路人。

    有哥舒翰在,那一口标准的突厥语也没有露馅。

    一直到了承宗的王帐附近,闲人免入的地方,裴旻才亮出了自己的身份。

    承宗一听裴旻到来,诚惶诚恐的前来迎接。

    作为天朝上国的重臣,裴旻的身份地位比承宗这个部落的首领还要高上一筹。89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