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跟我走,带上兵器!
    哥舒翰此人好吃好酒好色,但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裴旻交给他的任务,他干的非常漂亮。

    只是短短了一个时辰,已经将回鹘内部的情况打厅清楚了。

    回鹘共有五部,五部合起来差不多十万余数。草原全民皆兵,五部凑起来有兵四五万的精兵……

    四五万的兵马,足够截击突厥撤退的。

    若只是单单要承宗自己一部出兵,他能拿出来六七千都是万幸了。

    毕竟承宗不只需要出战,还要留着兵马护着自己的部落。

    遵从强者是草原的天性,要是不防着点,指不定前脚刚走,后脚就有自己人踹老巢。

    这也是裴旻需要四部齐出的原因所在……

    “总的来说回鹘还是很齐心的,唯有仆骨设,态度决绝。此人是承宗的兄弟,两人原本关系很好。回鹘有今日,他们兄弟功劳最大。只不过仆骨设对我大唐恨之入骨,而承宗却一心与我大唐求和。两人在观念上有了分歧矛盾……最初仆骨设是冷嘲热讽,承宗不予他计较。就在承宗出使大唐的时候,仆骨设抓着一个机会,吞了锲必部,实力大涨,几可与承宗相比了。”

    “这有了实力,底气难免足了。承宗回来没多久,他们似乎吵了一架,关系有些僵硬。”

    “有一件事,值得一说。迄今为止,四部族长,就仆骨设没到。依照路程,仆骨设真有心来,他应该是最先到的一个。可见仆骨设对于承宗这个族长,已经缺乏最基本的尊重了。”

    裴旻听着哥舒翰的回报,知道这一次自己没有找错人,让哥舒翰跟来太正确了。也只有精于突厥语,对于草原习惯、习俗了如指掌的哥舒翰,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打探到这般重要的消息。

    “干的漂亮!”

    裴旻夸赞了番,随即道:“你说仆骨设这是存心给承宗难堪,还是吵了架,拉不下脸?”

    哥舒翰想了会儿道:“属下认为两个都不是?”

    “怎么说?”裴旻好奇的看着哥舒翰。

    哥舒翰道:“仆骨设此人以回鹘的角度来说是个英雄!属下多年前听过他的事情,是听铁勒部的一长辈说的。仆骨设的脾气火爆,但是对于回鹘有着真感情,完全不计较自己的得失。在最困难的时候,承宗、仆骨设两人一个唱白脸,一个装黑脸,全靠他们强撑着。回鹘能有今日,仆骨设才是第一功臣。”

    “只是仆骨设脾气暴躁,动辄打骂族人,并不是很得人心。但只要回鹘出现情况,第一个冲到最前面的,必是他无疑。”

    裴旻脸上变得肃然,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承宗与仆骨设是兄弟,两人相交多年。对于自己这个兄弟的脾性,应该是了若指掌。他不会将邀请他来的原因告诉仆骨设,只会说有要事相商。以仆骨设对回鹘的重视,关于回鹘的要事,他不可能不来。仆骨设不来,有可能已经知道承宗找他商议什么事情。再不然就是承宗知道仆骨设的意见很关键,特地没有先知会仆骨设,而是将其余三个部落首领请来,先跟他们做个沟通,好特别说服仆骨设。”

    裴旻此来借兵,正如伏帝难说的那样。表明是商量,实际没有给回鹘选择的余地。

    回鹘要不应了裴旻的要求,正式彻底的抱住大唐的大腿,要不然就是看着葛逻禄后来居上。

    裴旻了解承宗的野心,知道他不会拒绝的。

    仆骨设才是挡在他面前的障碍。

    “都有可能!”哥舒翰也无法断定到底如何。

    裴旻双手一合,道:“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样,你辛苦一点,今夜你就别睡觉了,给我盯着,看看仆骨设什么时候来。越晚出现,越值得可疑。要是仆骨设真的知道内情,那就有意思了!”

    他们为了不给知道差距只来了两人,一路低调而行。

    仆骨设要是知道他们的存在,那就意味着不是有人泄露了他们的行踪,就是承宗给监视了。

    仆骨设是第二天快午边的时候到达回鹘王帐的,而且带了百余人,气势汹汹。

    这态度已经能证明问题了。

    而且问题很严重。

    裴旻第一时间让哥舒翰去收买消息。

    这世上确实有钱办不到的事情,但是绝对没有有钱买不来的消息。

    尤其是这个消息让很多人知道的时候。

    哥舒翰很快就回来了。

    “不好了!裴帅,属下收买了仆骨设的一个侍卫,他说昨天有一个突厥商人找到了仆骨设,今天那个突厥商人跟着仆骨设一起来了……”

    听到这里,裴旻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他们昨天午时前后到达,突厥的商人竟然只差他们一个多时辰!

    他从并认为自己离开能瞒很久,甚至有存心暴露的意思。不然裴旻直接让娇陈化妆成自己,保管没有一人认得出来。

    当初他们只有几面之缘的时候,娇陈就能将自己化妆成他的模样,让他这个真人以为是在照镜子。

    而今两人同床共枕多年,一丝一毫的细节都了如指掌,更无被发现的可能。

    让娇陈化妆一个六七成像的他,就是存心留一个破绽。

    但是就算娇陈只用了六七成的水平,也不至于这么快的给识破。

    这当中的问题,不言而喻。

    “有人泄露了我们的踪迹,还猜到了我们的用意。那个突厥商人就是破我们谋划之人!我们危险了!”

    裴旻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们只有两人,而仆骨设拥有近万的兵马……

    哥舒翰沉声道:“那怎么办?”

    越是危险的时候,越能显现一个人的心理素质。

    若是常人面对这种情况,早已惊慌失措了。

    哥舒翰好吃好喝好色,在这关键时候,却体现了过硬的心里素质,格外的沉稳靠谱。即便没有对策,亦毫不慌乱,而是用心的想着对策。

    “跑,我们是跑不了了!仆骨设大张旗鼓的来,就是要我们心虚,将我们逼出营地。只要一出营地,我们就离死不远了。”

    武功再好的人,对上千军万马,强弓利箭也是有死无生。

    “怕死不?”

    裴旻心底突然有了定计,看着哥舒翰笑道。

    “当然怕!怕在心底,脸上不丢人!”哥舒翰说了实话。

    “足够了!”裴旻起身道:“跟我走,带上兵器!”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