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良将归心 回鹘出兵
    哥舒翰看着一脸认真的裴旻,想着那一人一剑,在人家家里喧宾夺主的壮举,若没有这个自信,哪来这个胆气?

    他也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定了定神道:“裴帅,属下觉得就算我们呆在这营帐里,承宗也不敢对我们怎么样,何必冒险?虽说事情完美圆满,但要有个万一,那可不妙。”

    裴旻喝着水,道:“个人性格问题,我不喜欢将决策权交给他人。一切掌控在自己手上,才能安心。”

    “突厥不可小觑,从手中的情报分析,突厥可汗的左膀右臂阙特勤、暾欲谷,一个擅于领兵,一个长于谋略,都不是等闲之辈。尤其是后者,他的谋略我领教过,要不是应对了诸葛孔明的那句话‘成事在人,谋事在天’。一个小小的意外,”暴露了痕迹,让康待宾、何黑奴在六胡州稳固了实力,情况不堪设想……”

    “今日他们先派人找上仆骨设,再来逼宫,可见他们不是病急乱投医,而是有目的有策略的行动。谁能保证突厥使者不能说服承宗?就算承宗不敢与我们为敌,让突厥使者说服的不愿出兵,那又如何?岂不是白来一趟?而且我们就两人,你认为就算承宗不敢对我们怎么样,仆骨设呢?突厥呢,他们会放过这天赐良机?”

    “我能确保当下承宗与我们大唐是一心的,却无法保证经过突厥使者的游说之后,还与我们一心。就如战国时期的纵横之别,苏秦是何等人物,六国之相,合纵抗秦,他又何尝想过自己的一切谋划,会让他的师兄弟张仪以连横之术破合纵之策?”

    “这任由突厥使者胡来,对我们太过不利。与其期待承宗,不如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让突厥直接说不出话来!”

    “这也是卫公兵法里的要点,永远不要小觑任何一个对手,用兵可以冒险,但不能将胜负的关键寄托在敌人的愚蠢之上。其实不只是用兵,在任何场合,这个道理都试用。”

    哥舒翰想着裴旻这番话,慎重的起身道:“哥舒翰受教了!”

    “话说回来,今天到看到一件有趣的事情!”裴旻想到了骨力裴罗的最后表现,道:“那个骨力裴罗有点意思,论及魄力,比他父亲强多了。只怕回鹘的未来会在他手上发扬光大……”

    哥舒翰符合道:“确实有些显眼,但跟裴帅反客为主,主宰全局相比,可差了不少火候。”

    他顿了一顿道:“今日得见裴帅威风,有个不情之请,望裴帅答应。”

    “但说无妨!”裴旻此刻也是心情大好,笑着说道。

    哥舒翰沉声道:“此前属下一心要凭借自己的实力从最底层做起,重新找回自己失去的东西。这几日跟着裴帅,发现从裴帅身上,能够学的许多东西。如蒙不弃,哥舒翰愿意跟随裴帅,在裴帅麾下任职。”

    裴旻闻言,大喜过望,笑道:“哈!你现在不就是在我麾下任职?”

    哥舒翰忙道:“那不一样,国公这陇右道行军大总管肯定是当不长久的,要回陇右去的。属下却隶属凉州……”

    “放心吧!”裴旻笑道:“河西这里,我来了就不想走了。此役过后,我会申请调来河西任职的。陇右那边另说……我也可以事先给你个保证,要是我无法任职河西,就想法子将你调到陇右去。”

    “太好了!”哥舒翰笑的擦拳磨掌,喜不胜喜……

    **********

    却说裴旻离开回鹘王帐以后,帐中由是一片寂静。

    又过了半响,回鹘族长承宗才徐徐的上了主位,看着堂下的巴彻勒、利克扎、李奇三位部落族长,道:“今日之事,诸位族长都亲眼目睹,并非是我不保仆骨设兄弟,也不怪我儿狠心。实在是他咎由自取,形势所逼。”

    巴彻勒、利克扎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

    李奇却毫无顾忌的支持道:“仆骨设因为自身仇恨,枉顾我回鹘发展前景,是他自寻死路,与突厥勾结。也不知他收了什么好处,竟然直接将突厥使者带来。好在天使好说话,不加以怪罪……不然坏了大计,导致天朝回头扶持葛逻禄,那一切还不完蛋大吉?我们跟葛逻禄有仇,一但葛逻禄成为草原雄主,又比突厥好得到哪里去?”

    李奇说的头头是道,一口一个天朝,语气中充满了对大唐的敬仰。

    从名字就可以看得出来!

    毫无疑问!

    这个李奇就是所为的媚外一族。

    这个时代可不存在什么华夏人媚外一说。

    在华夏,上到王公大臣,下至黎民百姓,只会为自己身在天朝上国而自豪。

    媚外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

    只有外人媚唐一说。

    李奇是地地道道的回鹘族人,血统纯正,还是铁勒的王族阿史那的后裔,本名叫阿史那维奇。

    但是他酷爱大唐文化,特别崇拜大唐的一切,给自己取了一个华夏人的名字……李奇。

    之所以姓李,也是因为李姓是国姓,想跟李隆基套套近乎,沾个亲,带个故。

    他极力主张亲唐,而仆骨设对唐朝恨之入骨,两人成见矛盾极深。

    李奇是巴不得仆骨设归天。

    承宗见巴彻勒、利克扎虽未表示不满,但却知道今日之事,让他们生出了同病相怜的感觉,忙道:“此事在下身为族长,未能安抚仆骨设兄弟的情绪,以至于他一直未能接受我们亲唐之念。确实我有过在先,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如今突厥使者以死,天使由在。何去何从,自不用说。仆骨设兄弟的族部没有首领不行,推举一个首领,又恐内乱。这样吧,将仆骨设兄弟的族部分为三份,你们一人一份,并了也好扩充一下自己的实力,你们看如何?”

    巴彻勒、利克扎两人眼中一亮,作揖道:“族长英明,我等愿听族长号令!”

    李奇则是喜上加喜,更是乐不可支。

    “那出兵一事,你们怎么看?”承宗有些肉疼,但想着离回纥汗国的梦想又进了一步,一切都可以接受。

    巴彻勒、利克扎、李奇三人几乎不假思索的道:“今日我们收了仆骨设兄弟的族部,明日立刻出兵!”

    这也是游牧民族的长处,他们出兵只要呼喝一声,根本就不需要做什么战前准备。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一点对于游牧民族是完全无效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