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皮弹子扬威
    再一次打退了突厥的攻势,河畔已经逐渐归于寂静。

    封常清来不及松口气,即刻命人清理战场的尸体。

    突厥人的攻势随时可能再来,

    地上的尸体会限制兵卒的移动,在拼杀中还有给绊倒的可能。

    这一些细节问题,往往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封常清作为当世名将,非常重视这些细节。

    见唐军清理战场,突厥也派出了小股部队搬移尸体,以便更好的发动攻势。

    漆黑的夜晚,即便双方皆燃起火把,可视距离却仅在百步之内。

    封常清眯着眼,瞧着突厥搬移尸体的情况,挥了挥手,让人将仆固怀恩叫来。

    “军使!”

    仆固怀恩依旧一脸的郁闷。

    封常清笑道:“再给你一个机会,你看!”他指着战场,突厥的小股部队将尸体左右分开,他们并未有认真的清理,而是分出了一条较为广阔的驰道。

    “看来突厥还藏有骑兵,如何,对方占据着地利优势,虽说你们是重甲骑兵,但在这种地形上怕是讨不得好处。有没有把握,不行,我调李嗣业来!”

    仆固怀恩急眼了,扯着嗓子叫道:“怎么不行,军使你看好了,末将一定不会丢了重甲骑兵,丢了裴帅的脸。要是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末将也没脸见裴帅了!你将我军法处置算了……”

    封常清令旗一挥,道:“那就准备去吧,打的好不好,即便我不说,裴帅也会知道,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封常清目视仆固怀恩风风火火的下去,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他在裴旻麾下干了八年,几乎算得上是最早跟随裴旻的元老了。

    对于裴旻这个上司,除了服气他的智勇,最敬重的还是他用人识人的眼光。

    一个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让他破格的重用提拔,结果都展现了超乎常人的水平……

    因为是破格提拔,也令得所有人对之充满了知遇之恩,将那个年青的统帅视为神明一般敬仰。

    只要搬出他来,比任何激励的话都管用。

    他却没有意识到,其实他自己亦是一样的……

    新一轮的号角声再次响起!

    与唐军常用的战鼓,突厥与一众草原民族还是习惯以号角作冲锋号令。

    马蹄踏地那沉重杂乱的声响,战马的喘息和喷鼻声也越来越近。

    封常清舞动着令旗!

    随着沉闷密集的战鼓声急促地响起,阵头数以百计的旌旗摇动起来,黑胄黑甲的重甲骑兵呼啸着迎了上去。

    突厥骑兵有着地利的优势,由坡上向下冲锋,速度极快。

    闪电般靠近,霎时间已接近一箭之地。

    一如既往!

    突厥习惯性的射出了捣乱敌阵的箭羽,无数利箭如飞蝗一般的铺天盖地的洒向重甲骑兵。

    仆固怀恩高喝一声,同样是草原民族出身的他,对于突厥的战术可谓了如指掌,以手臂护住面门,毫无畏惧的迎上了箭羽。

    “叮叮当当”的一阵脆响!

    突厥人用的弓大多的猎弓,并非是需要经年方能制成的复合弓,更非强弩……

    重甲骑兵人马都披有厚重的战甲,猎弓根本不足以给他们造成危害。

    仆固怀恩见速度已经完全提起来的突厥骑兵,脸上流出了一丝狰狞的微笑,高喝道:“取石弹……”

    博虎温见弓箭没有半分的效果,也意识到了对方是极其少见的重甲骑兵,脸上不由得大喜。

    他久随阙特勤征战,对骑兵运用,自有一套独特的办法。

    虽然未统率过重甲骑兵,但对于重甲骑兵有过了解。

    重甲骑兵最大的特点是能够承受一定攻击的能力,通过冲锋产生的速度、动量对敌人阵地制造压制性的突破,主要用途是冲毁敌人阵形,打击敌人士气的强力兵种。

    不过重甲骑兵的强大冲击力是通过牺牲它的速度,续航能力得以实现的。

    在这种斜坡地形,重甲骑兵的速度更加难以提升。

    没有速度的重甲骑兵,如何比的上速度提升到极致的突厥骑兵?

    博虎温内心几乎要高喊天助我也了,不断地呼喝着加速。

    两军距离一口气拉近到五十步……

    就在此时,奇特诡异的锐响传入他的耳中,一股熟悉可怖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十五年前,他追随者后突厥建立者阿史那·骨笃禄征讨铁勒九部中的仆骨部。

    当时仆骨部的勇士,固守营地,弹尽粮绝的时候,他们用了一种特别的手法,以石头为武器,让他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那记忆犹新的声音,似乎与此刻一样……

    博虎温还未反应过来,一声很轻微的响动。

    他扭头一看,身旁的一名兵士头颅像熟透的西瓜一样爆裂开来!

    红色的血混杂着白色的脑浆,四溅喷射……甚至都溅射到了他的脸上,红白相间,黏糊糊的……

    随即各种哀嚎惨叫不绝于耳,飞石的呼啸回荡在整个战场上,冲在前端的几百名突厥骑兵瞬间筋断骨折,有的更是直接连吭声都做不到,毙命当场。

    博虎温回头看去,顿时心头滴血,只见无主的战马四处乱蹿;受伤的战马悲嘶着在地上挣扎,将背上的战士掀在地上,阵头一片混乱。

    呼啸的声音瞬间接近,这一下竟然直奔他而来。

    这黑暗中飞石来的太过突然,此时已来不及格挡闪避,博虎温怒喝一声,舞动着长刀以刀背对着飞石拍了过去。

    一击震得她双手发麻,长刀几乎脱手而出!

    低头一看,钢刀刀面都凹了进去……

    四周猛然传来一阵呼喊声。

    原本低落的士气为之一振。

    博虎温趁势大喝:“突厥勇士,何惧这点伎俩……”

    仆固怀恩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跟突厥骑兵对冲,真正知名的大将,绝对不会愚蠢到用自己的短处,去敌敌人的长处。

    作为铁勒九部中仆骨部的一员,仆固怀恩自幼就习得“皮弹子”的绝活。

    他们用一条长约两尺的牛皮带,一端是个环,另一端有个小皮兜。把石头放在皮兜里,用手套拉着环,甩起几圈来之后手腕一抖,石头就飞了出去,可以投得极远,命中率看经验手感而定……

    重甲骑兵缺乏远程进攻手段,仆固怀恩将这一绝技传给了所有的兵士。

    远远的仆固怀恩见对面有人在鼓舞士气,一块飞石直接甩了过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