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全盘计划
    哥舒翰这才听明白,原来裴旻另有打算。

    裴旻笑道:“我表面上让陇右军在境内集结,过乌鞘岭山道来凉州支援,实际上沿途不断安排兵士掉队离队,化整为零的在贺兰山脚集合,横穿腾格里沙漠,将兵马藏在荒芜的沙漠之中,就等突厥撤军。说来也巧,在三年前,我为了追击康待宾、何黑奴,曾经横穿过腾格里沙漠,由白亭海南下,抵达休屠废墟。对于那里的地形,记忆犹新。”

    “白亭海水草丰美,北面是白亭荒漠,西边是巴丹吉林沙漠,东边是腾格里沙漠三面缺水。这磨刀不误砍柴工,逃跑也是一样。吃饱喝足,准备充分才是正理。”

    “可以断定,突厥大军如若撤军,必定会在白亭海休整,补足水源,喂饱坐骑。”

    “从一开始,我就盯着白亭海,就是等着他们撤军……我那两万余奇兵,足够突厥人吃一壶的了。”

    “两万!”

    哥舒翰失声惊呼出来,他还以为只是小股部队奇袭,却不想足足有两万之数。

    哥舒翰也是知兵之人,听裴旻这般说来,各种操作直接在脑海中演练。

    好一会儿,他摇头道:“卑职愚钝,想不明白。这时间远远不够……要是几千人,勉强可以,但是两万,卑职实在不知如何才能瞒过突厥的眼线。”

    裴旻脸上挂着笑意道:“那是因为障。这也是我此次布局最高明的地方,越是知兵之人,越容易陷入其中……我问你,我陇右军有多少兵马,多少骑兵?”

    哥舒翰毫不犹豫的道:“陇右最高编制七万五,裴帅麾下编制应当满员。至于骑兵,详细数额我不清楚,但相比其他边镇。陇右军的骑兵是最多的,战马约两万匹,照我估计,骑兵一万五左右。”

    裴旻颔首道:“你分析的很对,我巴不得手中的兵马越多越好,不干拿空饷的事情,编制满员。纯骑兵一万六,但陇右军上下,人人皆会骑马,哪怕是步卒。不会的,我亦会特别让人训练他们骑术。不愿意学,学不会的,不管资格多老,直接逐出军队。我的要求很简单,陇右军每一个兵卒必需翻的了山,下的了河,走的了沙漠,骑的了马!”

    哥舒翰额头上似乎多了几条黑线,嘀咕道:“还真够简单的。”

    顿了顿,他道:“但这不足以从陇右绕达六胡州,穿过贺兰山脚,横跨腾格里沙漠吧,时间怎么算都来不及!”

    “这兵卒可以虚张声势,但战马如何虚张声势?”

    “两万奇兵,陇右军总共不过两万匹军马。要是全部给了奇兵,突厥的探马斥候,怎么可能不发现。突厥的眼线对于军马特别敏感,他们未必看得出来有多少兵士,可有多少军马骑兵,专业的听着马蹄音都能猜个大概……”

    哥舒翰一直猜测,一直想不明白关键,说着说着,突然打了个激灵,道:“除非陇右军不止两万军马!”

    他惊疑的看着裴旻。

    裴旻见哥舒翰猜到了关键之处,笑着打了一个响指,道:“你再猜猜,这一战,我调用了多少军马?”

    哥舒翰不敢猜。

    裴旻也知道他猜不出来,直接告诉了他答案:“八万!”他伸手比划了一个八字道:“两万奇兵,我给了他们五万战马,均分下来一人两匹多,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绕个远路,神不知,鬼不觉的横穿沙漠。”

    哥舒翰倒吸了口凉气,就算他有了心理准备,也想不到会是这个数字。

    农耕民族缺少战马人所共知的事情,唐朝也就贞观时期,军马富裕,越往后越吃紧。

    尤其是则天朝以后,外战一踏糊涂,周边各族都不鸟武则天,军马极难求购……

    近年来情况好了许多,边镇各部的军马分配数量大幅度的提升。

    原来陇右军有五千军马的分配数额,如今却高达两万余。

    当然这也跟裴旻与中央关系密切有关,正常的数额应该是一万出头。即便算一万,也翻了两倍有余了。

    陇右军的两万军马,早就让其他地方边疆大吏眼红,满心的羡慕嫉妒恨。

    八万!

    这是哥舒翰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陇右军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军马?

    “一叶蔽目,不见泰山;两豆塞耳,不闻雷声。”裴旻幽然的道:“你都如此想,突厥自然也不例外,所以他们毫无防备。却不知今时不同往日,多年前,我攻取了河西九曲之地,朝廷在九曲地重新建设了九曲军马场……九曲地水草丰美,比渭源开阔的多。军马场的规模业已超过了渭源军马场,里头有用来配种的种马七万多匹……我身为陇右道行军大总管是有权力调用陇右境内所有物资。那些种马,自然亦不例外。”

    哥舒翰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了裴旻的倚仗,他竟然用行军大总管的权力,将九曲军马场里的种马都征用了。

    种马不易得,尤其是缺马的朝廷,可以想象为了弄这七万多匹种马,李隆基废了多大的劲力。

    不论是吐蕃、突骑施、契丹、奚族他们如何依附唐朝,对于唐朝的军马供应皆有一定的限制。

    他们并不想再现贞观时期,唐军七十万军马的盛况。

    七万多匹种马都是这里买一些,那里买一点,累积起来的。

    几乎算的上是大唐未来马政的根本,谁又想得到,裴旻居然将种马全部征用了……

    哥舒翰叹服道:“裴帅心思,鬼神难测。”

    裴旻道:“也不是事事都在算计中,只是我们趟过去了而已。”

    他的全盘计划,出现了两个变故。

    一个是九曲军马场的监牧使苏忠极不配合,即便封常清亲自出马,还带着裴旻的命令,也不同意。

    他将七万种马当成了宝,朝廷马政的未来,说什么也不通融。

    要知道封常清是裴旻亲命的副手,陇右军的第二号人物,半点面子也不给。

    封常清心知情况紧急,直接将苏忠拿下了,为了防止走漏消息,还控制了九曲军马场,强行将种马领走。

    另外一个变故就是突厥使者的出现,裴旻故意让娇陈露出破绽,就是有意知会突厥,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西方,逼迫突厥撤至白亭海。

    但是他的原定计划是回鹘出兵以后,突厥再得到消息,而不是一开始就得到消息,有操作的空间……也险些令他陷入险地。。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