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各有算计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亲自安排了裴旻的休息饮食,承宗迫不及待的向四周回鹘诸部的首领发出了邀请函,请他们放下手中一切事物,来族里商议要事。

    回鹘诸部并不连在一起,但相聚不远,为得就是彼此有个照应。

    在诸部未抵达之前,承宗特地将自己的两个儿子请过来私底下详细商讨。

    承宗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护输,非常的骁勇,但是没有什么脑子,只知打打杀杀。二儿子骨力裴罗,三儿子伏帝难都是人中俊杰。

    承宗请的正是他的二儿子与三子。

    “父亲!”

    不多时,两人一同走进了大帐。

    骨力裴罗英武非常,高大壮实,极有英雄气概,又不缺成熟稳重,伏帝难显得有些瘦弱,脸色白皙,没有多少草原民族的模样,到有几分汉人书生的架势。

    在历史上承宗三个儿子都堪称出色。

    历史这个时候,回鹘还在大唐的庇佑之下。

    而王君毚摄御史中丞,判凉州都督事,负责境内回鹘铁勒诸族的管制,但因王君毚不能服众,为回鹘所轻。

    后来王君毚成为河西节度使,回鹘耻在其麾下。

    王君毚见回鹘等铁勒诸族难制,潜有谋叛之心,上表朝廷。

    唐玄宗将承宗流放岭南瀼州,令得承宗病死于此。

    承宗的大儿子瀚海司马护输,直接袭杀了王君毚,为父报仇,逃亡吐蕃。

    而骨力裴罗则逃到了突厥,凭借本事踩着突厥创建了回纥汗国,达成了父亲承宗的夙愿。

    至于伏帝难,他没有逃走,而是用了自己的才智,护住了凉州境内的回鹘人,继承瀚海都督之位,护佑回鹘人免受危害,并且促使他们与当地居民同化,成了大唐的一份子。

    当然这是历史!

    现在因为裴旻的出现,一些细节有了改变。

    回纥等铁勒诸族早早脱离了大唐,而王君毚更是调到了朔方,与凉州相隔万里。

    历史上这一轰动的事件自然不存在了,不过承宗三个儿子的本事还是如书记载一般。

    老大有勇无谋,老二智勇兼备,老三深受汉文化影响,颇具才智。

    承宗将裴旻的所求向自己的两个儿子细说。

    骨力裴罗毫不犹豫的道:“这是一件好事,父亲意图建立回纥汗国,我们的实力远逊色突厥不说,对上其他诸部也不占优势。我们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跟唐朝打好了关系,只要突厥此次损兵折将,就是我们崛起的时候。”

    伏帝难沉吟道:“裴旻此人是个人物,他作风凌厉,堪称我们潜在的最大劲敌。不过他言而有信,我们今日帮了他,应不用担心,他不为我们说话。只是唐朝的势头太强,我们依附于他,趁势崛起,时日一久,只怕会成为第二个薛延陀……”

    薛延陀也是铁勒诸部之一,由薛、延陀两部合并而成。

    他们就是因为借助了唐朝的力量,成为了北方的霸主,有精兵二十万,横行一时。

    薛延陀因唐朝的称雄,同样的也养肥了大唐王朝。

    最终薛延陀为唐朝所灭!

    此事即可算是前车之鉴。

    承宗正如暾欲谷预算的一样,他渴望得到大唐的支持,但是华夏自立国以来,与他们草原民族的恩怨累积了千年,忌惮、猜疑、敌视这负面情绪,是根深蒂固的。

    忠诚,永不反叛,那是鬼扯淡。

    忠诚是因为强大,永不反叛是因为有利益所在!

    一但两者任何一样出现了问题,矛盾立刻显现!

    “未来的事情,未来再说!”骨力裴罗最是决绝道:“以我们回鹘现在的实力,没有大唐的支持,根本不足以称王称霸。现在跟着大唐,我们至少能变强,要是拒绝了裴旻,我们连变强的机会都没有。”

    伏帝难附和点头:“裴旻此人最是小心眼,这次我们拒绝了他。估计明天,他就会帮葛逻禄说好话了。裴旻此人表面上尊重我们的意见,实际上,他给我们的选择并不多。孩儿不担心这个,只是担心仆骨设他们,不会同意出兵……回鹘现在不能乱!”

    承宗见两个儿子意见一致,又说的合情合理,遂然道:“此事就如此决定,仆骨设运气好,吞了一个部落,实力提升,便有些不将为父放在眼里。若他当真与我作对到底,无视回鹘百年基业,为父绝不与他甘休!”

    **********

    回鹘客帐。

    承宗招待裴旻大帐特别豪华,甚至都快赶上他自己的王帐了,可见对于他这位大唐贵客还是很用心的。

    吃着香喷喷的烤全羊,裴旻都要将舌头都吞了下去。

    他不太爱吃羊肉,因为羊肉的味道他特不喜欢。

    但是只要能够去了羊肉那骚味,羊肉又非常对他的胃口。

    或许知道他们华夏人吃不得受不了羊骚味,承宗招待他的烤全羊不知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法,将那羊骚味去掉了。

    整头羊烤的肥而不腻,味道极好。

    裴旻一手挥刀,一手抓肉,吃的不亦乐乎。

    哥舒翰在一旁有些幽怨的吃着。

    裴旻也不理会他,他是看出来了,这家伙就是一个问题人物,吃喝嫖赌,样样都来。

    现在不赌了,改邪归正,可是好喝好吃好色的性子犹在。

    之前他拒绝了承宗送回鹘美女的要求,他就在背地里念叨着“不要给我啊”,以至于闷闷不乐。

    他不知裴旻耳力极好,将这话听在耳中,不免再次毁了三观。

    果然,历史英雄,未必就是高大全的。

    “吃好了,你出去转转!”裴旻见哥舒翰闷闷不乐的,指着门口的坐骑道:“我的马囊里有两百金,你拿去。就在部落里闲逛着,打听打听消息,最主要的是留意回鹘诸部的情况。看看他们是不是铁板一块,有没有什么意外。”

    其实他并没有将此战的胜负关键寄托在回鹘身上,但是回鹘出兵,可以大大的减少唐军伤亡,也能更多更狠的重创突厥,将突厥彻底打残,让突厥再一次消失于历史的洪流中。

    他知道历史,突厥这是最后在历史上焕发光彩了。

    历史上突厥随着暾欲谷、阙特勤的病故,陷入了内乱,从而消失……

    此后的草原历史就再也没有突厥什么事情了。

    这一次裴旻准备一仗打的突厥再无翻身的机会,然后利用回鹘彻底的消灭这个敌人!断绝他们的国运……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