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谦卑的承宗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承宗见过裴国公,长安一别,国公英姿,时时显现脑海,未敢忘怀。却不想,不过短短月余,竟能在这苦寒之地再会,重新一睹国公风采,心中欢喜莫名。国公远道而来,为何不让人通传一声,回鹘也好准备充分,领全族上下所有勇士英杰迎接!”

    回鹘族长承宗嘴上就如抹了蜜糖一样,将自己的身份摆放的极低,隆重出迎。

    哥舒翰在一旁有些傻眼了。

    想不到裴旻的威名竟然已经影响到了万里之外的草原,让一个部落族长如此谦卑,低声下气的问好。

    傻眼之余,又有一些欣羡,忍不住心道:“男儿理当如此才是,以七尺之躯,创不世伟业,受万人敬仰。”

    裴旻对于承宗的隆重迎接并不奇怪,只是想不到承宗这一个草原族长,华夏语说的如此流利,用词还这般生动好听,将他夸上了天。

    “族长无需客气,旻此次来,可是有事相求呢!”

    裴旻也礼貌回应,表现的极为客气。

    不管承宗这一番做派是真心还是假意。

    大唐、回鹘现在这一阶段有着直接的利益关系,双方加深合作是互惠互利的,而且大唐占据着利益大头。

    裴旻跟他那中二的徒弟李白一样,有着愤青思想,但不会因为这个思想枉顾既得利益。

    与回鹘加深交流,是百利而无一害。

    至于长远的癣疥之疾,发作时在动手除去就是了。

    “请国公入内说话!”

    承宗慎重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入得大帐,承宗邀请裴旻上主位。

    裴旻谦让不受,身为外人,在这个时候他选择低调一点,并未上得主位,而是在主位左席子上坐定。

    承宗也不敢安坐主位,而是在主位右席坐定,将主位空了出来。

    裴旻也没有隐瞒自己的来意,直言不讳的道:“人活于世,讲究一个原则。我的原则很简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奉还。突厥此次乘机来袭,杀我大唐边军万余。此仇不报,我夜里睡觉都不安稳。”

    承宗心底一震,想起裴旻所经历的战事,无不证明了这个道理。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作战风格,而裴旻指挥作战莫不是以杀敌伤敌为主要目的。

    他通常的打法是积极求战,消灭对手的有生力量,歼灭对手的主力,然后进行余部扫荡。

    因故他指挥的战役,必有轰轰烈烈的大仗,擒杀敌人的比例也是最高的。

    吐蕃与大唐为敌多年,甚至长年对峙。然而长年对峙都不曾伤什么元气,但是与裴旻交手了几次却元气大伤,不得不向大唐认栽,也不是没有道理。

    草原人最怕的就是裴旻这种类型的人物。

    人数是他们最大的劣势,因故除非在特殊情况下,他们极少正面交锋。

    而裴旻却逼着他们不得不打,拼伤害消耗,几战下来就嗨不住了。

    裴旻继续道:“我知道,突厥此次南征的用意,他们是为了以战求和……”

    他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明显注意到了承宗双目瞳孔一缩。

    如今的草原也只有突厥敢称“汗国”,也唯有突厥有这个实力。

    平心而论现在的突厥确实有北方之主的气概威势,唯一缺的就是天朝上国的认可证。

    一但唐突讲和,唐朝承认了突厥的地位,在新动乱未来之前,他们这些部落将没有出头之日。

    承宗最不想看的的就是这种情况。

    “所以我可以断定,只要陇右军一抵达凉州,逼近战场。别看突厥有十万之众,保管他们跑的跟兔子一样,一骨碌的就没影了。我大唐什么都比突厥强,就是这个逃跑,我们是拍马也赶不上。”

    承宗听到这里忍不住一笑,其实他们也一样。

    裴旻慎重的看着承宗道:“这里我需要你们回鹘出兵,替我截断突厥的退路。到时候,我会用凉州兵为左翼,陇右军为右翼,与你们回鹘三路夹击,能吃多少,就吃多少。族长以为如何?”

    对于裴旻的请求,承宗并没有表现的多少意外。

    作为回鹘的族长,承宗也非易于之辈,是一个有野心野望的人物。

    现在他只是一个部落的首领,部落的名字都不太统一,有人叫韦纥,也有叫乌护,还有回鹘……

    但是他想将部落发展成为汗国,名字都已经想好,叫回纥汗国,而他将是第一任回纥可汗。

    因故承宗很重视与大唐的关系,此次突厥聚集草原各部十万之众南寇凉州,承宗身在草原焉能不知?

    对于凉州方面的战事也极为关注,甚至知道裴旻已经给任命为陇右道行军大总管的职位这一消息。

    对于裴旻的来意,心底早已猜的**不离十了。

    他的答复也很符合一个族长的标准。

    “在下对于天朝上国仰慕至极,对于国公亦是倾慕非常。能够帮上天朝上国,助国公一臂之力,那是万死不辞的。”

    承宗说的是慷慨激昂,随即却又苦着脸道:“只是仅靠我掌握的力量别说抵挡突厥后路,那阙特勤随便派遣一支兵马就能将我收拾了。在下需要召集各部首领,一同商议,方才能给国公一个明确的答复。”

    裴旻知道承宗此请,合情合理。

    不管承宗这番话是真心假意,他都有需要召集各部商议。

    回鹘如大多草原民族一样,是由多个部落组成的,承宗只是实力最强,是回鹘的话事人而已。他手中真正掌握的力量并不多,去挡突厥无疑是以卵击石。

    裴旻要借助的也是整个回鹘的实力,而非单独承宗掌握的这一部。

    “征战之事,朝夕必争,还望族长能够尽快给个答复。只要族长今日能出兵助我大唐,那族长就是我裴旻的朋友,我将一力促成族长心中所想之事!”

    裴旻也抛出了自己的筹码。

    承宗眼中霍然闪现一丝贪婪,只要能够得到大唐的支持认可,只要突厥此次损失惨重,那么回纥汗国的成立,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国公放心,在下省得。最迟后日,必给国公一个答复。国公一路远来,定是疲乏了。在下给国公准备了大帐美食,国公尽情享用!”

    裴旻起身打算离去。

    承宗又道:“我回鹘女子,不如大唐女子娇媚,却也有另番滋味,不知国公是否……”170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